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84章 守株待兔

第1184章 守株待兔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事实证明,聪明的女人并不笨,而且还很聪明。这似乎也印证了某位女士的话,越漂亮的女人越聪明,越会骗人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果有什么发现,我会告诉你的。还有,不要告诉你家里人,我是在哪下车的,等下我给我的司机打个电话,让他离开。你回去就说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星儿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下车,与孟星儿挥手作别,等孟星儿的车看不到踪影之后,他就按照机会,给自己的司机打了电话,让司机离开红霞枫林晚,先在南都随便找个地方住,等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,张禹这才朝孟家山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张禹赶到孟家山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时分,他按照原路上山,找到叶玲珑的孤冢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座坟很少简单,显然是昨天刚挖的,墓碑也就是凑合刻的,跟孟家人的墓碑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孟家人的坟,周边也都铺着花岗岩,就她的坟,没有半点装饰,就碑上写了个名字。

    由此不难看出,叶玲珑肯定没什么亲人,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。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叶玲珑的身份,如此孤坟立在这里,确实有够凄凉。

    张禹选了个隐蔽的所在,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候。他相信,叶玲珑一定会从坟里出来,就是不知道,会是有人给她挖出来,还是自己从里面挖出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天色渐渐暗淡,夕阳消失,一弯新月慢慢升起。

    孤冢没有没有半点动静,黑暗之中,只能听到夜晚的虫鸣。

    “嘎吱......嘎吱......”

    忽然,张禹听到从下面,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。以张禹的耳力,不难听出来,来到显然是有意放低脚步,奈何山间就是这般,想要不发出声音,几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他,仔细观瞧。很快,声音越来越近,一个声音出现在张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一看到来人,张禹先是一愣,随即释然。因为来人他认识,这个人的到来,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禹在灵堂见到的那个大和尚。

    和尚穿着大红袈裟,空着双手,渐渐来到坟前。白日里,他也曾来到山上念经超度,不过超度的只是孟玄雄夫妻和孟晨寰,根本没叶玲珑什么事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这个大和尚果然有古怪,这件事真的和他有关,正主儿算是找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并不着急,仍然是在黑暗中等待。坟里的叶玲珑还没出来,他要等大和尚将叶玲珑给挖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大和尚只是站在坟前不动,也不知是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估计,是不是在等叶玲珑自己从里面挖出来。可是,让张禹有些失望,坟冢那里没有半点声音,如果说叶玲珑爬出棺材,自己动手往外挖,必然要有动静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明一暗,等在那里,时间又在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夜里的风有些凉,大和尚的袈裟随着微风轻摆。这么长的时间,张禹和他就好像是在比耐性,二人竟然谁也没有再发出丁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从山下突然传来轻微的铃铛声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又是心头一紧,难道说这个大和尚是在等什么帮手。

    这个大和尚的实力,张禹清楚,不在
陌殇的奇幻漂流全文阅读
自己之下,如果对上,必须得全力以赴,就像上次干掉另外一个大和尚那样。估计是抓不到活口的。唯一的活口,估计只能是叶玲珑。

    可一旦大和尚还另有帮手,似乎要麻烦不少。

    他正暗自嘀咕呢,不想那大和尚猛地身形一动,窜入了另一侧的暗处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让张禹颇为意外,越发的想不明白,这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红霞枫林晚。

    虽然孟玄雄两口子都已经下葬,可是山上的庄园内依旧挂着白色的帆帐,按照习俗,这得头七之后才能摘下来。毕竟是大家族,一切都要做到位。

    此刻在别墅的大客厅内,孟家的人一脸愁绪,说是愁云惨淡万里凝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人死入土为安,丧事算是了结。化妆品的事情,也还好办,新闻只说是面膜有问题,这件事公关一下,消化一下,多花点钱,应该就能摆平。毕竟市场上没有出现谁毁容的案例。实在不行,日后再换个品牌。

    可八戒理财的问题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各网点银行拿不出这么多钱,好不容易才把那些客户打发走,表示明天去拿钱。同时,郑重告知八戒理财,赶紧拿钱,别给我们银行方面找麻烦。

    要知道,老百姓都是在银行签的合同,他们可不知道孟家的大门朝那开,肯定都得找银行。一天两天的行,要是天天折腾,谁受得了。

    孟家当然也不想事情闹大,这件事要是发酵起来,口碑就彻底毁了,失去了信用,以后在国内做什么买卖都难做。而且,孟家的资产都在国内,短期内就算想跑都没法跑。

    可眼下让孟家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现金,多少也有些困难。这让做了之后,八戒理财再出什么理财产品,估计也卖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长远考虑,必须要想出来一个妥善的办法。

    眼下,大客厅内除了坐着孟家大房、二房核心成员之外,还有八戒理财的总经理曲乐宏。

    曲乐宏可不单单是八戒理财的总经理,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二奶奶的弟弟,孟玄雄的小舅子,孟然的舅爷。

    大家伙的目光都凝聚在他的身上,曲乐宏也是一脸的无奈,“诸位,八戒理财现在可调动的资金只有十个亿,而目前市场赎回的金额,起码在二十亿以上。如果我们承兑的越来越晚,市场必然发生恐慌,赎回的金额肯定也要成倍增加。甚至一百亿的融资一下子全被赎回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说辞,孟晨缘的弟弟孟晨纲客气地说道:“舅舅,这次八戒理财赎回的事情,对孟家影响很大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所以万万不能有半点差池。一下子让人都给赎回去,孟家的信用就毁了,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。我的意思是,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,来稳定军心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咱们做什么呢?”曲乐宏皱眉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孟晨缘开口说道:“八戒理财融资后,资金的去向,我们这边是不知道的,都是二叔和你们掌握。只是事态严重,关乎孟家的将来,所以我不得不多问一下,钱都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曲乐宏看了看孟然,随即看出这小子白费,只能转头看向孟晨姬。

    孟晨姬微微点头,曲乐宏这才说道:“这上百亿的融资,另外姐夫在世的时候,还调动了集团内部的一部分资金,秘密吃入金陵有色的股份。打算将金陵有色集团给吞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