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95章 三星观

第1095章 三星观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迷迷糊糊的,就听到了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已然是艳阳高照,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,射入房间。

    他下床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,一看来电显示,是张清风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可能是有所现,张禹马上接听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,师父,有消息了。”电话里响起张清风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不久前,王经理去各个施工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,结果得到了一个线索,在马四镇这里有个道观,名叫三星观。当时是被强迁的,如果说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,恐怕就只有这里了。”张清风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星观……”张禹沉吟一声,跟着说道:“现在道观的人在哪里,咱们这就去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在什么地方,我还不知道。师父,我这就让王经理去联系,应该有登记,能够找到。”张清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出去,前往马四镇。有什么消息,马上给我连电话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张清风点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简单的洗漱一番,便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下楼吃早饭,不想在路过杨颖房门的时候,小丫头就跑了出来,向他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其实也难怪,昨晚车都开回来了,结果人却跑到了对面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作为未婚妻,怎么也得问一问。

    张禹少不得要哄着丫头一番,抱住亲了好几口,方彤倒也好哄,只要被张禹抱住,马上就老实了。二人一起下楼吃了早饭,张禹还喂了她好几口,让小丫头喜笑颜开,这才出门。

    坐上大奔,张清风又来了电话,表示已经联系上了三星观的人。三星观已经搬到距离马四镇能有六七里地的城乡结合部。

    张禹让张清风先去一趟,把地址确定,他这就赶过去。

    镇东区到马四镇的城乡结合部这边,工厂比较多。但都是一些小型的工厂,有的都已经不生产了,但还扔在那里,没有拆迁。

    这也是国内的一种常情,拆民宅容易,拆工厂费劲。再破的工厂,面积也大,效益好的,想要拆掉,给的补偿起码得够再建一个工厂吧。效益不好的,赶上是那种当年的民营企业解体,工人下岗,拖欠大量工资的,你要想拆它,就得把工人下岗拖欠的钱给补上。哪有开商那么s13,这种地皮,能不要的话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城乡结合部这里,也有一些民宅小院,受了这些工厂的拖累,无法一并拆迁。

    张禹的大奔来到一处小院之前,张清风和王经理等人都已经到了。见面之后打了招呼,张清风告诉张禹,三星观的人都搬到这个院子里了。

    这小院着实不怎么样,就是个普通民宅,还有点破落。

    进到院中,里面有八个道士,一个中年道士,穿着一身整洁的道袍,显然是这里说的算的。张禹见到这位,觉得有一点眼熟,好像曾经见过,就是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想,中年道士认出了张禹,上前打了揖手,“无量天尊
始皇驾到无弹窗
,张道友大驾光临,未曾远迎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张禹没想到,自己还有点名头,他面带微笑,马上回礼,“无量天尊,道兄有礼。今日冒昧登门,还请赎罪。”

    中年道士和张禹客气了好一会,道兄长,道友短,来回叫着。通过寒暄,张禹得知这位中年道士姓魏,是三星观的观主。

    魏道人将张禹请到厢房就坐,让弟子奉茶。其实这小院,也就三间房,一间正房供奉着三清,左右厢房就是魏道人和弟子们的住处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这个一个小院子里,也着实够寒酸的。可作为房地产开商,张禹清楚的很,像一般的道观,只要在规划范围之内,说拆就拆了,待遇和民宅一样。

    厂房工人多,要不还涉及到抵押贷款,开商不敢轻易动手,万一人家用厂房抵押了几千万,你给拆了的话,开商得跟银行交涉。

    道观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客气了几句,魏道人微笑着说道:“小观简陋,不想张道友大驾光临,实不知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张禹是道教协会副会长,突兀到来,对方早就想问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禹已经观察这个魏道人有好一阵子了,根本没看出来面前这位老兄有什么修为。

    如果说青松集的麻烦事魏道人搞出来,打死张禹都不信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淡定一笑,说道:“魏道兄,我听闻三星观是在青松集,此番为何迁到这里呀?”

    这话实在不是好话,多少有点奚落人的意思。但张禹明白,想要确定工地的事情是否跟三星观有关,就得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果然,魏道人的脸色难看下来,说道:“张道友,小庙微薄寒酸,实在有违您屈尊降贵。若是张道友此来就是说这个,那大可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不禁暗自唏嘘,这位老兄的脾气不小,就算没啥本事,还有一副傲骨。

    张禹肃然起敬,平和地说道:“道兄误会了,我听闻开商有强迁行径,这才特地前来。若道兄有何困难,大可直说。”

    魏道人摇头苦笑一声,说道:“官司已经打完了,法院也都判了,按照政府的拆迁补偿进行赔偿。无当道观的名头,张道友的声威,我清楚得很。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是将张禹一军,如果张禹想要帮他讨回道观,他肯定是欢迎之至。但人家也不是傻子,三星观就是个小道观,劳动堂堂道教协会副会长,显然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张禹打了个哈哈,故意说道:“不就是重建三星观么,我无当道观愿意助道兄一臂之力。但是……如果道兄愿意,不如归附我无当道观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也是试探,意思也明白,希望对方成为无当道观的子孙庙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认识他,那三星观显然是道教协会挂名的道派。上官宁曾经告诉过他,如果有机会的话,可以拉一些子孙庙。

    “听张道友的意思,你们无当道观是想让我们三星观成为子孙庙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魏道人说到此,不由得不屑地笑了起来,他接着又道:“我三星观开山祖师爷,曾经在此降服九尾狐,道法无边!想让我三星观充当子孙庙,张道友多此一举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