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156章 始乱终弃者,杀!

第1156章 始乱终弃者,杀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眼前这个包青天跟神像那个几乎是一模一样,只是他活灵活现的,要比神像显得更加狰狞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纳闷,先前使用心眼,什么都没看到,怎么现在就能有所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收回心眼,正视神像和供桌。这时候,那个包青天的身影同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得靠心眼。”张禹立刻用平心静气,继续施展心眼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看到了供桌后坐着的包青天。

    “啪!”这时,就见包青天伸手重重一拍桌子,厉声喝道:“带人犯何帅琪上堂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张禹不由得一愣,怎么何帅琪还成人犯了。

    正纳闷的功夫,从外面便走进一人,正是何帅琪。

    他脚步踉跄,来到阶下,跟着好像是被什么推了一把似得,直接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何帅琪!你当初靠甜言蜜语勾引王丽媛,令其**与你,可是事实!”供桌后的包青天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何帅琪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之后将其抛弃,害得她痛不欲生,又是为何?”包青天再次喝问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觉得没意思了......”何帅琪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了!好一个没意思了!你始乱终弃,不仁不义,活在世上,还有何意义?来人呀!狗头铡伺候!”包青天怒声说完,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地上跪着的何帅琪就好像被什么人拖死狗一般,拖到了狗头铡之前。

    “始乱终弃者!杀!”包青天厉声一声,“开铡!”

    声音落定,那铡刀竟然自动拉起,何帅琪的脑袋也不知道是被谁给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铡!”包青天的大手向前一甩,一支令箭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声,铡刀落下,何帅琪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这一幕,心中无比的诧异。也就在两秒钟之后,何帅琪的尸体不见了,站在供桌后的包青天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心眼能够看到的,仍然和先前一样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张禹睁开眼睛,殿内的一切,同样和先前一般,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突然看到这个......”张禹心中更是疑惑,实在搞不明白,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旋即。

    “何帅琪......他......他不是在外面躺着么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立刻跑出祠堂,冲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出去之后,立刻朝先前何帅琪所躺的位置看去,是在院门的右侧,也就是上山的方向。距离这边,不远也不近,但是张禹相信,一眼就能看到。可是现在,张禹并没有看到何帅琪,他跟着四下张望,也没有看到何帅琪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人呢?难道他又有力气了......”张禹暗吸一口凉气,拔腿朝何帅琪刚刚躺的地方跑去,到了地方,根本没有找到半点线索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呀,看他当时的样子,已经彻底放弃,不打算在走动了......而且,他应该也没有力气继续走了......”张禹心下嘀咕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会,张禹的心头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厢房......厢房......”原来,张禹在这一刻想到了厢房中
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最新章节
的那些尸体。

    那些尸体,每一具都是身首分离,和自己在祠堂内看到的何帅琪被铡刀斩首的样子,几乎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立刻朝院子冲去,进到院子后,他又快步来到厢房门外。

    一推门,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,张禹已经习惯,并不当回事,只是脱手打出两张火符,令厢房内光亮起来。他跨步而入,扭头看向通铺。

    这次一瞧,张禹的心头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先前来的时候,这里一共是五具身首分离的尸体,可是现在,已经变成了六具。

    张禹上前辨认,很快就找到了何帅琪的尸体。

    他的脑袋和尸体分离,满是鲜血。跟其他的尸体有点不同,那些尸体脖腔上的血已经凝结,而何帅琪脖腔上的血还是新鲜的,就好像刚刚被杀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”这一刻,张禹吃惊不小,自己见过的怪事很多,像这里这么邪门的事情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死了,是被铡刀铡死的......怎么可能呢......我明明只是用心眼看到,肉眼根本无法看到,这是为什么......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”张禹觉得自己的背脊都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“何帅琪是被铡刀铡死的,那其他的五个人呢......难道他们也是这么死的......”张禹的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蓦地里,在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,“始乱终弃者!杀!”

    “始乱终弃者,杀......始乱终弃者,杀......”张禹喃喃自语,反复重复着这句话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是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值房内有七杀木牌,七杀、七杀......始乱终弃者,杀!贪得无厌者,杀!背信弃义者,杀!持强凌弱者,杀!恩将仇报者,杀!忤逆不孝者,杀!怙恶不悛者,杀!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七杀木牌上写的内容,已然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死了六个,是不是还应该有一个人呢……这个人会是谁……”张禹感觉到自己的汗毛孔都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会是我么……还是别人……”张禹唏嘘一声,旋即想起了一个人来,“萧铭山……萧铭山来没来……他到底在什么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!”张禹猛地大喝一声,拿在掌中的金钱剑立刻分散开来,四方八方的射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间,金铁交鸣声大作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只是砖瓦砌成的房子,竟然坚硬无比,张禹打出去的铜钱,被弹得到处乱飞,丝毫奈何不得周边丝毫。

    “这么硬……我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……”张禹咬了咬牙,将散落的铜钱收回,化作金钱剑落入掌心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来说,什么场面没见过,哪怕是在无望冢中,他也没有这么气急败坏,可是现在,却显得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毕竟,在无望冢中,他还能够看到对手,但在这里,有的只是死寂。

    原地站了片刻,张禹平复了一下心神,他不停地告诫起自己来,“冷静……一定要冷静……对手一定在暗处窥视……我一定能出去的……冷静下来……一定能够找到阵眼的所在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