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09章 蜕变

第1009章 蜕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她们俩是好朋友......”张禹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两个女的?”潘云疑惑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红颜知己多大呀?结婚了吗?知不知道你要结婚的事儿......”潘云好似连珠炮一样,问出好几个问题,然后就盯着张禹,等待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年纪和你差不多,没结婚......也知道我要结婚的事......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她还愿意跟你这样,还给你生孩子......她的红颜知己,应该也知道你们俩的事儿呀......”潘云简直不太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俩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,当时就好像吸铁石一样,稀里糊涂的就在一起了......她的红颜知己......”张禹说到这里,没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潘警官何等的洞察力,马上问道:“虽然我没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,但是我能感觉出来,你们俩特别熟。你别告诉我,你们俩也有那种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一脸的尴尬,横竖都说了不少,干脆也不隐瞒。低着头,全当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你们......你们的关系怎么这么乱?那给你生孩子的那个,知道你们俩的关系吗?”潘云简直都有些服了。

    “她......知道......”张禹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......那她也能接受?”潘云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怎么说呢......”张禹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是真心话大冒险呢......”潘云一边流泪,一边哽咽地说道:“我不管,你得如实回答!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真的没法对外说......不然的话,会惹很大麻烦的......”张禹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还信不过我吗?”潘云正色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信得过......可是......”张禹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云看得出来,这应该是一个十分严肃的秘密,张禹就算是信得过她,也不便说出口。先前能跟她说这些,已经是把她当成极好的朋友,极为信赖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再次恢复安静,潘云盯着张禹,张禹故意将头别到一边,不敢跟她的目光接触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潘云才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刚刚她提到了俯卧撑......你的回答,好像挺怪的......这又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本来身上就直冒汗,现在脑门上的汗,更是哗哗直淌。

    “你说可以如实回答的,我不去问你刚刚特别为难的那个问题了。这个你总能告诉我吧......”潘云撅起了嘴巴,紧紧地盯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不好意思说啊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说了句,没躺人......你给我说明白......”潘云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!”张禹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说我说......就是我们玩过一次游戏,下面躺着一个,另外一个在上面做俯卧撑......我刚刚一说做俯卧撑,她就误会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潘云大惊啊,实在无法想象,张禹还这么做俯卧撑呢。她随即想起一件事,问道:“你别告诉我,上次你说做俯卧撑的时候,下面就躺着人......”


家有悍妃吧
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张禹轻轻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潘云的手指向张禹,哭着说道:“张禹......我真是看错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潘云......”张禹苦笑一声,这次终于正视起潘云,他真挚地说道:“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,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......就连我自己都知道,我的身上有好些缺点......我好像不懂得拒绝,这才惹出来那么多麻烦......有的时候想想,我也做错了很多事情......现在连我自己,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那些麻烦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狡辩!你们男人都一个样,好色!风流!有了钱之后就变了!”潘云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男人,是她有生以来,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。这个男人的本事就不说了,特别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能给她一种踏实、安全的感觉。对于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她来说,她从张禹的身上感觉到很多。或许,这个男人的年纪并不大,可却让她有些依恋。

    此刻的潘云,语气中颇有一种爱之深恨之切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想说自己没有变,可他现,自己好像真变了。这种变化,并不是自己真的好色、风流,而是在成功的路上,生了性格上的一些改变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种变化应该叫作蜕变。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,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的。一个彻头彻尾的老实人,是不可能成为开山立派的宗主的。哪怕是道祖,也不是彻头彻尾的好人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铭记一个“正”,要有道德。可在一些事情上,他也要变通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不由得回想起前尘往事。回想起以前的自己,曾几何时,他的目标很简单,只是希望能和小阿姨在一起,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曾想,高楼万丈平地起,渐渐让人有了寒意。

    潘云看着面前这个默不作声的男人,心中又爱又恨。一时间,她也不知道该跟这个男人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良久......

    张禹苦涩地一笑,仿佛有一丝解脱。

    “潘云,对不起......我......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告辞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潘云依旧坐在地板上,她望着这个男人,看着张禹去将衣服一件件的穿上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几次动了动,仿佛有什么话要和这个男人说,可终究无法张开口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个女人的惊叫声划破夜空。这个声音,距离他们的特别的近。

    张禹和潘云几乎是同时朝窗外开去,就见一个红影从大落地窗前划过。

    “谁?”张禹一个箭步抢到窗前,朝下面看去。

    城中城小区都是电梯楼,潘云家住在十楼,从十楼往下看,也就仗着家家户户都亮着灯,现在时间也不算晚,张禹凭着过人的视力,隐约能够看到在楼下的草坪上趴着一个红影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潘云也冲了过来,查看端倪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人跳楼,我下去看看。”张禹说完,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潘云说着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一眼潘云,身上还全都是汗,他关切地说道:“你是不是再穿一件衣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