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53章 愿赌服输

第1053章 愿赌服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行行行,算我服了你了,你想问什么吧......”张禹仍然趴在地上,说话的声音,多少有点大喘气。

    他嘴上说是服了,那听那意思,显然也是不服的。

    就算当时自己也做不了多少个了,可他清楚,潘云应该也撑不住了。只是他没想到,潘云在做俯卧撑的时候,竟然也能耍诈。这个女人,看起来很正直,没有什么外心眼,看来自己还是被外表给蒙蔽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一定要问的......咱们玩的是真心话大冒险,你肚子里的那点秘密,应该已经被我掏空了,所以这次,我不罚你真心话,罚你大冒险......”潘云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冒险......怎么罚呀?”张禹心中暗自打鼓,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能斗量,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。很简单的。”潘云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简单?”张禹多少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很简单,我不会为难你的。”潘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说吧。”张禹说完,鼓起了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让你学蛤蟆。”潘云看着张禹委屈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张禹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潘云抿嘴偷笑,跟着说道:“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挺狡猾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狡猾......”张禹故作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叫兵不厌诈。”潘云得意地抬腿踢了张禹的肩膀一下,又笑着说道:“我一个女生,跟你一个龙精虎猛的男生比俯卧撑,本来就有点吃亏,要是不动点脑子,搞不好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见你把自己当女生呀......你不是说男人都不是你对手吧......”张禹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普通的男人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了,可是你不是普通的男人呀。我们警察办案,那也不是蛮干的,一般都是先考虑如何智取,智取不成才强攻的。”潘云再次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横竖都是你有理......赶紧说吧,要罚我做什么,我愿赌服输......然后咱俩再比一次......”张禹已经拿定主意,必须得赢潘云一次,省的这丫头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“我的惩罚很简单,你上次不是跟你朋友玩做俯卧撑么,就是在她的身上......”说到这里,本就满头大汗,双颊潮红的潘云,脸上更红,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,她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现在我罚你这个......你把我当成你那个朋友......在我身上做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的嘴巴张的老大,觉得眼前有点晕啊,他急切地说道:“潘云......这个不太好吧......能不能换一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换一个?你还有别的好玩的......”潘云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心中暗说,倒是还有仰卧起坐,但这个更不成了。他直个皱眉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刚刚可是你说的......你在你朋友身上都能做,我也想感受一下......咱俩也是好朋友吧......”潘云撅着小嘴,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她的芳心乱窜,小心肝仿佛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女
华娱之闪耀巨星笔趣阁
人躺在下面,男人趴在上面做俯卧撑,想到那个姿势,都让人紧张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潘云,心中除了紧张之外,还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过愿赌服输......可是这个......真的不太好吧......”张禹皱眉呀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太好的,我就要试试......”潘云任性地说道:“你赶紧起来,咱俩这就开始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不禁想起那天晚上张禹吸她那里的一幕。自己养了多年的大白兔都被这家伙给吃了,现在就算做俯卧撑,又能如何。凭什么你就能跟别的女人做,不能跟我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来......”张禹撑起了身子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要做!”潘云倔强地说道。

    若说任性、倔强,每个女生多多少少都有一些。潘云十分懂事,平日里很识大体。可若说任性、倔强,只怕也是数一数二的。如果她钻起牛角尖来,谁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铁了心想要试试,那真是任谁也拉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你别后悔!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!你赶紧的!愿赌服输!”潘云也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,她又强调了一番愿赌服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我反正不吃亏。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吃过亏,都是占便宜......”潘云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尴尬一笑,他也想了起来,上次以解毒的名义,没干啥好事。

    眼下的潘云,嫩面火红,头上身上都是汗水,令小背心紧紧贴在身上。那一对的亮点,也是相当的明显。

    张禹只看了这么一眼,敏锐的潘云就有所觉察,她低头瞧了一眼,双颊火烫,却故意不屑地说道:“又不是没看过,赶紧的吧!反正便宜都让你占得差不多了,今天我就得好好的修理一下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平躺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到底怎么做,她也不太清楚,这得等张禹来指挥。

    张禹也看出来了,潘云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。至于潘云到底是什么用意,张禹也有点摸不准。但他清楚,潘云是真的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可潘云终究和鲍佳音、夏月婵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温琼今天的话,也难免让人胡思乱想,就好像温琼知道今晚将要生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知女莫若母,温琼对自己的女儿太了解了。温琼当年能够为了家里,咬牙做出让步,但她清楚,自己的这个女儿绝不会做出半点让步,性子比她还要刚烈。

    想要温琼的话,又看了看此刻认真的潘云,张禹干脆把心一横,但他还是尴尬,凑到潘云身边之后,说道:“那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?”潘云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听你的......不就是大冒险么......你都不怕,我怕什么......”张禹故意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怎么做?”潘云撅起嘴巴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擦口红,薄薄的嘴唇呈现着天然的淡红色,此刻沾满了汗水,显得晶莹诱惑。

    “你把腿分开......我那个啥......在中间做......”说这话的时候,张禹都脸红。

    他都纳闷,鲍佳音是怎么想出来这种鬼花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