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90章 感觉

第1090章 感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孟星儿没由来的伤感,着实叫张禹疑惑。可这种情况,他也解释不清楚。自己已经用心眼查看过孟星儿的身体,如果说像上次温琼那样,被什么东西上了身,马上就能现。

    现在的孟星儿,跟之前的孟星儿相比,简直是大不一样。虽然还是狐媚的模样,但那妩媚之气无形中因为太过伤感,竟然消褪不少。

    茫然间,好似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张禹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,索性先仔细端量起周边的一切。很快,张禹可以认定,这里没有什么风水布局,跟张清风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凭着过人的六识,他能感觉到,这里有一股诡异氛围。

    放眼朝工地内瞧去,有已经起来的高楼,还有正在打地基的所在。就跟普通的工地,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他抬起右手,用牙齿咬破中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眼前登时气流变幻,出现的场景,让张禹吓了一跳。好家伙,放眼都是暗红色的气流。

    怨念!

    这是代表着怨念的暗红色气流。

    如果有冤死之色,在临死之前,大多会产生怨气,如果周边有煞气,怨气会弥留很久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怨念,却是范围极广,一眼都望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以往也不是没见过怨气,但这样的怨气,他是从来没见过。如果说是有冤死之人,那得有多少。

    孟星儿站在张禹身边,看到张禹异常的举动,她好奇地问道:“你在做什么,有什么现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中,没有了先前的妩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他有心寻找这怨气的根源,奈何怨气弥漫的距离实在太广,夜色之中,好像周边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张禹只好闭上眼睛,平心静气,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火!

    一片火海!

    蓦地里,张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火海。火海之中,困着好些只狐狸。这些狐狸被大火包围,根本无力冲出火海。

    它们出阵阵哀鸣,似是绝望的哭泣,又似在求饶。

    终于,这些狐狸全部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画面在张禹的眼前消失不见,张禹也跟着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隐约猜到个大概,在眼前这个地方,当年应该烧死了好多狐狸。而这些怨气,应该就是那些狐狸弥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……”张禹随即嘀咕一声。如果说是那些狐狸弥留下来的,不说早就应该消散,就算是爆,也不应该这么巧,恰恰是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张禹认为,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测应该没错。肯定是有高手将狐狸死后留下的怨念给封印了起来,就埋在这里。施工的时候,不小心将封印的东西给打碎,这才放出了这些怨气。

    一个地方,一旦怨气过重,后果是很严重的。在怨气中的人,会遭到莫名其妙的报复,进而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想要化解这些怨气,并不容易,范围实在太广。最好的办法,还是找到释放出怨气的根源,然后或加以度,或者是强行破掉。

    但不管用什么法子,自己必须要找到怨气的根源。不将
绝品保镖帖吧
源头扑灭,那是不成的。而源头在什么地方,十有就是在工地之中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眼身边的孟星儿,此刻的孟星儿,竟然有些泪眼婆娑,他心下不忍,柔声说道:“星儿,我要进去看看,你留在外面别出什么事,不如开车先回去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孟星儿马上笃定地说道:“我不走!我要跟你一起进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进去干什么,有危险的!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有种感觉……我不会有事的……没人会伤害我……”孟星儿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有这种感觉?”张禹再次诧异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先前孟星儿就说过,感觉到这里有好多狐狸惨死。事实证明,孟星儿的感觉没错,张禹用心眼看的是也是这个。

    现在孟星儿又说,感觉到不会有人会伤害她,难道说,孟星儿跟这个地方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张禹疑惑地看着孟星儿,却又想不通这里有什么端倪。迟疑了一下,他隐约可以确定,孟星儿这次的感觉有可能没有错。既然孟星儿一心要进去,那不如两个人就一起进去瞧瞧,或许还真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时,孟星儿轻轻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真的能够感觉到,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我……连我都不知道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,咱俩一起进去。”张禹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但是,也不能马上就进去,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护身符递给孟星儿,“你把这个贴到身上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给自己准备了一张。

    孟星儿倒也听话,把符纸塞进内衣之中,张禹掏出1o8枚铜钱,旋即化作金钱剑。

    有金钱剑在手,他什么也不会畏惧,凭着这把剑,刀山火海都是敢闯的。

    他给孟星儿做了一个手势,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工地。

    刚进去的时候,因为有汽车的远光灯照明,一切都看的清楚。走着走着,光线就不是那么强了,全靠天上的星光。

    张禹的六识强过常人,看得远,听的也清楚。他小心翼翼,可是在工地里却没有什么现,除了阵阵凉风吹来,就剩下那狐狸的哀鸣了。

    到处的哀鸣声都是一样大的,分不清来源在何处。张禹还开着天眼,能够看到怨气的气流。气流也是相当的平稳,分不出哪重哪轻。

    黑夜中的工地,有些萧瑟。二人慢慢走了能有半个小时,回头望去,早已看不到工地的入口。

    张清风曾告诉张禹,当时进工地之后就遇到了危险,差点被楼上掉下来的钢筋扎死,而且这里,还会有砖头落下来伤人。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张禹和孟星儿走了这么久,也没有任何危险,难道正如孟星儿所言,不会有人伤害她?

    张禹左顾右盼,寻找着线索,突然间,他现身边孟星儿的呼吸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孟星儿的呼吸很快,又急又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张禹忙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难受呀……心跳好快……身上好是燥热……”孟星儿喘息地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看向张禹。张禹也看向她,此刻一看到孟星儿的模样,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