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39章 已经死了

第1039章 已经死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们家原来是姓任的,我父亲的名字叫作任铭山。我妈过世之后,因为她是独生女,家里再没有传承,我爷爷就央求我父亲,希望能够改姓为萧,继承萧家香火。我父亲跟我母亲感情深厚,加上我爷爷的恳求,就答应了下来。从那以后,我父亲就叫萧铭山了。”萧洁洁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顺口又问道:“洁洁,你母亲是怎么去世的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是生病死的,听我父亲说......是癌症......”萧洁洁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提到你的伤心事了。”张禹忙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萧洁洁轻轻地垂下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在房间内等着,一直等到上午八点多钟,也不见任菁菁回来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清楚,这里面绝对有问题,任菁菁恐怕不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说道:“咱俩别在这里干等着了,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你的。”萧洁洁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又让萧洁洁给任菁菁打了个电话,还是关机。二人离开房间,下楼来到服务台,张禹给了服务员一百块钱小费,让服务员帮个忙,如果任菁菁回来找萧洁洁的话,让她给萧洁洁来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钱简直是白捡的,服务员连声道谢,甚至还亲自将张禹和萧洁洁送出酒店。

    张禹和萧洁洁上了车,萧洁洁问道:“咱俩去哪了?回镇海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张禹摇头说道:“去你堂姐家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理清了脉络,萧洁洁的事儿跟潘云的遭遇一样。但这里面有两个小小的区别,那个爱笑的逗比虫虽然也是害人,可他没有目标,赶上一个算一个,要是人没死,也能约啪啪。反正他不会刻意的害某个人。

    萧洁洁的堂姐就不一样了,那是生怕萧洁洁不死,连衣服都给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前往徐市,半路之上,张禹少不得要给萧洁洁买套新衣服换上,总不能一直穿病号服呀。

    来到徐市的时候,都已经过午,二人有点饿了,先找个饭店吃饭。吃饭的时候,萧洁洁少不得可怜巴巴地看着张禹,低声说道:“我身体不好......你在医院的时候说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,赶紧主动喂这丫头吃饭。他俩不是在饭店的雅座,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情景,加上萧洁洁身材火爆,引来无数人的目光。羡慕嫉妒恨的,什么样的都有。

    等吃过午饭,张禹低声说道:“洁洁,等下去你大伯家里,恐怕也未必能够找到你堂姐。不过这没有关系,只要拿到她的生辰八字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她的生辰八字做什么?”萧洁洁不知道张禹有八字寻命术,所以十分纳闷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要管我。按我的意思做就行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萧洁洁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可是......就算我和我大伯是亲戚,无缘无故的人,人家也不一定能告诉你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我已经想到办法了,等去了之后,你就说我会相面、算命、批八字,还说特别准。我可以先给你大伯和大伯母算一下,他们现我算得准,自然就会告知你堂姐的生辰八字
冒牌主教吧
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不错,就这么办。”萧洁洁点头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张禹显然是怀疑任菁菁在害她,但是却没有证据。萧洁洁多少有些不信,奈何堂姐的突然消失,确实是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两个人重新上车,来到天河小区。

    萧洁洁的大伯名叫任铭川,看起来家庭条件很不错。住在小区里的独栋别墅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难免客套一番,任铭川请二人到大客厅就坐,大娘拿来茶水和水果。

    两位长辈十分的热情,满脸笑容,跟萧洁洁拉家常,寻问萧铭山怎么没有一起过来。萧洁洁随口作答,同样也要问问堂姐哪去了。得到的答案是,前天就出去玩了,还没回家呢。

    大娘甚至还埋怨了自家女儿一番,将萧洁洁好顿夸赞。

    他们聊天,张禹也不说话,只是在旁察言观色,看着这两位的表情和面相。

    张禹很快现有点不对,看任铭川两口子的面相,好像是不久前经历了子女过世,而且还有断子绝孙之色。但是,看二人说话时的表情,根本不像是家里死了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好奇,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他已经从萧洁洁这里打听了,大伯家也就一个女儿,要是有子女过世,死的自然是任菁菁。可是,任菁菁昨天还拉着萧洁洁去南都呢!

    “洁洁,你这朋友长得真精神,是做什么工作的呀?”这时,大娘突然笑盈盈地问道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萧洁洁介绍说是朋友,但两位长辈不是傻子,普通朋友哪能领到这里来,十有就是这丫头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她见张禹一直也不说话,认为是不是内向,就主动提及。

    萧洁洁等的就是这句,大娘不问,她也会找机会提。于是,她马上说道:“我朋友是算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命?”大娘不由得一愣,萧铭山不是吃错药了吧,竟然能允许女儿找这么个男朋友。

    伯母也不便说什么不中听的,又是笑道:“这个行业挺冷门的,也不知......前景......如何呀......”

    萧洁洁笑道:“前景相当不错呢,关键就是在于,算的准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你朋友算的准吗?”大娘顺杆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准了,要不准的话,岂不是成江湖骗子了。大娘,要不然我让他给你算一算,瞧算的准不准。”萧洁洁又是笑道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女人都是有点迷信,大娘也不例外。只是张禹年纪轻轻,说他说的算,实在让人很难相信。可萧洁洁这么说了,大娘干脆说道:“好呀,那就让她给我算算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拿定主意,不管算的准不准,面子上都要过得去。不能说不中听的话,顶多是私底下给萧铭山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给我大娘算算命。”萧洁洁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点头,礼貌地说道:“大娘,能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生辰八字是......”大娘当即将生辰八字说给张禹知道。

    听了之后,张禹随即掐指算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算,张禹的脑袋就“嗡”地一下,一点也没错啊,大娘确实有一个女儿,不过这个女儿已经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