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03章 服务员,买单

第1003章 服务员,买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拨了女儿的电话号码,结果电话里面竟然传出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怎么回事呀,竟然关机。”温琼的脸上登时露出愠怒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邀张禹过来做饭,主要还是为了撮合女儿和张禹,不曾想女儿来了这么一出儿。

    “阿姨,潘云好像是出事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温琼大惊,急忙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先进屋瞧瞧。”张禹说着,急忙朝里面走去,他也不换鞋,直接就来到了潘云的卧室。

    温琼匆匆跟上,随同进到卧室之后,就见张禹去摘墙上的石英钟。

    她心中纳闷,不明白张禹这是做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将钟摘了下来,在钟的后面,贴着一张明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他将符纸接下来,只一瞧,跟自己的预料一样,这张符纸上面的符文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温琼看到符纸,隐约觉得有点不对,小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潘云前些天做恶梦,这是我给她的镇宅符,能保家宅安静,甚至还能保障主人的气运。可是现在......镇宅符被人给破了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明黄色的镇宅符,威力之大,远胜过一般的镇宅符。可以说,没有人舍得用明黄色的符纸画镇宅符,简直是一种浪费。

    同样,明黄色符纸的镇宅符,效果自然也是十分明显。贴在家里,会自动生成一种安静祥和之气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张禹一进门的时候就现不对,那种安静祥和的气息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温琼见张禹皱眉,不禁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她不明白,但是靠察言观色,也能看出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再画一张就好......”张禹说着,又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他这么说,其实还是在安慰温琼,怕温琼着急。

    张禹心里很是清楚,能够破掉自己明黄色镇宅符的人,法力绝对不弱。而对方这么做,必然有重大图谋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也没有马上就画,先一步摊开右掌,施展出圆光术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在张禹的掌中便出现了一个光镜,光镜之中,潘云正和戚武耀在一起吃西餐呢。这两个人有说有笑,显得是十分亲蜜。

    “嗯?”看到这个,张禹不由得一愣,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生呢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潘云真的是对戚武耀有意思,张禹倒也不介意,毕竟自己和潘云的关系,只是朋友。可关键在于,张禹给潘云家里画着的镇宅符被破了。

    明黄色的镇宅符不是普通的镇宅符,连同着主人的气运。这道镇宅符一旦破掉,主人必然有失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仔细观察潘云,在这里,张禹施展不了观气术,他只能通过潘云的眼睛来观察潘云的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从潘云的眼睛中现问题,潘云虽然谈笑风生,但目光散乱,没有什么神采。这种情况,要不就是精神病,要不就是中了什么邪术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显然是有人给潘云
科技炼器师sodu
使用了类似迷心术之类的邪术,意图应该是让潘云爱上戚武耀。施术者在施术的时候,必然先破掉潘云身上的护身符,另外还有这里的镇宅符,才能彻底打散潘云的气运,迷了她的心窍。

    确定了问题所在,张禹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张禹的法力不足,必须得当面才能破解潘云身上的问题。用一道护身符结结实实的贴到潘云的额头上,有七成把握能给破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张禹的修为大进,甚至还能使用蓝色的符纸,这在道家是法师的境界。所以想到化解潘云身上的问题,根本不需要亲自出面,大庭广众的往潘云的头顶贴护身符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说道:“阿姨,你找一件潘云贴身的衣物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普通的空白符纸,动手叠了个小人。因为没带朱砂、毛笔,他咬破手指在上面写上潘云的名字,后面写上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这档口,温琼拿着一条小裤裤走了过来,“小禹,你看这个成么,她昨天换下来的,应该还没洗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一看温琼手里拿的白色小裤裤,头顶立刻冒出黑线,这当妈的可真实在呀。

    “不成么,要不然我再找找......卫生间里还挂这个文胸......这个应该最贴身,都没洗......”温琼也觉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......放床上吧......”张禹只能将就了。

    温琼将小裤裤放到床上,张禹将纸人放到小裤裤上面,跟着又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符纸,又就着刚刚咬破的手指,在上面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手能破了张禹明黄色的镇宅符,他也不敢大意,所以护身符都用明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画好之后,他直接贴到那纸人上面。

    贴上之后,张禹跟着又画了一张镇宅符,贴到石英钟的后面,重新挂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张禹忙活完,温琼这才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了,我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禹说着,伸出右掌,又施展出圆光术。

    温琼看的是莫名其妙,这老摊开手掌看什么呢?别告诉我能看到潘云,那也就太邪门了吧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就是能够看到潘云。张禹通过光镜,查看着潘云的眼睛。

    潘云原本散乱的目光,慢慢地凝聚起来,变的正常。

    此刻的潘云,正在听戚武耀将笑话呢,本来听的津津有味,心头却突然一颤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她随即一愣,四下瞧了瞧,跟着反应过来,今天自己答应母亲,晚上和张禹一起吃饭,老妈还让她买菜呢。怎么自己迷迷糊糊的,就答应了戚武耀过来吃饭,张禹给她打电话,她还莫名其妙的骗了张禹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潘云一脑子迷糊,实在是搞不明白,刚刚到底犯了什么邪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戚武耀的笑声响了起来,“小云,这个笑话有趣吗?”

    潘云立刻反应过来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还好吧......对了,我才想起来,我还有事,得先走了。不好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她就直接站了起来,看向不远处的服务员,“服务员,买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