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05章 第二次了!

第1005章 第二次了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父亲......这次确实有我的一定责任......原本胜券在握,却偏偏下了大雨......结果,功败垂成......”戚武耀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范世吉死了,无当集团形同铁板,张禹和蒋宪彰、萧铭山组成的铁三角,一时间难以攻破。看来咱们这一次,真的是铩羽而归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戚桐伟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句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,只是一句比喻,可是听在戚武耀的耳朵里,却是那样的刺耳,完全是他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潘云不搭理他,又扔进去十个亿,不就是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么。

    戚武耀咬着牙,恨恨地说道:“就算是铁板一块,我也要找回这个场子!绝不能便宜了张禹这小子!”

    “你先稍安勿躁,我再问你一件事。”戚桐伟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潘云的情况怎么样?”戚桐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戚武耀不知道该怎么说,刚刚还被闪了一脸苞米面子呢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没有什么机会了?”戚桐伟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机会比较小......”戚武耀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儿子什么品行,戚桐伟还不知道么。有六成的把握,就敢说成有十成,现在说机会比较小,那基本上就是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戚家坐拥几千亿的资产,想要找人联姻,还不容易么。看上她潘云,还不是因为温家,要不然的话,我根本不会要这个当警察的女人来当我的儿媳妇!这样......你现在也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的,应该干些正事,看看你堂兄的表现,你也不要让人失望。”这一次,戚桐伟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父亲,我一定会好好干的。”戚武耀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这次损失的十个亿,我会想办法平账的,尽量不让老爷子知道。另外,我决定将旗下的投资公司交给你来打理,给我好好的表现,尽快将这十个亿给我赚回来!”戚桐伟又是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父亲!”戚武耀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烙饼卷大葱,木耳鸡蛋汤。

    这是今天晚上张禹和温琼、潘云三人的晚餐。

    正如张禹所料,在潘云到家的时候,烙饼和鸡蛋汤就准备好了,三人上桌一起共进晚餐。

    潘云有心说一下先前生的事,可因为母亲在场,怕母亲担心,就没有提。她哪知道,母亲已然从张禹的嘴里得知。

    但是温琼也没提,三个人就是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潘云吃着烙饼卷大葱,那叫一个开心,似乎要比西餐更合胃口。温琼难得吃一顿这样的饭菜,也觉得特别好吃,特别是鸡蛋汤,都喝了三碗,对张禹更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普通的家常饭菜,比不上什么山珍海味,却更能勾起人的食欲,让人觉得舒适、温馨。

    吃罢晚饭,聊了会家常,温琼也要回去了。张禹和潘云一起送她下楼,送走了温琼,潘云轻轻拉了张禹一把,低声说道:“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其实张禹早就知道,在温琼走后,潘云会跟他说这件事。温琼之所以走这么早,也是因为知道,她在女儿没回来的时候,还特别叮嘱过张禹。

    “咱们上楼说。”张禹
我的美女兵器txt下载
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上楼,重新回到潘云的家里。

    在客厅的沙上坐定,潘云就低声说道:“张禹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骗你的,还不是有意关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禹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潘云一愣,好奇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是不是心里有点乱,满脑子里只有戚武耀?”张禹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潘云点头,“特别的邪门......连我都不知道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我妈在的时候,我没敢说,怕他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其实知道你的心思,所以她在吃饭的时候,故意没问你关机的事儿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都知道了......”潘云扁起嘴巴,心中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“阿姨是最关心你的,要是不打听明白,她能这么放心的走么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......”潘云撇了撇嘴,“原来你跟我妈什么都清楚了......演戏演的挺好呀,谁也不问我上哪去了......我还以为你们什么也不知道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被人下了邪术,对了,我给你的护身符,你放在身上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身上。”潘云的脖颈上挂着一个红绳,上面拴着一个好似锦囊的吊坠,将拉链打开,里面是一张符纸。

    “在这呢......”潘云将符纸展开,随即就懵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亲眼看到符纸上画着符文,现在却是空白的,“这、这......这是怎么回事,上面的字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个高手的邪术,破了我的护身符,还有你家里的镇宅符。不过没什么,我已经给重新布置上了,不会再有问题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怎么吃着饭,突然就反应过来了,看来也是你做的了。”潘云撅起嘴巴,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做的呀?”潘云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潘云不问才好,这一问,张禹才想起来,小裤裤和纸人、护身符都放在潘云的床上呢。他有点尴尬地看了潘云的房间一眼,没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潘云是干什么的,洞察力何等强悍,见张禹看了眼她的卧室,还有点尴尬,她马上站了起来,朝自己的卧室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难为情的身来,跟在她的后面。

    潘云一进房间,随即就看到那条自己昨天换下来,还没来得及洗的小裤裤。

    她的俏脸登时一红,难为情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解释,“这可不该我的事儿,是阿姨给我的。我就要你的贴身衣物,她说这个贴身,好像还没洗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嘴边,他才现失言,赶紧抬手将嘴捂住。

    “你!你们俩......”潘云更是臊了个大红脸,气鼓鼓的在地上跺了两脚。

    她扁着小嘴,无比的委屈、害羞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张禹第二次用她的小裤裤了,第一次还好,起码是洗干净的,这次竟然还拿没洗的,简直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呵呵......”张禹干笑两声,挠了挠头,“阿姨也是关心你,太过着急......呵呵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