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97章 暴露

第1097章 暴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弱肉强食,天经地义。商场之上,大企业吞并小公司,武林中也有大门派吞并小帮派,道派之中,同样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魏道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但他并没有妥协,而是直接笑着说道:“这件事,张道友就不必再说了。如果说想要我帮忙,我觉得不应该是张道友出面,而是应该由开商出面才对。”

    先前张禹没提青松集的事情,魏道人还以为张禹是听说他们三星观落魄了,想要趁机收三星观为子孙庙。

    现在他看出来并非这么回事,张禹想收三星观为子孙庙不假,但是同样也是受开商所托,想要解决青松集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魏道人的心中有了计较,想要他帮忙,必须得有好处。起码给自己重建一个大道观吧。只要有了道观,还归附你无当道观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说法,也更加暴露了自己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断定,青松集的事情,魏道人不仅清楚,恐怕还真有点办法能够解决。

    略一琢磨,张禹的心中有了计较。他朝魏道人打了个揖手,“道兄,我突然有点事,要出去打个电话,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自便。”魏道人一脸微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张禹走出厢房,张清风和苑小小跟着一起出门。因为道观太大,其他的人并没进来。

    出了小院,苑小小就低声说道:“师父,现在看来,青松集的问题,好像就是这家伙搞的鬼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看出来了,什么人呀。”张清风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也不要这么说,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,只是三个人,毕竟有些不妥......”张禹微微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来到自己的车旁。

    王经理就在一边,张禹他们说话的声音小,王经理也没听到。现在看到张禹过来,他马上问道:“张道长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暂时还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确定的话……我有个事,想要跟张道长说……”王经理突然露出了歉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刚刚我们老板打来电话,说是这块地已经被政府回收,地不在属于我们江灵地产集团。所以……现在问题又没有解决,这个费用方面……”王经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通常行里也有规矩,就算没有解决,起码也得给个车马费。无当道观属于大道观,所以在车马费上,不能说给个三头五百就给打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张禹点了点头,没想到温琼的办事效率这么快,现在就完成接收了。

    张禹原本还打算跟温琼打个招呼,只是事情太急,加上这件事张禹不能确定温琼的心思,所以没着急马上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现在竟然都完成回收了。

    政府回收之后,自然就要转卖给他张禹。眼下的问题,就全是他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些许的车马费,张禹自然不会放在眼里,他淡淡一笑,说道:“王信士客气了,毕竟我们无当道观并没有及时解决问题。我们道观一向这般,若是不能解决,分文不取。王信士日后若是有什么事,大可以再到无当斋,或者是无当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多谢张道长了,我手头还有事,这就要回去了。”王经理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。”张禹微笑。
隋唐大魔王全文阅读


    地都不是江灵地产的了,王经理自然不会逗留,这就离开。

    见他就这么走了,苑小小皱眉说道:“这人怎么这样呀,师父……真一分钱也不收呀,咱们昨晚可折腾了一宿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权当给自己干活了,这也是一种历练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真就是给自己干活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事,苑小小他们不知道。师父都这么说了,四个弟子也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让他们稍等,跟着进到自己的车内,随便让司机也出去抽根烟、透透气。

    他独自坐在车内,掏出手机,就要拨温琼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说来真巧,不等张禹拨号,他的手机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正是温琼打来的。张禹不由得一笑,直接接听,笑着说道:“这可真巧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猴崽子,什么巧呀?”电话里响起温琼笑盈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刚想给阿姨打电话,不想阿姨的电话就来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呀,找我什么事?”温琼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咱俩的事儿应该一样。我就是想问问阿姨,是不是青松集那块地的事情已经搞定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猴崽子,消息可真灵通啊。”温琼也是笑着说道:“这许灵阳的办事效率可真高,我昨天让人跟他说的事情,他下午回去就给准备好了,看来是早就做好买地的准备了。今天早上,政府方面就对账目进行了审计,明明白白,没有问题,刚刚双方签字,正式回收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心中暗说,江灵地产的动作当然要快了,如果被政府方面得知问题的所在,那还回收个屁呀。好家伙,他们的动作是快了,看来就是坑我呗。

    张禹试探性地问道:“阿姨,在回收这块地之前,您有没有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温琼一愣,随即问道:“是不是存在什么问题?不会是你现账目上面,有弄虚作假的。”

    温琼何等聪明,马上意识到有问题。正常的土地回收工作,不能进行的这么快。昨天谈,今天就完成,效率也太高了。但当时的账目,她也都过目了一下,而且好些个单位签字,要是出了问题,她直接就能追责,砸了这些人的饭碗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没有多想。现在张禹这么一问,确实让她觉得有点不妥。

    “账目有没有问题,这个我不知道,属于你们政府的事儿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账目没问题的话,那还有什么问题呀……我谅他也不敢弄虚作假,欺瞒政府!”温琼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看来您是真不知道了。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赶紧说!急死我了!”温琼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块地……”张禹当即将工地因为死人,施工停滞的事情,简单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讲述,温琼登时就懵了,“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不过,现在想要退掉,恐怕不方便,以你的本事,能不能自行解决……算是阿姨,这次亏待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既然这么说,温琼相信不是假的,确实是有问题。可是这种事,摆不上台面,政府宣传无神论,总不能自己再拿封建迷信来压人吧。所以,合同已经签了,政府想要单方面撕毁的话,以土地死人为名,是根本不妥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觉得有点愧对张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