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64章 爱之深恨之切

第1164章 爱之深恨之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通过看到袈裟中老妇人的天魂,张禹已经能够断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大和尚的这件法宝袈裟,完全是靠这个老妇人炼制而成。由老妇人的天魂在袈裟中生出怨气,再由怨生煞,由煞生杀。

    当时幸亏没有让他将萧铭山的头砍下,不然的话,七杀形成,张禹真的该绝望了。

    老妇人听了张禹的话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那有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要知道,那个阵法如果没有破掉,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。包括你在内,所有的人都要死!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绝非危言耸听,因为张禹看出来了,阵法成了之后,老太婆直接就得死。身上聚集的全部怨气,也要归入袈裟之中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个阵法之中,大和尚不仅仅是将老妇人的本命加持在上面,甚至把她当作阵眼来用。当然,这个阵法之中,不止一个阵眼,确定的说,一共是八个,也包括萧铭山、何帅琪等七个死人。

    单纯的杀掉他们,根本破不了阵,只有张禹的那种方法,彻底毁掉。张禹也是逼不得已才那么做,结果还误打误撞的将阵法给破了。

    作为总阵眼,老妇人在阵法破掉之后,自然元气大伤。本来就没有多少修为的她,直接就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然而,老妇人并没有半点介怀,又是淡淡地说道:“死就死了,我早该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对她来说,生死早已看破。

    张禹清楚,老妇人的心已经死了,在萧铭山推她下楼的那一刻,她的心应该就死了。

    或许唯一让她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就是报仇。

    只要萧铭山死了,心愿一了,她就再无留恋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张禹心中苦笑,对于这样的人,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杀了她,也无关痛痒,甚至可以说,都不需要张禹动手,再过一会,她自己就会死掉。

    张禹杀一个行将就木的人,而且还是一个苦命之人。同样,他也下不去那个手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手里的那件袈裟。这是一件极为邪门的东西,跟九尾狐的那枚戒指,性质完全不同。这是用多少人的命,多少怨气所修炼而成。而且这种东西,张禹自己用不了,所以最好的选择,就是毁掉。

    如果将这件东西留在世上,那绝对是一个祸害。

    可想要这件袈裟又谈何容易,张禹没有好的办法,只能拿回去找太师叔问问。或许太师叔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张禹这就打算离开,可目光却不自觉地落在老妇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老妇人身上的怨气深重,哪怕是萧铭山已经死了,都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她,片刻之后才真挚地说道:“阿姨,你还在恨着萧铭山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老妇人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上,但是我觉得,阿姨不应该将全部的责任都归咎在他的身上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归咎在谁的身上......”老妇人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阿姨就没想过,当年如果你在给他眼角膜之后,不离他而去,结局是什么吗?”张禹又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老妇人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承认,您在爱情上是伟
立地蛮太岁最新章节
大的,但同样自私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私!”一听这话,老妇人猛地抬起头来,愤怒地叫道:“我如果自己的话,为什么还要把我的眼睛给他?你竟然说我自私!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在给了他眼睛之后,你为什么要选择离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老妇人有些哑然,半晌后才道:“我是怕他嫌弃我......我不想拖累他......我真的爱他......”

    “为了你的爱,为了不拖累他,所以你选择了离开......可是你有没有想到,当时萧铭山的感受?”张禹正色地问道。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”老妇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故事中也说了,萧铭山在重见光明之后,一直在苦苦寻找,他想找到你!”张禹这次沉声说道:“阿姨,既然连你都知道,萧铭山在找你,那你为什么不见他!难道你就想让他永远欠着你的,不给他任何机会偿还了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老妇人低下头,张禹的话,似乎直刺要害,让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如果当时,你留下来面对他,当时的结局是什么,没有人会知道。但是,结果只有两个,第一个就是,你们俩相扶到老,恩恩爱爱。第二个就是,萧铭山无情的抛弃你,让你彻底看清他的面目!如果当时是第二个结果,你就算是将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!当然,萧铭山之后的做法,也应该被千刀万剐......只是后来你们再相遇的时候,萧铭山已经结婚,他应该背负着很大的压力,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偿还了,仿佛根本偿还不起......”张禹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萧铭山当时的处境如何,但通过萧铭山对妻子的痛恨,不难看出来,萧铭山的日子不是很好过。

    而他欠老妇人的债,实在太多了,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。在无限的压力下,萧铭山走上了极端。张禹也承认,萧铭山的极端做法,的确该死。

    老太婆沉默无声,半晌之后才无力地说道:“我错了么......我错了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,只是我知道,萧铭山的心中,最爱的人一定是你......因为在他的妻子死后,他没有再找任何女人......我想你对他的情况,应该很了解,金都地产集团的董事长,如果他想找女人的话,只怕有大把大把的......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萧铭山先前说过,他一直承受着良心的煎熬。这份煎熬,其实不仅仅是萧铭山自己问心有愧,同样也是他深爱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张禹不敢百分百的肯定,在萧铭山醒来后,见到女人失明的时候,一定会娶她。但张禹相信,以萧铭山的为人,有九成九的可能,是不会舍弃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一个选择,决定着人一生的命运。

    人声有很多岔路,能够选择的只有一条,也只会知道一个结果。另外的一个结果,没有人能够知道,唯有假设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还一直爱着我......”老妇人的声音哽咽起来,泪水从眼眶中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老妇人流下眼泪,张禹知道,老妇人同样也爱着萧铭山。不仅仅是以前,哪怕是现在,恐怕也是。这就应了那句话,爱的越深,恨的也就越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