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25章 之前你也没问我啊

第1025章 之前你也没问我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潘云和曹兴广聊了这么久,没有一点现,只是觉得对方很有趣。此刻听到曹兴广说要将故事,潘云微笑着说道:“你还会讲故事呢?”

    “我每天除了工作,就是看书,自然会讲故事了。”曹兴广也是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都看什么书呀?”潘云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的书很杂,什么笑话集呀,故事会呀,情感生活呀,网络小说也看,就像最近在追的驭房有术,可有意思了。”曹兴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涉猎这么广呀,怪不得名字里有个广字。那你想要给我讲个什么故事。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前呀,有一个人......”曹兴广直接就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当集团。

    二号会议室内,张禹和萧洁洁又在进行新一轮的谈判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跟东方家具城的人在谈,张禹的说法还是跟先前一样,如果出现问题,绝不可能一次性的偿还所有的赔偿。你们分期付款,我们也分期付款。你们那么大的公司,一年就能拿出两个亿给我们,我们公司也没有余量,一旦涉及到赔偿,充其量也是一年拿出两个亿。除非你们全款支付,那我们也全款赔偿。

    双方你来我往,对方的谈判代表说的话,张禹都觉得有点耳熟,先前的龙氏珠宝那位好像也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先前龙氏珠宝的说法是,我们有世界珠宝展览会,不能耽搁。眼前这位的说法是,我们有世界家具展销会。

    既然谈不拢,那张禹的态度就没别的了,抬屁股走人,老子不伺候了。

    谈完了这一家,还剩下一家弗伦酒店。送走了东方家具城的人,张禹又开始跟弗伦酒店的人谈判。

    真是有够巧的,对方的态度也是一样,张禹都觉得自己是在跟同一拨人谈判。弗伦酒店的说法是,他们要在这个时候举办世界食神大赛,所以不能影响到酒店完工的期限。

    张禹听了这话,都想抓起桌上的文件夹砸对方脸上去。

    谈判的结果,自然不必细说,张禹抬屁股走人,不跟对方谈了。

    萧洁洁也跟着他离开,一起来到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张禹,这三家咱们都不谈了?”在谈判的时候,萧洁洁没有出声,必须得维护董事长的尊严,同样也要维护男人的尊严。私下里没别人了,萧洁洁自然要问问。

    “不谈了。”张禹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“弗伦酒店是十五亿的投资,生意最大,咱们能在他们的身上赚差不多五个亿。这么大的买卖,咱们都不做,是不是有点可惜了。”萧洁洁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无当集团虽然也能够先把摊子给搭起来,然后出租出售,可是这样一来,赚的钱肯定要慢,而且没有这三单生意的利润大。自己作为ceo,自然是以为公司赚钱为己任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用可惜,如果说一年之后,他们不来找咱们,那才叫可惜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他已经沙那边坐下,指了指一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萧洁洁随即坐下,好奇地问道:“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能确定,但是我认为,对方很有可能来找咱们。甚至能够答应直接支付全款。”张禹说这话的时候,显得很自信。


执掌龙宫txt下载


    “可能吗?一次性付清全款,咱们给那些包工的建筑商,也没有说一次性支付全款的,他们怎么可能一次性给咱们支付全款。”萧洁洁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等着就好。”张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隐隐预见到,对方这是在算计他。不过他也不敢保证,毕竟弗伦酒店和东方家具城也都是大买卖,按理说不应该跟龙氏珠宝合伙。

    但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,还是先静观其变的好。自己总不能为了这么钱去冒险。虽然他也好奇,对方能够耍出什么样的手段,可往往太过好奇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龙湖山庄。

    在山庄内的生态园区内,戚桐伟正在和三个人喝茶。其中有一位,如果张禹看到,一定会认识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龙氏珠宝的龙华池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,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此人名叫诗文镜,乃是东方家具城的诗家的大公子;另外一个是个老外,名叫本泽马,此人是弗伦酒店话事人之一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都是戚桐伟联系的,戚氏家族实力强大,在生意场上的朋友自然也多。儿子让张禹算计进去十个亿,作为老子,戚桐伟自然要把这笔帐给讨回来。眼下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,所以戚桐伟只能用别的手段。

    在他联系了这些人之后,龙氏家族的人马少不得召开会议研究,先前派出的人并不是龙华池,而是龙华池的叔叔。可作为家族核心人员,龙华池很快听说了这事,随即主动请缨。张禹那笔账,他还记在心里,只是没机会讨回来。现在由戚桐伟出面,他自然要积极响应。东方家具城是抹不开面子,而弗伦酒店在国外还跟戚家有点生意往来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这时候,本泽马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马上接听,“喂,你好......哦、哦......我知道了......”

    跟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,本泽马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看向戚桐伟,说道:“戚先生,我的人也跟无当集团谈判破裂了。那个叫张禹的人,一心只要全款,否则的话,根本不答应签署一次性全款赔偿的协议。这个......我也没有办法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本泽马摊开双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会不会做生意!放着钱他都不赚!”龙华池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戚桐伟淡淡一笑,跟着看了眼龙华池,说道:“龙先生,你们龙氏珠宝跟张禹是不是有什么过节?”

    “我一想到这小子就来气!上次在赌石会上,我就让这小子给坑了!”龙华池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先前怎么没说呢?”戚桐伟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前你联系的也不是我呀,我是昨晚听说的这事,才主动要求来的,今天才到。而且,之前你也没问我啊......”龙华池悻悻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戚桐伟差点没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张禹这肯定是起疑心了,要不然的话,不可能不答应。让张禹起疑的应该不是别的,就是龙氏珠宝,你跟人家有过节,现在去给人家送钱,傻子都得怀疑吧。

    可这件事,龙家之前竟然都没说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