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12章 另有隐情

第1012章 另有隐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潘云紧盯着屏幕,此时此刻,她也认定,这个案子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六个死者,同时认识一个网友,这个概率何等之低。这种巧合,几乎可以说是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时,白队又开口说道:“六个死者,全都认识这个叫笑的逗比虫的人,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?难道就是单纯的网友,那样的话,实在是太巧了。但是,我们在查看聊天记录之后,包括已经删除被技术恢复的,结果意外的现,真就出现了这种巧合。六个死者之间,互不认识,甚至连网友都不算。而这个爱笑的逗比虫,只是通过附近的人和相关搜索主动添加他们为好友。这样一来,就出现问题了,为什么在跟这个人添加好友,聊天之后,她们会意外的都跳楼而死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里面存在着什么邪术?”潘云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她以前不相信有邪术的存在,但是自从认识了张禹之后,经历了那么多,已经相信了这一点。这个世上,确实是有法术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小潘,注意你的言辞,不要宣传封建迷信!”白队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潘云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虽说白队也经历了不少,可在公开场合,却是不能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经过案情分析,我们不难得出结论,这其中应该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......”白队说着,又按了一下遥控器。

    马上,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,确切的说,是“爱笑的逗比虫”的头像。这是一个看起来能有二十七八岁的男人,男人长得很帅,看的十分板正,显得有点深沉,看起来像是一个成熟的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“在聊天记录之中,爱笑的逗比虫曾经约六位死者见面,而且明确表示,他的头像就是本人,甚至还过几张本人的照片,都跟头像吻合。其中五位死者,都明确表示跟爱笑的逗比虫见面,只有地四位女死者......”白队说着,按了一下遥控器,调到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照片,接着又道:“她在接到爱笑的逗比虫的约会邀请的,明确拒绝,并将对方拉入了黑名单......可是,她依然坠楼身亡......但是,双方到底有没有见面,眼下不得而知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队顿了顿,跟着十分严肃地说道:“鉴于本案的共同点繁多,这个爱笑的逗比虫已然可以断定,乃是本案的关键所在。只有找到他,才能理清案件的一切脉络。所以,经6局长批示,从今日起,刑警队特别成立专案小组,负责此案。我为组长,潘云、牛三江、马四海为副组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“是。”“是。”潘云、牛三江、马四海三人一起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一下侦破要点,局里已经通过技术针对,查出此人的身份。爱笑的逗比虫,本名曹兴广,工作单位是镇南区兴业矿产集团,任矿产勘测部二科副科长。兴业矿产是一家国企,又是在镇南区,我们镇东区公安局直接前去抓人调查,多少有点不太合适。而且眼下又没有足够的证据,所以局长的意思是,暂时不要打草惊蛇。我的计划是这样的,利用网络聊天工具,引诱曹兴广出来见面,加以试探。当
星辰之主sodu
有一定的证据之后,再实施批捕。潘云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白队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队长,保证完成任务!”潘云立刻爽快地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,会议到此结束,由潘云先行添加曹兴广为好友,进行网络交流,每日向我汇报结果。”白队说道。

    会议就到此结束,几个人先后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潘云总觉得哪里不对,但是她一直憋着没说。

    等回到刑警队所在的楼层,她就直接跟着白队进到了队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白队也没多言,明白她的心思,进到办公室之后,让潘云在沙那里就坐。

    “小潘,有什么话想说。”白队的脸上露出亲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头儿,今天这会开的挺怪,廉政督察局的褚局长怎么还来了,这案子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,而且在会上,他一句话也没说,到底什么意思呀?”潘云说出心中的第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呢,我见到6局和褚局的时候,他俩好像都商量完了。褚局一句有关案情的话都没说,全都是6局在布置,我说的那些,其实也都是6局先前跟我说的。”白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6局是怎么想的呀,对方就是一个国企的副科长,应该也没有什么正式的级别。他跟这个案子竟然有这么大的牵连,咱们大可以直接找来问询,用得着费这个劲。”潘云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......”白队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个案子看起来是自杀,又透着邪门,并不是说,每个死者都有自杀的理由......说是用了什么旁门左道之术,那大可以直接找道教协会的人来参与其中。我也提出了这一点,却被坚决阻止。所以,我认为这个案子不一定是邪术,而是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“另有隐情......”潘云迷糊了,“能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“褚臻焕是廉政督察局的局长,兴业矿产集团又是国企,公司是在镇南区,而这些坠楼的案子并非全都生在咱们镇东区,其中案地点分别有镇南区和镇北区,咱们镇东区只有两起。另外,如果只是命案那么简单,你认为褚臻焕会闲得无聊来咱们公安局吗?”白队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头儿......你的意思是......这里面有可能涉及到国企......”潘云也是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,可不是我说的......”白队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”潘云撇了撇嘴,又道:“看来这案子,不是褚臻焕安排了,也不是咱局长安排的,是上面安排的才对......上面选中了咱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......”白队明显有些兴奋,双手在一起攥了半天。可以断定,这绝对是一个立大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潘云也彻底看出门道了,又是国企,又是搞矿业的,这一年下来,进进出出多少钱。这种公司要是干干净净,几乎没什么可能,问题只是在于多少。看来是捞的太狠了,被上面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同样,潘云也难免好奇,死的这六个女人,又会和兴业矿产集团有什么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