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30章 潘云的心绪

第1030章 潘云的心绪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的话,让潘云的心中一暖,但她跟着又是一痛。因为张禹最后的一句话,说的是“我的朋友”。

    潘云冷静了一下,说道:“张禹,在案情上,我们警方没有证据,总不能说......我因为做了个梦,跳了楼,就说曹兴广以此害人吧......这种事,是根本没法起诉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旁门左道,妖术害人!你们警方不方便抓他,我方便!”张禹认真地说道:“潘云,这人是要杀了你,搞不好还是已经知道你警察的身份,才故意这么做的!这笔帐我若是不给你讨回来,那还算什么......朋友!你告诉我,他家住在什么地方,我现在就去找他!我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遇到这种事情,我自然要出手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这案子真的牵扯很大,搞不好会动一而牵全身......”潘云既是感动,又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一个用妖术害人的案子吗?有什么牵扯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,我也不太清楚......但是这个案子,廉政督察局的褚局长亲自出面,他是负责渎职的,所以我们队长认为,这个案子可能涉及到兴业矿产集团的行为......所以,我们必须要慎重......”潘云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!就去抓人好了!磨磨蹭蹭的做什么,还连累你差点搭上性命!”张禹咬牙。

    “抓人......你当说抓就抓呀......兴业矿产集团是在镇南区,而且又是副厅级国企,我们镇东区的警方根本无权去抓,即便是镇南区的警察,也没有这个权力。一来得上报,二来得证据确凿......如果你现在把曹兴广给收拾了,那一旦引起兴业集团的分子的警觉,携款潜逃,那就会因小失大......”潘云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这事是褚叔叔跟你们说的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褚臻焕,张禹还是相当感激的。即便自己曾经治好了禇老爷子,褚臻焕帮他是报恩,但对张禹这个人来说,他是不会去计较自己给别人什么帮助,只会记得什么人帮过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们队长猜的......”潘云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没跟你们说呀,既然没说,也许你们猜错了呢!这笔帐,我一定得跟那个姓曹的算!不仅为你,也是为了其他的人!”张禹也是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潘云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担心的!”张禹说道:“要不然,先把白队找来,把这件事跟他说一下!”

    “白队......”见张禹这么说,潘云琢磨了一下,觉得有些道理,这种事,还真需要跟上级领导汇报一下。于是潘云点头说道:“那也行,我给白队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咬了咬嘴唇,像是要跟张禹说什么,却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二人从卫生间内出来,又来到潘云的卧室,窗户是敞开的。

    潘云拿手机给白队打电话,张禹则是慢步来到窗边,向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眼下天色已黑,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况。如此高楼,潘云若是掉下去,后果可想而知,必然会跟那天看到的王丽
王爷,套路深!笔趣阁
媛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都不禁有些后怕,幸亏自己那天给她们买了同心锁,潘云也戴在身上,要不然的话,纵使自己的天大的本事,也不本事让潘云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张禹在心中骂了一句,“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?敢对我的朋友下手,我就一定要让你加倍奉还!”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暴力主意者,就好像当初对待王国柱的事情,他从来没有说直接出手杀人。可是,如果对方使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的朋友、亲人,那张禹也只能以牙还牙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你会邪术就了不起,老子的道术也不是吃干饭的!咱们不妨就较量较量,看谁的实力更强!

    潘云打完了电话,不由自主地看向站在窗前的张禹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还在心有余悸,真的是太险了。在这个危险关头,是这个男人救了她,保护着她。就在刚刚,还执意要替她出头。

    她不禁有些伤感,如果张禹没有女朋友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不自觉间,潘云想到了母亲的那句话,像张禹这样优秀的男人,你能看好他,其他的女人同样也会看中。就如同好女人一样,追求者同样也多。

    想到两个人的相识,是在张禹打架斗殴的时候,张禹还说她有血光之灾。结果可好,很快就应验了,好在也是这个男人的及时出现,否则的话,自己的命就交代了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交集,从相识到相知,再到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,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潘云很是伤感,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跟这个男人表明心迹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......”这时,张禹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......”潘云马上收回思绪。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安全了,我刚刚看了你的面色,印堂不在黑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点了点头,坐到床上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还真是溜号溜大了,连张禹给自己相面,自己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张禹过去开门,先是问了一声,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是我......”外面响起白队的声音,他随口说了一句之后,似乎反应过来什么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张禹直接开门,“白队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”白队的脸上露出微笑,跟着朝玄关内瞧了一眼。像是在说,你们俩展到什么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白队,你来了,快点进来坐。”刚巧,潘云走了过来,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队进门,三人一起到大客厅就坐。

    潘云连倒水的事儿都给忘了,张禹更是直奔主题,“白队,刚刚潘云差点丢掉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队大吃一惊,急忙看向潘云,关切地说道:“小潘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从我家窗户掉了下去,幸亏张禹救了我......”潘云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你家......”白队大骇,随即惊道:“十楼......”

    “白队,别光吃惊,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么。咱们还是先说正事。”张禹又是直截了当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