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92章 刚刚开始

第992章 刚刚开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随便问问......”范世吉见杨祈昭气色不善,赶紧赔上笑脸。

    这要是以前,他绝对不会这样,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现在的自己,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范老板,还有别的事吗?”杨祈昭来了这么一句,显然是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没别的事了,我这就告辞,等你的电话。”范世吉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送了,范老板慢走。”杨祈昭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范世吉无奈地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杨祈昭心中冷笑,“看你一脸的晦气,就让人讨厌,可别把晦气传到我的身上。还让我去对付张禹,冲你这无法化解的晦气,现在谁跟你合作,谁就得倒霉!”

    杨祈昭虽然赢不了张禹,可他的眼光还是相当不错的,哪能看不出来范世吉印堂黑,而且是特别的黑,搞不好还有血光之灾。杨祈昭自然不愿意跟这种倒霉鬼凑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坐着,听着范世吉顺着台阶上去,过了一会,沈香云从上外下来,来到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祈昭,他又来找你做生意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祈昭微微点头,说道:“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走了,我亲眼看着他上车。”沈香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也走,搬家。”杨祈昭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搬家......都从茗香茶楼搬到这了......”沈香云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一身晦气,让他在这坐了一会,我就觉得这里晦气特别大。还是走为上。”杨祈昭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怎么再去哪呀?”沈香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在镇海混没什么前途了,咱们去南都。”杨祈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太小心了......”沈香云有点不舍得从镇海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有钱在哪不过好日子。去了南都,我也不用总在地下室坐着了。”杨祈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把店安排给别人,明天咱们就去南都。”沈香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......”杨祈昭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范世吉带着司机离开香云农家院。

    司机见范世吉的脸色不太好看,估计在这里也没讨到什么好处,肯定是目的没达到。

    他不敢触范世吉的霉头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老板,咱们现在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家吧。”范世吉也不知道再去哪了,只想着回家静静,或许能够想出什么好办法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从杨祈昭的脸色,他不难看出,自己现在是龙游浅水、虎落平阳,以前杨祈昭对他何等客气,今天都敢给他脸色看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马上答应,开车朝家里驶去。

    此刻,范世吉的家里。

    他的家是在距离海边不远的一套大别墅。眼下因为欠下大量债务,范世吉名下的产业都被查封,也就这套别墅不在他的名下,所以没被查封。

    这套别墅里有六个保镖,两个保姆,他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国外,再没有其他人了。此时此刻,外面倒是十分的正常,只是大客厅内,六个保镖,两个保姆,还是晋翱翔一家三口全在这里。


妖孽兵王小说5200


    他们蹲在地上,不敢乱动,而在客厅周围,站着坐着的,能有上百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来讨债的,其中自然包括庙街三少和杨勇等人。

    作为范世吉的心腹,晋翱翔当然知道范世吉的家在哪。无奈一家三口的性命要紧,晋翱翔只能把人都给带来,找范世吉要钱了。

    庙街三少这帮人,人多势众,就凭家里这几个保镖哪能拦住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等待范世吉回来,晋翱翔也说了,范世吉是以前吉祥集团的董事长,家里是有钱的。庙街三少等人也是求财,杀了晋翱翔,充其量是出口气,五个亿找谁要去。所以,他们只能在这里等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潘老爷子家。

    只一敲门,一个年轻人给他开了门。张禹认识他,是潘老爷子的手下,还是个操盘手,别的操盘手都走了,就剩下他一个,显然是老爷子的心腹。

    张禹跟他打了招呼,当即就想去老爷子的房间,不想青年人朝斜侧方的厨房指了指,低声说道:“老爷子下厨房呢。”

    “下厨房。”张禹不由得一愣,以他的耳力,已经听到厨房内有炒菜的声音,开始还真就没当个事。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过去瞧瞧,老爷子还会下厨房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笑着,张禹就进到厨房,只见潘重海洗了个围裙,正在炒豆腐。还真别说,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“来了,等下尝尝我的手艺。”老爷子回过头来,朝张禹一笑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笑着说道:“老爷子,您怎么还亲自下厨房了,不应该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你太师叔,潘胜他师父,一直嫌我手艺差,所以我专门练了练……”潘重海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嫌你手艺差……”张禹这个汗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不练好手艺,我也不敢回去啊……听说新道观修好了,我寻思着回去住段时间……”潘重海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一直住在这不回去么,原来是练习厨艺呢。”张禹恍然。

    “这个豆腐炒完,咱们就开饭。我做了四个素菜,你给我把把关……”潘重海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翻炒。

    “成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不过还是有些诧异呀。

    这老爷子说有急事,不会就是让我尝菜的吧。

    一个豆腐很快炒完,这爷俩端着菜来到潘重海的房间,饭菜摆好,还有一瓶竹叶青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不先喝酒,让张禹尝尝他的手艺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错,看来没少练呀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从过来我就天天自己做菜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没看到过呢?”张禹纳闷呀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前期做的不好么,也不好意思让你尝,我觉得现在差不多了,才让你来尝尝。”潘重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服了……”张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潘重海举起酒杯,“其实我更加服你,你大获全胜的事儿,我已经听说了,咱们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靠您老的指点。”张禹也举起酒杯,和老爷子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杯中酒下肚,潘重海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虽然你胜了这一仗,但战斗还没有结束,只是刚刚开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