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91章 金鳞龟

第1191章 金鳞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师兄,我觉得不管金鳞龟是自己跑掉的,还是被人偷走的,咱们都必须马上封锁雷鸣山,全力寻找。在找到金鳞龟之前,不准任何闲杂人等踏入雷鸣山半步!”法河直接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法江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刚刚已经传令下去,将山道全部封锁,谢绝任何闲杂人等进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法海看向法河,低声说道:“师兄,那刚刚来的那个张禹呢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法河多少有点迟疑,张禹这才上山呢,如果马上给打发走,在礼数上面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,毕竟张禹晚上才救了他,还是他主动提出来请张禹到雷鸣寺盘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见法河这般,法江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是这样的。孟家出了状况,这个张禹是镇海市无当道观的方丈,才崛起不久,是他救得我,我不知寺里出了事,所以才请他到雷鸣寺盘亘几日......”法河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孟家出了事?不就是孟玄雄的老伴过时了么,又出了什么事?”法江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连孟玄雄都死了......”法河当即将事情始末,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师弟的讲述,法江微微点头,说道:“你不知道寺里的情况,礼尚往来倒也没错。那个黑衣道士,带着一个尸修,又如此的厉害,到底是什么人......也不知跟昨晚来那个有什么关系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也难以确定......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先不去管这个,赶紧将金鳞龟找到才是正路。张禹留在这里,咱们总不能让他一直留在前院吧,可金鳞龟的存在,不能让他人发现,就连无关的弟子,都不能知道。这样......师弟,你去跟他说一声,就说寺中出了点事情,暂时无法接待,日后我必然请他前来游山......招待他吃了午饭,就让人送他离开。”法江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这就去跟他说。”法河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法江和法海去安排寻找金鳞龟,法河则是去往前院的斋堂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时候,就好中午了,按照法河先前的意思,张禹算是他的救命恩人,怎么也得好好接待一番。张禹又是一方掌教,跟法江也算是对等的关系,师兄出面一起吃顿饭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寺里出了这样的事儿,那就只能在前院的斋堂招待了。

    眼下张禹已经到了斋堂,所谓斋堂其实就是食堂,到处都是桌子。不过寺院里接待香众,也要分三六九等,自然要有雅间什么的。

    两个中年和尚先前得了吩咐,必须好好招待,就请张禹到雅间休息。饭菜摆上的时候,法河也就赶到,亲自陪张禹吃饭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饿了,很快吃了三碗饭,庙里不能喝酒,这顿饭着实有够迅速的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碗饭也下肚了,法河笑着说道:“道友,还要不要再添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饱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”法河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道友啊,我们寺庙里临时有点事,实在有点不便接待。我方丈师兄说了,请道友
龙血圣帝吧
先行去别处转转,庙里事务处理完了之后,一定亲自请道友前来。”

    张禹早就看出这里不对劲了,人家庙里的私事,张禹不便多管,甚至也打算主动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奈何他心中有个疑问,那就是于谦等人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。自己和法河都不懂,法河也说他方丈师兄见多识广,或许知道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法河的师兄会来接待,自己问完就走。结果可好,就法河一个人,人家的方丈压根没露面。

    要知道,法河的命是他救的,你们雷鸣寺就这么个待客之道啊。我都没叫司机过来,这倒好,吃了午饭就逐客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脸上难免露出一丝不悦之色,跟着又是一笑,说道:“大师,我此番前来雷鸣寺,一是游山玩水,又是想跟令师兄了解一下,那几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。贵寺突然有事,我也不便打扰,不知可否和师兄见上一面,聊聊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法河也看出张禹有点不高兴,换谁心情也不能好了。可张禹想见法江,多少让他有点为难,奈何先前,话都让他说了,在车上少不得也要给师兄吹牛13。现在要是说不见,太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法河说道:“你道友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张禹越发的狐疑,雷鸣寺到底出了什么事,整的神神经经的。昨晚好像跟人打起来了,又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到雷鸣寺闹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法河的实力就不弱,适才见到的法海也不是等闲之辈,他们的方丈只能更强。

    张禹心里琢磨,不大功夫,法河就从外面进来了。他满脸微笑着说道:“让道友久等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已经联系了我师兄,他因为有些俗务,并不在寺内。但听说道友前来,正匆匆赶回,请道友稍等。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实在多有打扰......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法河出去,当然是给法江打电话,他真是有点抹不开情面。张禹也知道法江在寺里,大家心照不宣罢了。

    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过了能有半个小时,外面响起脚步声。法河起身开门,进来的正是方丈法江。

    法河进行了介绍,张禹和法江寒暄一番,说了一些久仰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一边说话,张禹一边打量着法江。法江身上穿着大红袈裟,张禹完全可以确定,这件袈裟不简单。但是,更为让张禹意外的不是这个,而是他嗅到,在法江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臭味,是尸臭味。

    说法江是尸修,那是不可能的。张禹能够确定,法江是受伤的缘故,必然是被尸修高手刮破了皮肤。若是一般的人被刮破皮肤,那就完了,必然变成腐尸。

    可法江的修为不低,明显是用自身的法力化解了尸毒。虽然略有臭味,但一般人根本闻不出来,看法江的状态,估计有个一两天就能痊愈。就跟普通的皮外伤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张禹也好奇,是什么尸修这么厉害,竟然还能伤了雷鸣寺的方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