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48章 刀法

第1048章 刀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潘云直接出了白队的办公室,跟着便离开警局,前往区领导大院,母亲所居住的小楼。

    她没有去找6维臣去说这事,因为她也清楚,这事跟6维臣没有半毛钱关系。自己现在去找6维臣,那是在为难人家,让人家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解铃还需系铃人,所以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去找母亲谈这事。

    她来到母亲家的时候,已经快五点了。保姆见她到来,自然热情的接待,保姆看的出来,潘云的心情似乎很不好,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像是谁欠了她好几百万一样。

    等潘云在大客厅坐下,保姆接着给潘云沏茶的机会,进到厨房之后,就掏出手机,拨了温琼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区长......潘小姐来了......看她的样子,好像是很生气,正等您回来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温琼说完这话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此刻的温琼,正站在办公室内,时间也差不多了,她打算这就下班回家。

    听说女儿气鼓鼓的到家了,温琼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这是宝贝闺女来找自己兴师问罪啊。

    温琼的消息何等灵通,她已经得知6维臣升任潘云去后勤保障科当科长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看来女儿应该很不满意,不想当这个科长,还想留在刑警队。

    温琼隐隐意识到,如果自己现在回家,母女俩势必大吵一架。以前她就不希望女儿当警察,干什么不行呀,偏的当警察。现在已经是退让了,可以留在警队,但不能当刑警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跟女儿吵架,琢磨了一下,便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了张禹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猴崽子,干什么呢?”温琼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在公司呢,正打算下班,有什么指示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云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,所以我想......你能不能去开解开解她......”温琼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潘云怎么了?”张禹纳闷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工作上的问题,听说是被调职提干,具体怎么回事,我也不太清楚。你约她吃顿饭,聊聊天,帮我开解开解她......好不好......”温琼这次慈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就给她打电话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真明白,调职提干,温琼一个大区长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回事,可能么?

    现在的张禹,正坐在办公室的大沙上,挂了电话,他伸了个拦腰,跟着就打算拨潘云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可是,他犹豫了一下,自己约潘云吃饭,这话该怎么说呢?

    今天的张禹跟当初刚到镇海市可不一样了,他能够预见到问题的所在,潘云的心情肯定不好,以潘云的刚烈性格,搞不好母女俩之间还得吵一架,也不知眼下是否吵过了。

    想要这一点,张禹马上拨了潘云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潘云还算平静的声音,“喂,张禹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你在干什么呢?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妈家,等我妈下班呢,你呢?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没啥事,寻思着约你吃个便饭,聊聊天......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约我吃饭.....
报行天下笔趣阁
.”潘云先是心头一颤,但凭着敏锐的嗅觉,她隐隐意识到不太对劲。正常情况下,张禹不会主动约她吃饭,这里面必然有问题。于是,潘云说道:“我找我妈有点事,要不然,你来我妈家吧......在这里做点家常饭菜......对了,我可以切菜......”

    对于张禹的邀约,潘云还真不舍得直接拒绝,最终拿出一个折衷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来,张禹更能确定自己刚刚的想法了。潘云看来是找温琼兴师问罪,温琼这都不敢回家了,生怕跟闺女吵架,才找他从中说和。

    昨晚张禹是在夏月婵那边睡的,今天已经答应小阿姨,晚上回家。不想出了这种问题,看来今晚是不能回家吃饭了。

    他给杨颖打了电话,汇报一声,跟着招呼了司机,前往区领导大院。

    半路之上,张禹给温琼打了电话,通知一声。温琼猜出女儿的心思,表示没有问题。可在张禹到了温琼家的时候,只看到潘云的车,并没有看到温琼的奥迪。

    由此不难看出,温琼这是等他先到。

    张禹进到小楼,潘云本来以为是母亲回来了,不想却是张禹先到。

    打了招呼,张禹马上笑着说道:“听说你在家练了刀法,表演一下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......”潘云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张禹脱掉外衣,两个人一起进到厨房。保姆本来是打算做饭的,在潘云接了张禹的电话之后,就给叫停了,只是把菜都给洗好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下厨房,潘云表演起刀功,看来那几天确实没白练,刀法可要比以前强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是切片切丝,那都叫一个快。不过,今天的她心里有事,总在琢磨母亲回来之后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张禹突然约她,是不是给母亲当说客。

    “哎呦......”蓦地里,一声痛呼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站在潘云身边的张禹一听到她的痛呼,马上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潘云的左手食指被锋利的菜刀割了一个口子,眼下不停地淌血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疼。”张禹连想都没想,就一把抓起潘云的左手,将手指含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潘云没有准备,刚想说我没事,不想张禹这么快,竟然已经将她的手指给送进嘴里了。

    她的双颊一烫,难为情地垂下头。她心中温暖,但小心肝却又不由自主地乱颤。

    张禹吸了几口,随即看到潘云此刻的样子,张禹的心头也是一颤,自己刚刚的动作是不是太快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,他将潘云的手指给拿了出来,有点尴尬地说道:“那个......我刚刚有点急......你没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......”潘云垂着头,红着脸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的右手竟然不自觉地拽住了自己的衣角。看她的模样,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创可贴么......我帮你贴上......”张禹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在哪......就是割了一下,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......”潘云仍是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别切菜了,我来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