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26章 故事

第1026章 故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戚桐伟就算心中有气,却也没有办法。也是自己不知道情况,要不然不会有这样的纰漏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生了,张禹肯定是起疑了,想要将事情办成,显然不会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就这么放弃,戚桐伟显然是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略一琢磨,他扫了一眼,在座的三位,说道:“现在张禹不答应分期付款,你们看能不能这样,一次性将款项结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诗文镜第一个说道:“我们东方家具集团在镇南区已经有了家具城,在别的区,也都有店面,如果说在镇东区再投入一个家具城,只怕有些多余。戚先生,你答应我们,出两个亿就行,现在一下子出最少八个亿,家里那边,不知道能不能说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本泽马在他说完之后,马上说道:“戚先生,我们弗伦集团在镇东区已经开设了酒店,如果再开一个,竞争实在太强烈,收益恐怕无法保证!这件事,我实在没法做主。”

    龙华池倒是说道:“戚叔叔,我这边倒是可以跟家里商量一下,可是......你得保证一定能行呀?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好了......”戚桐伟郑重地说道:“我有百分百的把握,保证你们利益不会受到任何损失。无当集团的双倍赔偿,一定能够拿到手。即便到头来有什么问题,你们拿到酒店、家具城和珠宝公司大厦也不见得会亏。实在不行的话,我可以适当的给你们补贴一些,你们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家里说一声。”诗文镜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得商量一下。”“我也是。”本泽马和龙华池都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一笔投资,他们根本做不了主。饶是龙华池再想找张禹报仇,可他自己也拿不出这么大的一笔钱,一切都得向家里要钱。

    戚桐伟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也没错,你们先回去商量一下,我也会打电话沟通的。”

    万岛咖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8号桌那里,响起潘云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她笑的前仰后合,而且是自内心,并非做作。实在是曹兴广讲的笑话太有趣了,让人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笑了一会,潘云才道:“你这网名起的是一点也没错......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她明显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人么,其实每天都应该笑......我再给你讲个故事......”曹兴广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潘云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对恋人......”曹兴广当即又开始讲起了故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爱情故事,说的是一对男女的之间的感情。两个人的感情很好,可有一天,两个人出了车祸,男人视网膜损伤,什么也看不到了,而女人毁了容。

    男人很想再看到天上的星星,很想再看到女人的模样,这让女人十分的痛苦。终于,女人下定了决定,将自己的视网膜捐给了男人,而她因为不愿让男人看到自己毁容的一面,选择离开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曹兴广在讲述的时候,声音十分的生动,可谓是
超级传功帖吧
绘声绘色。听到这里,潘云都不禁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看到潘云这般,曹兴广温和地问道:“如果你是那个女人,你心爱的男人生了这种事,你愿意将你的视网膜捐给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潘云愣了一下,跟着不由得想起张禹,如果说,张禹生了这种事情,自己愿意吗?

    她只考虑了一秒钟,就说道:“我愿意......”

    “男人需找了女人一年,始终没有找到,后来他遇到了一个有钱的女人,这个有钱的女人喜欢上了这个男人,并对他展开追求。男人因为找不到自己的女朋友,最终答应了有钱女人,两个人结婚了,从此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”曹兴广又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潘云忍不住问道:“那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女人独自离开了那个城市,可由于双目失明,生活自然难以为继。她过着十分贫苦的生活,有的时候,甚至连饭都吃不上。几年之后,男人在去外地出差的时候,竟然无意间遇到了那个女人。虽然多年不见,女人也毁了容,可男人却通过女人的声音认了出来。在他叫出女人的名字时,女人哭了,马上逃跑......”曹兴广慢慢地讲述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潘云见曹兴广停顿,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已经失明,这一着急,自然摔了一跤。男人将她扶了起来,紧紧地抱在怀里。他不要再让女人离开,他知道自己能够复明,全是因为这个女人。于是,他带着女人离开了,去了一个周边湖光山色,特别大的房子。他们不停地聊着,女人现在,很想看到男人的样子,可惜已经看不到了,只能去回忆......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曹兴广又顿了一下,才接着说道:“这个世上,很多面孔转眼就忘,哪怕是自己深爱的人,可能用不了多久都会忘怀,更不要说隔了这么多年。你闭上眼睛,试想一下,能想起他的模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潘云不自觉闭上眼睛,尝试着去想张禹的模样。很快,张禹的模样就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,是那样的清晰。

    她可以肯定,自己很难忘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想起了男人当年的模样,但她不知道男人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。她跟男人说,自己真的好想再看看你。”曹兴广声情并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男人怎么回答?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男人没有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从柜子里找出来一套嫁衣。这是自己当年准备的,他想着在找到女人时,给女人穿上,向女人求婚。此刻,他拿着嫁衣,来到女人的面前,真诚的对女人说,穿上嫁衣,嫁给我好吗?”曹兴广的声音很有磁性。

    “女人答应了吗?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答应了,在答应的时候,她已泪眼婆娑,哭的好像是一个泪人......”曹兴广看向潘云,突然问道:“如果换做是你,面对那为你准备多时的嫁衣,你会穿上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潘云眼角也淌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男人为女人穿上嫁衣,拉着她的手,朝窗边走去,看着那湖光山色......”曹兴广的脸上露出一丝伤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