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35章 真相

第1035章 真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多数的人都不会死!

    听了这话,潘云和张禹都是一愣。  潘云是亲身经历,张禹是在楼下救的潘云,如果说大多数的人都不会死,那怎么就潘云该死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禹和潘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......这个问题,之前我也不太清楚......因为我先前给很多人讲过这个故事,结果死的也就那么一两个,只是由于后来死的多了,我才正视起这个问题......”曹兴广说话的时候,还要忍着肚子疼,明显是十分的艰难。他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在我研究之后现......这里面一共存在着三个问题......同样也是那个老太婆让我必须问对方的三个人问题......”

    “哪三个问题?”张禹和潘云又是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就是捐视网膜的那个问题。但凡说不捐的,都不会有事,即便是说捐的,好像也得是自真心,否则的话,也不会有事......第二个问题是,回想那个男人的样子,如果你想不起来了,好像也不会有什么问题......第三个问题是,是否愿意穿上嫁衣,如果不愿意的话,照样不会死掉......”曹兴广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我约了很多人出来吃饭、聊天......其实大多数,抱着的目的就是约炮,都能出来约炮了,那能有什么真情意呀......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真能心甘情愿捐出自己视网膜的人,简直是少之又少,有的甚至就是一时冲动......就好像今晚跟我那个啥的那个女人......我以前也给她讲过,不是好端端的么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曹兴广这番话,张禹不由自主地看向潘云。因为他知道,潘云梦中的人就是他张禹,也就是说,潘云当时的回答,是心甘情愿,愿意把视网膜捐给张禹。

    潘云站在他的身侧,见张禹看过来,不由得低下头去。她的芳心乱窜,很明显,自己的一番心意,也在曹兴广的这番话中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看向曹兴广,说道:“照你这么说,但凡会死的女人,都是有情有义的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是这样......”曹兴广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大概已经知道了真相,先前还以为跟什么案,杀人灭口有关。此刻看来,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,曹兴广没有什么确切的目标,纯粹是为了一己之私。但凡死的,就能帮他变帅,变的充满吸引力;但凡没死的,进一步就能啪啪啪,还真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曹兴广,你害死的那十二个人,叫什么名字,你都能记住吧?”这次是潘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还能记住,再早的就记不住了......”曹兴广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一个叫吴昕然的,你应该不会陌生吧?”潘云干脆直接进到正题。

    眼瞧着这个案子,好像是跟案没什么关系了,但潘云不甘心呀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单位的同事,不过接触的不多......”曹兴广说道。

    “接触的不多?骗谁呢?难道她不是你害死的?”潘云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从何说起呀......”曹兴广赶紧说道:“我可没给她讲过这个故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是跳楼死的,死
术士不朽txt下载
的时候,身上也穿着红色的外套,死状和其他被你害死的人一样......你说跟你没关系,糊弄谁呢?”潘云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真的假的......”曹兴广诧异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!实话告诉你吧,我是警察!今天约你,就是找你查吴昕然的死因的!”潘云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警察?”曹兴广大骇。

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原本没有半点问题的事情,竟然还会被警察给盯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警察,能找上你吗?先如实交代!”潘云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可冤枉呀......我光听说吴昕然死了......可没听说她还是穿红色衣服死的......”曹兴广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忙着解释,我们警方要是能没有点资料,能找上你吗?”潘云恨恨地说道:“你们俩是不是微信好友,你还约过她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是加了她微信,还约她出来,可问题是她没出来......而且还把我给拉进黑名单了......”曹兴广说道。

    从警方先前掌握的线索来看,曹兴广确实是被吴昕然给拉进黑名单了,警方是通过技术恢复,才找出来的曹兴广与吴昕然有联络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她为什么把你拉进黑名单呀?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她在听说我也是兴业矿产集团的人之后,突然就给我拉黑了......具体原因,我也不敢确定......”曹兴广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的说法,她的死跟你无关了?”潘云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关系了......我都认了十二条人命了......难道还差她一个......”曹兴广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云一想也是,曹兴广都已经认账了,多一个少一个,对于曹兴广来说,其实没有什么影响。就好像杀人一样,杀一个是死刑,杀十个也是死刑,曹兴广都认了十二个了,真不差再认一个。

    潘云看向张禹,张禹也看向她,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两个人还是相当默契的。

    二人几乎可以肯定,曹兴广没有撒谎,吴昕然应该不是曹兴广干掉的。当然,吴昕然的死也不可能是偶然,十有是被兴业矿产集团的高层给灭口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廉政督察局找不到杀人的线索,碰巧吴昕然的死状又跟最近的那些跳楼自杀的案子有些相同,所以才被并案调查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是,杀人凶手也知道最近跳楼自杀的那些案子,所以才故意给吴昕然的身上穿了件红色的衣服,以求做到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问道:“吴昕然跟你是一个单位的,你们俩还是网友,在一起聊天......她突然就跳楼死了,这件事,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寻常呀......比如说,她有没有跳楼自杀的动机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呀......”曹兴广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什么都不知道,那也成,我就直接送你一程......毕竟法院办不了你,我们道教协会只能动用家法......不过,你得死状,只怕会惨一些,这也算是给那些死者报仇了......”张禹说完,直接念起了头痛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