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37章 债主

第1037章 债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曹兴广,你刚刚想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潘云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想到什么......”曹兴广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你的身子,好像颤了一下,而且在脸上,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......你先前脸上一直都是痛苦的神色,被我们抓到之后,你可能也自知难逃制裁,所以也不怎么害怕......可就在刚刚,你的表情变了一下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!”潘云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也有些粗线条,可终究是个女人,还是一个警察,所以在察言观色的方面,十分的敏锐。

    经她这一提醒,张禹也想了起来,冷声说道:“你已经说了这么多了,我想就不差都说出来了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曹兴广苦笑一声,说道:“刚刚在说到她是个瞎子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就是那个故事......那个我讲了那么久的故事......先前我没有去联想什么,只是琢磨为什么有的人会死,有的人不会死......可就在刚刚,我意识到,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会不会是她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......教你讲这个故事的老太婆!”潘云惊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......”曹兴广无力地说道:“她的脸上有好多皱眉,却也掩饰不了上面的疤痕,由此可见,她曾经毁了容......她好像是瞎子,如果是这样的话,不就正跟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模一样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和潘云忍不住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由张禹问道:“你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..”曹兴广无力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她给你讲了这个故事,难道没告诉你结局?”张禹再次质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告诉我,她只是说,这个故事讲完了......”曹兴广说道。

    “讲完了......结局......”张禹看着潘云。

    潘云的脸上,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恐惧,她似乎隐隐听到了那个声音,你不是想要知道结局吗?

    “结局......”潘云紧张地沉吟一声,喃喃地说道:“结局难道就是男人将女人推下了楼......这、这怎么可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曹兴广听了这话,不由得一愣,好奇地问道:“你是说......故事的结局是男人把女人推下了楼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些死者的遭遇吗?”潘云狠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..我根本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突然跳楼......若不是一直这样,我都不敢相信......我、我也是为了自己,最后不得已......唉......”曹兴广无奈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曹兴广所做的一切,代表着人性自私的一面。

    在当时,他或许只是好奇,尝到了甜头之后,已然一步步地走进深渊。

    “那我来告诉你吧,我做了一个跟你那故事里一模一样的梦,在梦中,我被推下了楼......如果这就是故事的结局,那你故事里的女主人公,便是被她心爱的男人给推下了楼!”潘云正色且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会是这样......结局竟然是这个......”曹兴广
阴阳同修txt下载
勉强抬头看向天上的星空,他有些惆怅,又有些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男人......”潘云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如果说,那个老太婆真的是故事里的女主人公,那这个男主人公,实在是太过残忍、无情,简直连禽兽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会有这样的人吗?”张禹也在震惊,他无法相信,这个世上会有如此忘恩负义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当然会有......”曹兴广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会有这样的人?”张禹和潘云一同看向曹兴广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......我终于明白了......我讲了这么久的故事,今天才算明白,这个故事中隐藏的秘密......”曹兴广神色惨然。

    “隐藏的秘密,隐藏的什么秘密?”潘云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......女人在将视网膜给了男人之后,她不离开这个男人,两个人或许会有一个好的结局,男人应该一生一世都在报答这个女人,可惜的是......女人选择了默默付出,进而离开......男人一生都在背负着这笔债务,在遇到这个女人的第一刻,心中应该是感激、感动,可是跟着现,自己其实是碰到了债主......你还记得么,在故事中,女人曾经对男人说过一句话,她想要看到男人的模样......然而,男人并没有回答这句话,只是拿出了已经准备好的嫁衣......不难确定,女人的那一句感慨,在男人听来,其实是在逼债......男人不想还债,因为这笔债务没法还,也还不起......当一个人欠债太多,又还不起的时候,他考虑的已经不是还不还了,而是干脆再也不要见到债主......不难想象,这个男人应该有了相当的地位,他不能容许这个女人活着,一旦这件事传扬出去,对他的影响很大......所以......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曹兴广苦笑着说出心中的猜测,因为肚子上的痛楚,他的声音都变了调。

    夜色下,听着他的分析,潘云和张禹不禁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男人将女人推下楼,那女人应该死定了,为什么会没死呢......那个老太婆,真的会是女主人公么......”潘云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......可是,我隐隐意识到,她真的就是那个女主人公......”曹兴广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一个好人,而且也不会什么邪术,如果说她是女主人公,这个概率也太低了吧......”张禹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曹兴广苦笑,跟着说道:“好了......咱们不要再说这些了,我知道你的厉害了......我知道的,已经都说了,能不能不让我的肚子再疼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看在你还算老实的份上,我暂且饶过你。”张禹说完,直接念了解肚痛咒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曹兴广的肚子疼瞬间消失不见,这家伙不由得长吁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刚的感觉,真的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张禹,他现在是案子的重要证人,我要联系白队,把他带回去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又冲着狼狈不堪的曹兴广说道:“别说不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,等下跟着去警察局,把关于金矿变铜矿的事儿,都要如实交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