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80章 剖析

第1180章 剖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那个人......我不认识......可能是旁支的长辈吧......”孟星儿模棱两可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得出来,她也不认识刚刚那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倒也是,孟家这么大,亲戚这么多,又是赶在办丧事的时候,杂七杂八的人肯定多。

    莫说是这种大家伙,就算是普通人家赶上办丧事,作为小辈的,恐怕到场的一半的人,都不会认识。七大姑八大姨,经常走动的认识,难得一见的,怎么可能会认识。

    张禹没再多言,和孟星儿一起下楼,没等出来,就能听到铺天盖地的哭声。

    刚死一个老太太,现在老头又死了,外带孟晨寰两口子,家里能不炸锅么。

    张禹和孟星儿走出别墅,扭头就能看到楼下那里围着好些人。

    二人刚要往那边走,不想直接走过来两个汉子,其中一个说道:“孟小姐、张先生,请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孟星儿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不必我说吧,这是孟先生吩咐的。另外,先前你们看到的一切,不许乱说。孟小姐,我想你应该知道事态的严重性!”汉子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倒是没错,事态确实十分的严重。孟玄雄是怎么死的,孟晨寰和叶玲珑又是怎么死的,看到当时情景的人,谁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种事,一旦传扬出去,孟玄雄虽然死了,可孟家必然成为一个大笑话。眼下将无关的人赶紧驱散,以免知情人范围扩大,是必然的做法。警告知情人不准说出去,更加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张禹本想过去查看一下叶玲珑的尸体,但从对方态度中,不难看出来,是决不允许外人再去看的。

    孟星儿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如果张禹不在,她或许有资格留下。可张禹是外人,那是绝对不可能让其逗留的。孟星儿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明白,我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张禹,快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庄园,二人全当溜达了,慢慢地朝山下走去。他俩谁也没有说话,显然是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赶上这种事,任谁也不会有好心情,孟星儿低着头,哪怕是媚美人现在,难免也要少上几分妩媚,平添几分愁绪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在琢磨那个中年人,这个人绝对是此事的关键所在。他刚刚去到二楼的那个房间,里面必然大有文章。可又会是什么文章呢?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确定,这是一个阴谋。孟玄雄是住在三楼,按照习俗,通常老伴过世,丈夫是不去灵堂守灵的。

    孟玄雄住在三楼,儿子突然跑到二楼捉女干,势必是管狐附体。如此一来,二奶奶的死,似乎就不是巧合了吧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再次想到二奶奶,张禹的心头为之一动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后续的事情,二奶奶的死,或许是一个巧合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再看,二奶奶的死,应该不是巧合,而是有人蓄谋的。这是一连串的阴谋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二奶奶不死,叶玲珑想要勾引孟玄雄并不容易。张禹从孟玄雄的面相上,不难看出来,对方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。

    想来是老伴过世,叶玲珑假装前去慰问,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,披麻戴孝的叶玲珑,实在是太美。稍
仙界小商女sodu
微有点动作,就有可能让男人犯错误。不难想象,叶玲珑在二奶奶死之前,都有可能和孟玄雄发生什么暧昧的事情,只是没有出格罢了。

    而二奶奶的死,肯定是出发点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滑倒摔死的,她是被管狐附体,然后才摔死的......不对呀,她的脖子上,挂着一个项链,那个项链,是高僧开过光的。想要附体,只怕不那么容易吧......项链......”张禹一想到项链,马上又想到昨天看到的那个项链,两条项链一样,但明明是一条上面开光了,另外一条就是普通的祖母绿项链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两条一样的呢......”张禹不禁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魔术!对,那个魔术师变了一个魔术......他先是把二奶奶的项链给变没了,然后又出现在二奶奶的脖颈上......这个魔术,看似没有问题,其实却是问题的关键......那条被开光的项链被人掉包了!”张禹一下子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既然已经给掉包了,为什么在二奶奶死了之后,又重新给她戴上呢,这岂不是多此一举......”张禹的心中又泛起疑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还回去......”张禹不停地猜测,他突然想到,在灵堂之上自己遇到的那个大和尚。

    “高手,这个大和尚绝对是高手,实力怕是不在苍青岭遇到的那个之下。二奶奶的项链,是高僧开光的,难道是他给开的光......要是这样的话,事情似乎就说得通了......”张禹的心中渐渐明亮,“对方一定是知道孟家的高手,所以才如此谨慎,以免被看出端倪......他们的真正目的,应该就是干掉孟玄雄,其他的人,都是附带品......”

    “既然只是为了干掉孟玄雄,那用管狐附体他的身上,不是更加直接......”张禹又想到了这个问题,并回忆起当时孟玄雄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记得清楚,孟玄雄的身上什么也没穿,也没有项链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戒指......”张禹旋即想到,昨天在孟玄雄接过石头的时候,左手的无名指上,好像戴着一枚祖母绿戒指。因为距离稍远,张禹没有感觉到灵气的波动,现在想起来,那东西应该也是被高僧开光,用来护身、辟邪的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当初的潘重海,虽然想要对他下手,奈何他有护身的东西,管狐无法附体不说,还会被震伤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......一切就说得通了,跟潘老爷子家里的情况是一模一样......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当年潘老爷子因为这件事,家族从此一蹶不振,这么说......对方这次的目的,也是要让孟家彻底沉沦了......”张禹想清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这件事,我必须要管!可我要怎么做呢?”张禹又琢磨起这个来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脑子里就冒出一个主意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是半人半尸,天生尸体,一定没死。孟家有墓地,讲究的是土葬,不会火化。现在她已经死了,孟家为了家丑不外扬,肯定也会把她葬到山上,至于说埋在哪,那就没准了......到时候,我就去坟地等她出来,然后将她拿下,岂不是一切都清楚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