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1000章 乱心术

第1000章 乱心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戚公子,还有什么事?”杰克刘看向戚武耀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师的高徒,我这里有一件东西,说是能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爱上我,可是却没有什么用。我想请二位帮忙鉴定一下。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戚先生,你拿给我看看吧。”马夏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请稍等。”戚武耀说完,马上进到进到房间,从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口袋里,取出了那个同心结。

    他拿着同心结,快步回到会客厅,将东西交给了杰克刘。

    杰克刘先看了几眼,然后递给了马夏尔,马夏尔仔细地审视一番,说道:“这东西的上面,好像有一种法术,确切的说,应该是你们的东方玄术。作用是牵爱情线,只是可惜......上面施加的法术很弱,稍微遇到点阻隔,就很难有用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戚武耀登时一惊,跟着又是一喜,“马夏尔先生,既然你懂这个,那能不能帮我一把,让那个女人爱上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们西方有一种星座合璧术,跟这个东西上面的法术,有差不多的效果。不过,我们的星座合璧术,要比这上面的法术,厉害很多。”马夏尔说道。

    戚武耀更是大喜,马上许诺,“如果马夏尔先生能够帮我达成心愿,不管什么条件,我都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”马夏尔看向身边的杰克刘。

    杰克刘先是皱了皱眉,跟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戚先生这么说,那没有问题。你把你的生日告诉我,还有那个女人的生日,只要我知道了你们的星座,一切就好办了。”马夏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生日是......”戚武耀先说了自己的生日,跟着从手机的记事本里,翻出潘云的生日,一并告诉了马夏尔。

    马夏尔听了之后,点了点头,坐回到沙上,“戚先生的星座是金牛座,那个叫潘云的女人,她的星座是狮子......金牛和狮子的配对率很低,但是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马夏尔从兜里掏出来一叠纸牌。

    这叠纸牌,跟杰克刘的不同,杰克刘的纸牌是金色的,马夏尔的纸牌背面好似钻石般的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他将纸牌在手里倒来倒去,倒也不用去看正面。片刻之后,他先后拿出两张纸牌掀开,一张是金牛座,一张是狮子座。

    两张纸牌被他并列排在一起,随即他又将另外的十张纸牌放在桌上,都是牌背朝上。

    马夏尔把他的大手压在金牛座和狮子座的牌面上,跟着嘴里振振有词,也不知道念得是什么,“###&&&#......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将手挪开,不难看出,他现在的脸色变的十分苍白,显然是有些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“戚先生,你的问题已经搞定,六个小时之后,这个女人就会意乱情迷的爱上你。你只要能够看到她,向她提出约会,她马上就会答应。到时候,势必任君采撷。”马夏尔看向戚武耀,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戚武耀大惊,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看马夏尔的脸色,又不像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戚先生,请你也不要忘记对我们的承诺。”马夏尔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只能真的能够如你所言,你的一切条件我都答应。”戚武耀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等戚先生成就好事之后,咱们
重生之星空巨龟笔趣阁
再联系。”马夏尔说完,脸上挤出一丝微笑,收回纸牌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戚武耀也跟着站起身来,说道:“马夏尔先生,咱们一起吃顿饭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还有其他的事情,告辞。”马夏尔微笑点头,随即离席就走。

    杰克刘也跟戚武耀打了招呼,跟着马夏尔离开,戚武耀少不得将二人送出房门。

    马夏尔和杰克刘一起下楼,离开香格里拉酒店。

    二人分别坐进正副驾驶,才一坐定,马夏尔就忍不住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,“哇......”

    鲜血全部吐在手掌之上,他的脸色更为苍白。

    “学长,怎么回事?”杰克刘见状大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的身上,应该是有一件奇怪的东西。我消耗了过多的魔法,才将这东西破掉......加上跟着又马上使用乱心术......导致元气大伤......”马夏尔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学长......这么做,是不是太急了......”杰克刘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在临行前嘱咐过,这个戚武耀对咱们很重要......要是不让他见识到咱们的实力,他是不会轻易配合的......上次你的事情,显然让他失去了信任,所以这一次,无论如何也得重新取得他的信任......”马夏尔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,上次竟然大意失手......”杰克刘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也认为你不可能一次取胜,不过你连败数名东方玄学高手,已经足够了。我们现在,已经对东方的玄学更加了解,他们的实力,不过尔尔,这一次......咱们一定能赢......走,先去大牧师那里,我需要他给我调理一下,才能够尽快恢复。到时候,咱们还得面对那些道教协会的人呢......”马夏尔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杰克刘马上点头,随即动车子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镇东区公安局刑警队。

    潘云坐在办公室内,办公桌上放着文件,她伸手拿起水杯,才一拿起来,手却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杯子里的水,一下子溅了出来,好在没有洒在文件上。

    她赶紧放下水杯,用纸巾擦干桌子。也就在这时候,她突然感觉到心跳的特别厉害,都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乱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潘云十分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这档口,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瞧来电显示,是老妈的电话号码,潘云马上接听,“喂,妈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云,忙什么呢?”电话里响起温琼慈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单位呢,没什么大案子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昨晚范世吉的案子,并不是他们刑警队处理,而是治安大队,跟他们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约了张禹,晚上到你家里吃饭。你的刀功练得怎么样了?”温琼笑道。

    “练什么练呀......我才不稀罕呢......”潘云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温琼不由得笑了起来,她知道这是女儿害羞。她也不去揭穿,而是说道:“晚上你早点下班,多买几个菜,最好是不用怎么切,而且还难点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今天手头没事......行,我就早点走......”潘云满是期待而又紧张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