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77章 开光

第1177章 开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二奶奶刚刚去上卫生间,现在大伙还等她拍全家福呢。眼下一听说卫生间里面死人了,众人都是心头一颤,惊愕地看向卫生间方向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台上孟家的人,台下到场的嘉宾们也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秒钟的愣神,台上的孟晨寰就率先朝卫生间方向冲去。其他的人也都反应过来,撒腿冲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这是庭院里的卫生间,毕竟家里时不时的开个派对,总不能在草坪热闹的时候,再大老远的去别墅里上厕所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也顾不得男女了,众人一股脑的冲进卫生间,因为人数太多,跑在后面的,基本上就挤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!妈!”

    很快,孟晨寰的惊呼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家人听到这个喊声,心头再次一颤。原本听说有人死在卫生间里的时候,大伙就觉得不好,孟晨寰的喊声,更如同噩耗。

    张禹的速度也快,主要也是没有撒腿狂奔,就算是这样,也是前十个到的。

    他看的清楚,二奶奶躺在地上,后脑勺磕在厕所的台阶上。很显然,这是刚从厕所出来,失足滑倒,赶上了倒霉点磕死了。

    张禹是个外人,没有探视二奶奶的鼻息和脉搏,但凭着现在的位置,以他的六识已然可以确定,人死了。

    “妈!妈!”“妈!”“妈!”“奶奶!”“外婆!”……

    很快,卫生间内哀嚎声大作,孟家的青年人进来看到尸体后,纷纷哭天抢地。

    张禹简单地观察了一下,说实话,卫生间的地面光滑如镜,保洁人员看来也够勤快的,时不时的就得过来擦一遍。如此地面,确实有点滑,二奶奶穿的又是高跟鞋,赶上倒霉点,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张禹多少还是有些狐疑,先前自己跟二奶奶打过照面,如果说人要倒霉的话,自己刚刚应该能够从脸色看出来。通常这种倒霉蛋,临死前都会印堂发黑,张禹从二奶奶的脸上,却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排除张禹的视线多是放在孟晨寰的新媳妇身上,忽略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眼下人虽然已经死了,孟家还是要尽人事,家里有私人医生,赶紧过来查看,能抢救的话,再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直接宣布死亡,救是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好好的寿宴,顷刻间变成灵堂,哀嚎阵阵,哪里还有半点喜庆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本等下还会有舞会什么的,现在也不用举行了,到场的宾客们,说了些节哀的话,就赶紧告辞。这种时候,张禹多少有点尴尬,孟星儿不管怎么样,也得哭一阵子,有没有眼泪,都要嚎一会。张禹是走也不行,留下也不得劲,只是扶着孟星儿,表情上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张禹终究不是柯南,遇到死人现象,他可没有胡乱分析的爱好。再者说,死的人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,要是有怀疑,估计轮不到他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是如此,孟家人在悲痛之余,很快冷静下来,孟晨寰亲自询问保洁人员和最先发现尸体的人,详细了解情况。卫生间内虽然没有监控,但外面是
曹魏之子sodu
有的,少不得也要确定一番。

    从监控上确认,二奶奶进入卫生间的时候,里面应该没有人。而在二奶奶进去之后,过了一会,才进去一个女人上厕所,也就是第一个发现二奶奶尸体的人。

    监控都是自己家的,不可能存在失灵之类的问题。排除他杀之后,也只能准备丧事。

    孟星儿是大房的人,忙活到十二点,就可以离开,用不着在此守夜。张禹终于回去休息,原本以为参加个寿宴就没什么事了,现在看来,还得多参加个葬礼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点钟,张禹和孟星儿又一起前往庄园,进行吊唁。

    进了灵堂,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,二房的人都是披麻戴孝,不少闲房的人也过来戴孝,毕竟二房是家主所在,给戴孝是不吃亏的。

    里面哀声阵阵,另外还有和尚诵经的声音。事实证明,活人的事儿,请道士的多,死人的事儿,大多都是请和尚。在这个市场占有率方面,和尚还是很吃香的。

    张禹和孟星儿今天都穿的黑色,迎面摆着一个花坛,花坛中央是二奶奶的遗体。家属跪在两侧,和尚都盘膝坐在花坛的后面。张禹二人按照正常程序,上前给亡者行礼,家属回礼,然后又要瞻仰遗体。

    二奶奶的尸体,张禹昨天就看到了,也没觉得如何。此刻也就是象征性的看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,也就是这么一眼,让张禹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?”原来,他意外的发现,二奶奶的遗体上有着一股灵气。

    以他的六识,很快发现那股灵气是从哪里来的。正是从二奶奶脖颈上的那条项链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昨天他距离尸体也不远,看到了这条项链,却没感觉到有灵气,可是现在,那股灵气却是真真切切。张禹甚至可以确定,这条祖母绿项链十有八九是高僧开光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怎么没发现……难道说这两条项链不一样……”张禹顿住脚步,仔细观察,结果发现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项链,很难有两条一模一样的。要知道,这可是祖母绿,价值极高,谁没事没买两条同款的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昨天的那条没开光呀……今天戴着的,怎么就开光了……给死人的项链开光,没有这种可能吧……”张禹心下嘀咕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他突然又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。这双眼睛,并不寻常,张禹下意识地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看到身后身后之人的那一刻,又让他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不远处坐着一大排和尚,中间坐着的是一个大和尚,正是这个大和尚在看他。大和尚身披大红袈裟,头顶上点着戒疤,最为要紧的是,这大和尚慈眉善目,看起来就跟那天在苍青岭一战的那个和尚,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没死……”张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忙仔细观瞧,终于发现,两个和尚长得虽然像,但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让张禹纳闷,世上怎么还有长得如此相似的和尚,难道说,这两个和尚有什么关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