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89章 雷鸣寺

第1189章 雷鸣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道家的法器之中包含道袍,这就和佛家的袈裟一个道理,统一的称谓大概就是法衣。

    张禹曾经见过袁真人、吕真人他们穿着的道袍,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,根本称不上法衣,就是看起来比较光鲜的衣服。

    可这次在南都,算是开了眼界,两个和尚的袈裟都是法器,还有刚刚碰到的罗锅道士,身上的道袍也是法器。

    斗法交手的时候,有法衣和法衣的,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。有可能就像刚刚一样,你给人家一道掌心雷,人家没什么事,你挨人家一道掌心雷,当场就粉身碎骨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道门五绝之中,有关于制作法器的总纲,大体上是怎么回事,张禹清楚。比如说做一个火葫芦,不是说随便拿个葫芦,加持一下就成,那基本上属于一次性的,发射不了几个就得毁了。所以,这需要雷劈木进行雕刻,然后再进行炼制。

    炼制衣服也是一样,就好像道袍,不是说有布料就行的,上面必须要有天然蕴含灵气的丝线,然后进行布阵加持才行。

    可这种丝线,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,基本上是弄不到的。

    就像眼前法河手里拿的袈裟,上面带有金线,但有的金线,已经被毁掉了。而被毁掉的金线,就是带有灵气的。

    羡慕啊!

    法河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,就打算出发。不过这里还停着八具尸体,就是先前挖掘坟墓的八位仁兄,他们都被法河的佛珠打趴下了,有的干脆身上都打出了窟窿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我去看看他们是怎么回事,然后咱们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行尸走肉,一把火烧了就好。”法河跟着张禹过去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是行尸走肉,他来到一具尸体旁边,正是变魔术的于谦,他蹲下身子查看。

    人是已经死了,张禹检查了一下尸体,对于人死了多少时间,他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检查,不由得让他纳闷起来,死者的身体还有点温热,显然是刚死,都没凉透呢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摸他的尸体,现在还有热乎气呢,不像是行尸呀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法河跟着蹲下,探视了鼻息和心跳之后,也是不解地说道:“是呀,这才刚死,怎么回事?难道他们是人......不可能啊......明明是用铃声操控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不是另有门道,比如说,摄心术什么的。”张禹说着,又心眼查看起于谦的尸体,三魂七魄都已经不在,人是死透了。

    “跟摄心术倒是有点类似,但不太像,因为据我所知,摄心术应该不是用操控。不过,我估摸着,我方丈师兄应该能知道。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更要拜会一下令师兄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张禹抬脚将尸体都踢到一起,跟着打出一张火符,整个烧的精光。

    至于说已经被挖开的坟,张禹没工夫去给他填上,这里有够偏僻,估计短时间没人发现。日后被发现的话,那就爱找谁找谁吧。

    张禹和法河一起下山,这两位都是步行来的,车没带过来。张禹有神行马甲,法河可没有,下山之后打了个电话,让司机赶紧
怒霸乾坤笔趣阁
来接。

    两个人上车的时候,都已经是后半夜了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天亮。车子直接前往雷鸣寺,张禹也没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,他坐在车上闭目养神,不过车上的一切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雷鸣寺是在河上酒店的下游,坐落在雷鸣山上。他们是傍中午的时候赶到,快到庙门的时候,就见路上竖着一块牌子,写的是——今日寺中有事,谢绝入内。

    在牌子旁边,还站着四个小和尚拦着去路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牌子,张禹转头看向法河,法河的脸上闪现出一抹疑惑之色,显然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上香的游人不能入内,但是法河的车自然没人拦截。车子一直开到寺庙外的停车场,张禹和法河一起下车,朝山门走去。

    雷鸣山巍峨雄壮,虽然比不上白眉宫所在的白眉山,但可要比张禹的光明山大多了。

    雷鸣寺是在雷鸣山的半山腰,在车内坐着的时候,没觉得如何,此刻下车,望着寺庙大门,真给人一种佛门古刹的意境。

    庙门前站着小和尚把门,一看到法河近前,立刻双掌合十,躬身打招呼,“师叔祖。”“师叔祖。”......

    法河满意地点了点头,给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二人联袂进入庙门。

    山门内左右分别为钟楼、鼓楼,正面是天王殿,殿内有四大金刚塑像,后面依次为大雄宝殿和藏经楼,僧房、斋堂则分列正中路左右两侧。

    几乎在任何寺庙,大雄宝殿都是佛寺中最重要、最庞大的建筑,“大雄”即为佛祖释加牟尼。

    再往后,是雷鸣寺主供菩萨殿。国内各寺庙除非佛主之外,主供的菩萨大多都是观世音,而雷鸣寺主供的菩萨则是文殊广法天尊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所过之处的各种氛围,也让人新潮随之波动。群山、松柏、流水、殿落与亭廊的相互呼应之间,含蓄温蕴,展示出组合变幻所赋予的和谐、宁静等韵味。佛门圣地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过了文殊殿,再往后就是法堂,这里游人止步。法堂之后是藏经楼,前后建筑起承转合,宛若一曲前呼后应、气韵生动的乐章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走,法河一边给张禹介绍,刚走过法堂,没等到藏经楼,二人就发现前面有一大票和尚正在忙碌着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说是打扫卫生,还不如说是在打扫战场。因为张禹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里显然是经过一场激战,有的树木都被打断了,地上有的位置还有血迹,小和尚拿着扫除工具使劲的擦拭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好奇,雷鸣寺里怎么还打起来了。他看向法河,法河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档口,有打扫的和尚看到二人过来,纷纷躬身施礼,“师叔祖。”“师伯。”......

    法河点了点头,有心询问,可张禹在边上,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让张禹知道的话,似乎并不太好。

    正迟疑的功夫,有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大和尚,突然从和尚堆里走了出来。这和尚也穿着一件大红袈裟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师兄,你回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他看到张禹,脸上露出好奇之色,不免多打量了几眼,接着才道:“这位是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