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60章 老妇人

第1160章 老妇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萧铭山在提到杀死自己妻子,也就是萧洁洁的母亲时,显得是十分愤怒。而当提到推那个叫琴琴的女人跳楼之时,则是显得痛苦与悔恨。

    张禹不难看出,萧铭山的心里到底爱着谁。

    说萧铭山恩将仇报,天理难容,这话没有错。人性是自私的,很多人都是这样。但是,萧铭山也并非真正的无情无义,他没有做到在害死心爱的人之后,还能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张禹的心中复杂,他有些不知道,该如何面对现在的萧铭山。甚至都不知道,一旦回去之后,该怎么跟萧洁洁解释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我不成了......这件事,不要告诉......洁洁......我不想她活在痛苦之中......拜托了......”萧铭山既是无力,又是悲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萧叔叔......我答应你......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......”萧铭山吐出两个字来,身子跟着就是一软。

    “萧叔叔、萧叔叔......”张禹发现不对,急切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去探试萧铭山的鼻息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其实不用用手摸,张禹也能感觉到,萧铭山没了心跳。

    “死了......他死了......”张禹的心,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他随即想到,人这么死了,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忙转头看向祠堂,下意识地施展出心眼。

    不用心眼观察还好,这一用心眼观察,张禹跟着就见正有一个和萧铭山一模一样的人,好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推着,硬是将他给推进了祠堂。

    “他都死了,竟然还会这样......”张禹大吃一惊,看了看自己身边萧铭山的身体,他跟着将尸体夹在腋下,朝祠堂内冲去。

    进到祠堂,张禹马上用心眼观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供桌之后正坐着那个包青天,萧铭山跪在阶下,接受审判。

    “萧铭山,你恩将仇报,罪证确凿,还有何话说!”包青天厉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......”萧铭山低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啪!”包青天重重一拍桌子,站起身来,大声叫道:“来人呀!狗头铡伺候!”

    话音落定,萧铭山的身子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到铡刀之下。

    “开......铡......”

    “呛”地一声,铡刀自动拉开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只要这包青天喊出“铡”字,萧铭山就会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眼下萧铭山的尸体还夹在张禹的腋下,其实说真的,张禹还真想亲眼看看,这铡刀落下之后,萧铭山尸体上的脑袋会不会跟着断开。

    可张禹更加清楚,一旦萧铭山的脑袋掉了,只怕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那个包青天也好,还是开着的铡刀,只是用心眼才能看到,肉眼根本是看不到的。其实说白了,那就是一种幻觉,任何攻击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意识到,自己不能让萧铭山身首异处,不然的话,就正好随了对方的心愿。对方的目的一旦达到,届时会出什么样的状况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闪现出一个主意来。

    “萧叔叔!对不起了!”张禹当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火符。

    火符直接点燃,张禹将火球朝萧铭山的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供桌后的包青天
夺取基因无弹窗
厉声叫道:“恩将仇报者!杀!”

    他的手中,突然多出一支令箭,令箭跟着丢了出去,“铡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火球已然将萧铭山的身体点燃,明黄色的火符,燃烧的速度极快。顷刻之间,萧铭山就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喀嚓!”铡刀落定,然而却铡了个空,原本在铡刀下的萧铭山,竟然在铡刀落下的一刻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张禹就发现,祠堂内的铡刀不见了,不仅仅是铡刀,就连那包公塑像也不见了。确切的说,连祠堂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抹阳光,洒在张禹的脸上,微风轻轻吹来,让人觉得特别的舒服。

    天亮了!

    张禹看着周边的一切,只是一片荒凉的山腰空地,在不远处,躺着六具尸体,何帅琪赫然在列。在六具尸体,全部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“阵破了......阵破了......”张禹忍不住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虽说隔世为人,但却并没有半点逃出生天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噗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张禹突然听到远处响起一个痛苦的声音。声音不大,可张禹六识过人,特别是现在,刚刚脱困,听的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他立刻拔腿朝声音的来源冲去,方圆不远处都是树木,快到小树林前的时候,张禹就感觉到前面又阵阵的怨气。

    怨气之重,也就仅次于上次在青松集碰到的怨气。张禹小心戒备,脚步不停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未几,张禹就看到在一棵树下,坐着一个白发苍苍、披头散发的老妇人。而那些怨气,正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对于怨气很有经验,毕竟遇到多次。通常来说,怨气都是人死之后才能散发出来。可张禹能够清晰的确定,这个老妇人并没有死,是一个活生生的。

    一个活人身上能有这般怨气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老妇人垂着头,张禹看不到她的相貌,但不用看,张禹也能猜出对方的身份。十有**就是那个故事中的女主人公。

    或许,只有如此遭遇的人,身上才会有这么重的怨气吧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萧铭山嘴里的琴琴?”张禹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琴琴......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......”老妇人缓缓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相貌,张禹的心头为之一颤。这个老妇人,满脸都是皱眉,皱眉之中,带着疤痕,好多的疤痕。她的双目无神,显然是一个盲人,此刻的她的嘴巴上,满是鲜血,应该是刚刚吐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在这里窥视吧,萧铭山死了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早就该死了......”老妇人沙哑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“这个阵法,是你布置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老妇人说着,缓缓地站了起来,又是冷声问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对方,对方身上怨气很重,不过让张禹最为好奇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老妇人的修为到底有多高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老妇人受伤了,不过也不能大意。要知道,对方的邪术,都能轻而易举地破掉自己的明黄色护身符,如此的实力,张禹自认,绝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现在,张禹却意外的发现,老妇人的修为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深。难道是受伤的缘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