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40章 重启谈判

第1040章 重启谈判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夏日里,阳光明媚。中午时分,强烈的阳光透入窗帘,射入潘云的卧室之中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潘云,幽幽地睁开眼睛。昨天晚上,睡前美美地吃了一顿,张禹又给她按摩头部,让她睡的特别香甜。

    她先是看了眼天花板,跟着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,不知为何,她下意识地看了眼枕边。当现旁边空无一人,她不禁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看到床下的衣柜门那里,靠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张禹靠在那里,眼睛闭着,正在大睡。一看到这个男人靠在这个位置,潘云的心头就是一颤。作为警察,潘云的洞察力很强,她马上猜出了张禹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担心睡着之后,她生危险,所以才故意挡在那里。因为潘云在跳楼前,是要穿红衣服的,挡在衣柜门口,她如果起来穿衣服,必然会惊动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潘云的心中又是一阵温暖,可以说,这一生能有一个这样体贴的男人,是何等幸福的事儿,夫复何求。

    “臭家伙,你都要结婚了......为什么对我这么好......”潘云抽了抽鼻子,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知道,张禹这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。可一桩小事,往往却能令人格外感动。

    女人都是感性动物,惊天动地的大事,哪能那么容易遇到。所以,经常是一件小事,就能让她们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而且,张禹让她感动的事情,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看着这个男人,心中再次百感交集。让她割舍这个男人,她隐隐意识到,自己真的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熟睡中的张禹一下子睁开眼睛,他跟着伸手从兜里掏出电话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是大彪哥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张禹有点好奇,马上接听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呀,我有个事向你汇报。”电话里响起彪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彪哥,什么事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萧丫头跟我说,东方家具城方面打算重启谈判,订在下午两点。她让我问你,你能不能到场?”大彪哥如此。

    “重启谈判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更加可以确定,对方看来真的是想要算计他。但现在,还没等百分百的确定,必须得等谈判结束之后再来确定。于是,张禹说道:“好,我一定准时到。”

    “成,那我等下就跟萧丫头说一声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......”张禹突然反应过来,急切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弟,怎么了?”彪哥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,她怎么让你通知我,不是亲自打电话通知我......”张禹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,萧洁洁随手打个电话就完事了,为什么要让彪哥传话呢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呀......”彪哥苦哈哈地说道:“你们俩之间的事儿,我哪清楚......女人心海底针,要不然你问她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没事了......你跟她说一声吧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马上现,床上的潘云已经睁开眼睛,正侧身躺着,朝他这边望来。
卡拉迪亚的世界sodu


    “你醒了,不好意思,刚刚的电话打扰你了......”张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电话响之前我就行了,在床上懒一会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打扰你就好......”张禹说着,看了眼时间,说道:“这都中午了,我公司有事,等下就得走......我先做点饭,吃完之后我就走......昨晚你睡得挺好吧,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站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嗯,睡的很香......谢谢你了......”潘云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跟我客气什么,你再懒一会,我这就去弄饭。”张禹言罢,便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说实话,潘云家的菜实在不多,就西红柿和黄瓜。张禹洗了把脸,考虑到不能再吃挂面了,烙了十几张懒汉饼,又做了一个西红柿瓜片鸡蛋汤。

    潘云吃的津津有味,二人吃饱之后,张禹告辞,潘云就算难舍,但也没有留他。不过,在张禹离开之后,潘云似乎也不愿意一个人留在家里,干脆前去上班。

    镇海市廉政督察局。

    六号会客室,又被称为喝茶室。通常被请到这里喝茶的,都是有点问题,但是问题又不明显,只是例行询问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副局长褚臻焕坐在一张沙上,旁边坐着两个办事员,负责录音,另外一个,则是拿着笔和本。

    在褚臻焕的对面,坐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,正是戚武耀。

    “戚先生,你前几天在兴业矿产集团的拍卖会上以两亿的价格购买了一个金矿,不知道对于此事,你有什么说法。”褚臻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褚局长......你开什么玩笑啊......”戚武耀急忙委屈地说道:“我是拍下来一个矿山,可那是铜矿,根本不是金矿......”

    “据我们廉政督察局调查,那个矿山根本不是铜矿,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金矿。兴业矿产集团矿产勘查科的工作人员,当时在勘察之后,以金矿上报给集团董事长鲁浩瀚。然而,没过多久,鲁浩瀚却将这个金矿定义为铜矿,卖给了你们戚氏集团镇海投资公司。这里面,难道说没有问题吗?”褚臻焕盯着戚武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卖给我们呀,我们是通过拍卖招标拿下来的这个矿山。当时给招标的文件,写的就是铜矿,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金矿。褚局长,你可不能冤枉人呀......”戚武耀又满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金矿变铜矿,如果这里面没有什么问题,你认为可能吗?”褚臻焕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,你去找鲁浩瀚呀,找我有什么用,我哪知道。”戚武耀说完,摊开双手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鲁浩瀚已经跳楼自杀了,我再上哪找他。好......你说你不知情,那我问你,你拍下矿山之后,难道没有现那是金矿吗?”褚臻焕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褚局长,我也不瞒你。我当这个投资公司的经理,总共还没有十天呢,我上班第一天,收到的这个拍卖会的通知,然后就去参加投标了。投标之后,我就再没去过一天公司,都在黄金海岸度假,根本没有人跟我说过工作的事儿......你要是不信,你可以去黄金海岸查,顺便也打听打听我的为人,我是干活的人么......”戚武耀撇着嘴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