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79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

第1179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扑通......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惨叫,人落地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众人立刻朝窗边跑去,一起向下看去。叶玲珑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,看样子,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家伙又一起看向孟玄雄,孟晨缘用不大的声音说道:“堂叔......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答案,虽然大家伙已经看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孟玄雄啥也没穿,叶玲珑啥也没穿,倒是孟晨寰穿着衣服摔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大概有数,可谁也无法相信,孟玄雄能干出这种事情来,特别是自己的媳妇昨天才过世,还没下葬呢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孟玄雄看着众人疑惑、寻问的目光,眼中露出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甚至可以说,他根本就没脸回答。儿媳妇在自己的房间内啥也没穿,他也啥都没穿,这种事,如何解释?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儿媳妇是来他的房间借卫生间洗澡吧?这栋别墅楼内,有浴室的房间不下六七个。

    特别是现在,自己的亲生儿子坠楼而死,眼前又有这么多人看着,不管换做是谁,估计眼下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吧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蓦地里,孟玄雄猛地咆哮一声,似在发泄心中的情绪与悲恸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拔腿就朝窗边冲去。

    张禹看的明白,知道孟玄雄此刻想要自杀,他连忙喊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跟其他的人一样,也站在窗边。只是他们站的位置是落地窗没有破碎的那一侧。周围的人很多,多是孟家的。

    然而,让张禹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脚步才一动,边上一个中年人突然抬起手来挠痒痒,就这么一个动作,胳膊立刻挡住了张禹,等张禹冲过去的时候,已然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孟玄雄冲过破碎的落地窗,人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呀,在这种情况下,只怕没有几个人能有勇气活下去。

    这跟偷情被抓女干在床完全是两个性质,因为偷情的对方太不正常了。而且,最为要紧的是,自己的亲生儿子死了。

    若非众目睽睽,或许还能好些,可被这么多人看到,任谁还有脸面活下去。只怕活着,那也是一个大笑话了。

    张禹冲到窗前,无奈地看向窗外,孟玄雄趴在地方,十有八九是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堂叔......”“老爷子......”“唉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房间的这些人,有的神伤,有的唉声叹气。紧跟着,就有人朝外面跑去,其他的人也反应过来,一个个的朝外面跑。这是要下楼看看,孟玄雄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禹扫了这些人一眼,又重新看了楼下一眼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说,刚刚这些人拦住孟玄雄的话,孟玄雄可能就不会死。或许,这些人也被眼前的情景给整蒙了,疑惑是这些人压根就没打算拦着孟玄雄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你在想什么呢?”旁人都出去了,只剩下
魔法师的命运史诗帖吧
孟星儿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是想不到,你家里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孟星儿有些神伤,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真想不到......二爷爷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算了,咱们下楼看看。”张禹也是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朝外面走去,不过张禹的心中却是浮想联翩。这其中,好像隐藏着很多事情,绝对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的心头一颤,想起了当初潘重海给他讲述的往事。

    当时潘重海的儿子在外地出差,只有他和儿媳妇在家,儿媳妇照顾他的起居,结果在风雨夜中做出了那种事。跟着,儿媳妇就有了身孕,而潘重海的儿子很快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,在质问潘重海的时候,发生了冲突,进而被推下楼去。

    那一幕,虽然张禹没有亲眼看到。可是眼下发生的一切,似乎跟当年的那一幕大致吻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巧......不是巧合,肯定不是......管狐......叶玲珑......”张禹在心中嘀咕着,一想到管狐,他突然又想到当日潘重海跟他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还记得那个时候,潘重海捡到了一个竹管,那个竹管就是管狐的家。而潘重海说,他的儿媳妇也有这个一根竹管。

    “没错!没错......我明白了......”张禹瞬间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眼下和当年潘家的悲剧,根本都是人为造成的。所谓的坠楼而死,说白了就是管狐附体,要不然的话,怎么会这么巧的摔死。这落地窗应该也不薄吧?

    还有那个女人叶玲珑,肯定和当年那个是一个人。她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故意勾引一个人,然后酿成父子相残的悲剧。任何人碰到这种事情,都会产生死的念头。当年潘重海能够顶住压力,或许全是因为年幼的潘胜,要不然的话,只怕已经自杀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是什么人这么狠!”张禹暗自咬牙,心中已然拿定主意,如果自己没碰到也就算了,既然碰到了,那就一定要把这个罪魁祸首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为了孟家,也得为盘爷爷讨个说法!

    他一边琢磨着,一边更孟星儿下楼,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,正好看到二楼的左侧走廊那边走过来的一个中年人。中年人看了他俩一眼,也没说话,直接下楼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这个中年人,觉得有点眼熟,刚刚这个人好像是站在自己的边上。因为他的一个动作,耽误了自己一秒钟,千钧一发之际,自己才没来得及救下孟玄雄。

    走到二楼,张禹朝左侧的走廊上看了一眼,然后低声说道:“星儿,你知道这边是谁的房间吗?”

    “我堂叔和我姑妈在这里都有房间,但大体上也就过年的时候能来住,平常是不来的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他们临时住的房间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先前我堂叔吃了午饭,不就是来这里休息的么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这一刻,他已然可以认定,这个中年人极有可能是进到了孟晨寰的房间。

    可他是去干什么呢?

    张禹接着又问道:“刚刚过去的那个人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