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79章 夜半狐狸叫

第1079章 夜半狐狸叫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在温琼的劝说,张禹决定暂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要求那五个球员和教练,自己解约。

    当然,这笔帐是必须要算的。只是现在不合适,俗话说秋后算账,现在算账的话,麻烦也多。所以,张禹让彪哥把这几个小子全给记下来,等过段时间再一一收拾。这种事,就不用张禹再操心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那位金哨赵枫,张禹倒是没收拾他,可他却足够倒霉。原因这场比赛,赵枫下了重注,身边的一些亲戚朋友也都知道这事,跟着下了重注。

    赵枫的表弟,是个滥赌鬼,赌博输了不少钱。这个表弟也参加赌球,可作为金哨,赵枫也不敢场场瞎比吹,毕竟赛场之上也是有潜规则的。顶多是张禹的道观队,在足协没有背景,欺负也就欺负了。

    赵枫一年下来,也就做一两场比赛,那还是上下都通气,有目标让谁必输。这样的比赛,赵枫都敢下大注。赵枫的表弟,其实跟着赵枫赌球是赚钱的,奈何赵枫也不敢天天吹黑哨,而表弟却天天赌,多少钱也得输进去,结果是负债累累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,他表弟打算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反正有赵枫吹比赛,南都恒二肯定会赢。欠了一屁股债的老表,借了一大笔高利贷,押了南都恒二赢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在还不上钱的情况下,表弟找到赵枫,让赵枫赔钱。这种钱,赵枫能给他赔么,一来二去,竟然吵吵起来了。因为高利贷逼的紧,老表在和赵枫的争吵过程中,最终大打出手,失手将赵枫给打死了。不过这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    光明镇终究有点偏,当天去观看比赛的球迷们,想要当天回来,并不容易。特别是这场比赛踢了加时,又是点球大战,有些球迷干脆就不离开光明镇了,晚上就近找地方喝酒清楚,在镇上宾馆、酒店过夜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有的便到光明镇的售楼处瞧瞧。

    售楼处已经打出新的广告——学区房,地铁沿线,胜利之城,光明福地等等噱头。

    更是有人负责当托儿,帮忙造势,口号无非是这里的风水好,现在房价还低,才涨到75oo,再过几天,房价肯定还得涨,赶紧出手吧。

    光明镇不管怎么说,也是镇海市的房子,买了之后,就能上镇海市的户口。孩子上学什么的,都要比别的地方好,此时不出手等待何时。

    事实正应了当初潘重海的预料,光明镇的房子又迎来了一个销售高峰。短短几天,竟然一下子卖出去半数的房子,所剩已然不多。

    按照潘重海的说法,张禹准备缓些天继续涨价,将剩余的房子给卖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已经买了房子的人,一听说这里的房价还会涨,各个都欢欣鼓舞。买房的人不就是这样么,没买的时候,都盼着房价低点,当你入手了之后,那就不会再盼着房价跌了,而是盼着房价涨。

    开商就是利用这种心理搞销售,而且是万试万灵。

    要不然可以去试试,就是普通的打工族也好,如果他已经按揭买房了,你问他希不希望房价跌,他肯定告诉你不希望。

    孟星儿也履行承诺,镇海一花开始了迁移主场的工作。镇东区内本来就有现成的球场,以前镇海鑫鑫留下来的
灵魂牧场sodu
,现在成为一花的新主场。

    镇东区迎来了第二支球队,这让镇东区的球迷们也是极为高兴,以前要大老远的去别的区看一花的比赛,现在终于可以在家门口看了。而且还有一支道观队,不少球迷都在期待道观队升之后的镇东德比。

    甚至,镇东区都有可能被建设成一个足球区。

    光明镇一带的建设,更是因为张禹那边区域的成功,进而被带动起来。形成一派蒸蒸日上的气势。

    张禹本来想给自己放几天假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这段时间可没少折腾,陪陪夏月婵,也陪陪方丫头。

    江灵地产集团。

    董事长办公室内,集团老板许灵阳正愁眉不展地坐在老板台后。

    最近的情况很不顺利,让他的头都大了,颇有一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先是付森博的死,他是付森博那条线上的房地产商人,马四镇一带的项目,少不得要参与其中,支持付森博。虽说没有太大的经济往来,可是付森博死了,对于他来说,势必会有一定的影响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花钱拿了地,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,马四镇这里就是一潭死水,怎么干怎么赔。就算是可以把地抵押给银行,贷到一笔钱,可若想拿到后续的贷款,地上也得有建筑物吧。

    第二个麻烦就出在这里,先前他的地皮上,并没有什么问题。那就在最近,晚上突然闹出了狐狸叫,最为要命的是,白日里的施工,竟然有工人莫名其妙的死亡。不是坠楼而死,就是被上面落下的砖头砸死。

    一连死了三个,结合晚上的狐狸叫,已经没人敢到工地干活了。

    工地若是停工,拆迁户的回迁问题就难以解决了,另外还掏了不少动迁补偿款。到时候怎么办呀?除非自己不想玩了,把地还给政府,另请高明。可是,他还想在这行混呢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许灵阳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从外面进来三个中年人,“老板。”“老板。”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坐!”许灵阳指了指一边的沙,跟着问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三个中年人先后坐下,坐在最前面的是施工部经理,他小心地说道:“不太好,各个施工队都说不敢开工。工头们倒是想尽快施工,可是那些工人不敢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完,坐在他下手的集团办公室主任说道:“我这边已经请了第四位风水师去看过了,还给摆了阵法。可是昨天晚上,还是有狐狸叫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们的说法,那就没法继续开工了呗。”许灵阳的脸色越的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这两位,低着头谁也不出声,倒是第三个,营销部经理说道:“老板,马四镇这一带,自从付森博死后,显然是没有了半点潜力,即便是咱们按照计划建成,也不过是能从银行拿到一笔贷款,房子几乎是没有销路的。就算都是银行的钱,没有太大的损失,但多少也得搭进去一笔工资费用吧。这对咱们来说,实在是太不划算了。当初跟咱们一起竞标的工资,都在想办法将土地转让出去,以咱们现在的状况,不如干脆把地给卖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