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78章 再遇管狐

第1178章 再遇管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打量起大和尚,那和尚也发现张禹看他,便闭上眼睛,只管念经。

    张禹隐隐意识到,这个和尚跟自己打死那个和尚,搞不好存在着什么联系,或许是兄弟都没准。张禹能够确定,大和尚有些本事,到底是什么实力,那就没准了。也不知道,自己干掉那个和尚的事儿,眼前这位是否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可以确定,当时动手的时候,旁边除了那个已经死了的老妇人之外,再没有他人。至于说用圆光术窥视,以张禹的六识也能察觉到,他能够确定没有。

    对方刚刚看他,张禹认为有可能是对方觉察他身怀道法,所以才这般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张禹不愿多生是非,跟孟星儿沿着遗体转了一圈。一绕过去,张禹正好看到孟晨寰两口子和儿子孟然跪在地上,披麻戴孝。

    孟晨寰父子倒是不会引起张禹的注意,只有那个女人,才会令张禹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不见到这个女人还罢,一看到这个女人,张禹就觉得有问题,可问题在什么地方,他又想不明白。张禹转头看了看二奶奶的遗体,又再次看向叶玲珑。

    说她跟二奶奶的死有关,当时大伙都在一起,她又不可能会分身术。说她没有关系,张禹却又不信。

    此刻的叶玲珑披麻戴孝,那叫一个漂亮,现在的她,真应了那句话,要想俏一身孝。穿着这一身,简直是楚楚可人,美艳中更具诱惑。

    孟星儿见张禹又停下脚步,瞬间发现张禹的目光投向叶玲珑,她马上拽了张禹一把。张禹也反应过来,就算心中再有疑惑,也不能这么看人家,赶紧随同孟星儿出了灵堂。

    出去之后,孟星儿就横了他一眼,像是在说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张禹赶紧拿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来,表达自己的歉意。孟星儿白了他一眼,好似再说,看你再有下次。

    这种白事,大家族人多,其实也不需要帮忙的。可孟星儿毕竟是直系亲属,就算不在灵堂里跪着,也不方便离开,她和张禹就在院子坐着,有什么事搭把手,不能说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像他们俩这样的也不少,大房这边的人都是这样,闲房年长的,也都这般。众人都颇为无奈,昨天还是喜庆的日子,今天就办丧事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大家伙得吃丧饭,孟老爷子并没有出面,都是由孟晨寰负责主持。吃完丧饭,按照孟晨寰的意思,他还得进灵堂跪着。

    孟晨寰的脸色极为憔悴,昨晚一直到现在都没睡。不少亲戚在旁边劝说,明天下葬,希望他去睡一会。白天有别人,等晚上再过来,明天更得忙碌,想睡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劝说下,叶玲珑终于扶着孟晨寰进到别墅楼中休息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继续在院子里坐着,这个日子也不便说笑,基本上就是干坐着。坐了能有一个来小时,孟星儿看向一脸疲倦的父母,说道:“爸妈,你们也回去休息一下吧,我和张禹在这边盯着,有什么帮着忙活就好。”

    孟晨缘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你妈回去休息吧,我在这里坐会,等傍晚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,他扶起妻子,送媳妇往院门口走。张禹和孟星儿也都起来,跟着相送。

    可没走几步
重生之大设计师笔趣阁
,张禹突然听到“啪嚓”一声。他连忙转头看向,跟着又听“噗通”一声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禹还看到一道红影瞬间飘走。这道红影,张禹曾经见过,就是在潘家集见到的管狐!

    “管狐!”张禹暗叫一声,立刻拔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“怎么回事?”“是堂叔的别墅!”“过去看看!”......

    不仅是张禹一个人听到了动静,大家伙都听到了动静。他和孟星儿、孟晨寰两口子,以及院子里现在坐着的人纷纷好别墅冲去。

    张禹的速度最快,可即便速度再快,此刻也已然看不到那个红影了。

    别墅之下,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穿黑背心的男人,男人的下面穿着黑色的短裤,仰天躺着的,后脑都是血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孟老爷子的儿子,叶玲珑的丈夫--孟晨寰。

    张禹先是抓住孟晨寰的手腕,一摸脉搏,已经死透了。

    “晨寰!”“堂叔!”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“那好像是老爷子房间的窗户!”“上楼看看,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!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又紧张地喊了起来,一股脑地朝楼内冲去。虽然楼下就是孟晨寰的尸体,可是老爷子还在楼上,千万别再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张禹抬头看了一眼,三楼的大落地窗破碎了一般,人显然是从这里掉下来的。无缘无故的,人怎么会从这里摔下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又想到了那个红影。这一幕,是如此的熟悉,他见有一半多的人跑进了别墅,干脆也跟着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张禹来到三楼,前面都有十多号。

    他听到玻璃破碎的那一侧响起了惊诧的声音,“怎么回事?”“你们这是?”“这!这......”

    从声音中,不难听出这些人是多么的愕然,张禹心中更是好奇,加快脚步来到走廊上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从外面就能看出来,这房间着实不小。张禹跨步而入,当看到眼前的一切时,也是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场所有人的表示都是这般。

    原来,房间内有一对浑身啥也没穿的男女。

    女人蜷缩的身子坐在墙角,仿佛受惊过度,一脸的惊惧。她不是别人,正是孟晨寰的媳妇,那个极美的女人叶玲珑。

    而那个没穿衣服的男人,则是孟晨寰的父亲孟玄雄。

    二人如此样子,任谁看到都会心生遐想。特别是孟玄雄的媳妇刚刚去世,你就跟儿媳妇这般,这算是什么用呀?

    孟玄雄一脸的茫然,眼睛都是直的,呆呆地看着破碎的窗户。他嘴里喃喃自语,“晨寰......晨寰......我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看起来,他似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缩在墙角的叶玲珑露出无比的恐惧与紧张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跳了起来,嘴里惊慌失措地叫道:“不该我的事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朝窗口冲去,“噗”地一声,人纵身跳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