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85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

第985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阿嚏!”“阿嚏!”“阿嚏!”......

    漏雨的房子里,庙街三少等人坐在炕上的小板凳上面,他们身上穿着雨衣,一个个冻得是直打哆嗦,喷嚏连天。

    在雨里浇了一宿,任谁也受不了呀。地上的水都到小腿了,炕上也有不少积水,这哪里还算是房子,简直就是水帘洞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钱不好赚呀。”“可不是么,冻死我了,阿嚏......”“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啊,这破房子,早该拆了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众喽啰们纷纷叫苦不迭,其实就算是庙街三少,也在肚子里将晋翱翔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都是为了钱。

    庙街三少硬着头皮说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也跟你们在这一起挨浇么......我就不信,这雨还不停了......等事情摆平,拿到钱之后,我带你们去黄金海岸潇洒,给你们一人找个妹纸!”

    为了鼓舞士气,庙街三少再对手下许以好处。

    果然,一听说去黄金海岸潇洒,众人倒是勉强来了点精神。不过,房间内依旧是喷嚏连天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“阿嚏!”“阿嚏!”......铁打的汉子如此折腾,也受不了呀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庙街三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是晋翱翔打过来的,接听之后,直接没好气地说道:“喂!草他吗的,争你这么俩钱,没把我们弟兄给冻死!”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......等事成之后,绝对少不了诸位的好处......”晋翱翔陪着笑脸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是高学历的商业精英,什么时候把社会上的混混放在眼里过。奈何现在没办法,只能哄着这帮人。

    “玛德!”庙街三少骂骂咧咧,“又有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收到消息,武警要到这里来抢险,其实就是强迁。无当集团已经把推土机、铲车都准备好了,只要人员一撤离,就立刻冲进来将这里夷为平地。所以,我希望你们一定得坚持住。”晋翱翔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破地方,抢险就对了!再下一会,能不能出去都不清楚!”庙街三少撇着嘴说道:“你也说了,人家来的是武警抢险,你让我们怎么坚持呀?还不得让武警给打死!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不敢随便打人。我跟你说......你现在立刻带人去联系这里的坐地户,我马上再给杨勇他们打电话,大家伙一起行动,在武警到来之前,联合所有的坐地户。就说开商联合武警到这里来强迁,为了以后的幸福,不能让他们得逞。”晋翱翔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晋老板,你话说的轻巧呀,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!你知道这里现在什么情况么?水都快到膝盖了,让我们去挨家通知,我们昨晚一宿就没睡,你是不是不把我们当人看,想把我们给累死啊!我跟你说......阿嚏......阿嚏......”庙街三少的话说到这里,忍不住连打两个喷嚏
魔潮起时无弹窗
,“我跟你说,弟兄们这一宿全都冻感冒了,连我都感冒了,现在身上直哆嗦......还挨家挨户的通知,是不是想让我们死呀!你自己找人通知吧!”

    现在的雨势虽然小了,可一直没停,水要比早上动迁办的人来时还要深上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样......我再给你们加一百万,绝不会亏待弟兄们......”晋翱翔也知道情况紧急,只好直接承诺给钱。

    果然,一听说有钱拿,庙街三少来了精神,他强硬地说道:“晋老板,我知道你们有钱,可也别把我们太当孙子!另外,我丑话说在前面,我们兄弟已经尽力了,你现在让我们对抗武警,我们看在钱的份上也去。但是,万一对抗不了,或者是这里的雨一直下,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我们可不能把命搭上!而且你承诺给我们的钱,我就收到个零头,大头还没拿到呢,让我们为了空头支票拼命,那也是不可能的!到时候,我不管这里的结果怎么样,一分也不能少!”

    “放心、放心......只要你按照我的意思办,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,我一分钱也不会少你们的......”晋翱翔赶紧打着包票说道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清楚,大头的钱都不给,在这种关键时刻,对方的任何条件,那都得答应。而且,庙街三少的条件并不过份。

    “好!我们现在就去办,一旦你敢赖账,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,老子也得把你扒皮抽筋!”庙街三少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干活收钱,倒也不怕晋翱翔耍赖。真敢欠他们的血汗钱,他们可不会像农民工讨债那样苦哈哈,直接就敢要你的命。

    庙街三少扫了眼炕上坐着的众人,说道:“弟兄们干活,通知挨家挨户,就说无当集团联合武警,打着抢险的名义来强拆!大家伙必须同心协力,才能保住家园!”

    众喽啰们苦着脸说道:“大哥,这天出去呀。”“水都多高了。”“还有武警来呀,不会出什么事吧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干活就行了!真看到武警来了,咱们就往后缩,在后面起哄就好,让那些坐地户在前面,有什么可害怕的!为了钱,咱们拼了!走!”庙街三少说完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见老大也要亲自出马,那也不能再说什么废话,一个个全都跳下炕去。

    地上的水快到膝盖,走路都费劲。最为要命的是,这里还是拆迁区,有部分的房子被拆了,路上坑洼不平,还有不少砖头瓦块。平日里能看到,倒也无妨,现在水这么深,混浆浆的,根本看不到脚下的情况。深一脚浅一脚的,这帮人着实吃了大苦头,要不是相互搀扶,几次差点没摔水里头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走,一边骂,“草他吗的!真是倒了血霉!”“什么倒霉地方呀,下这么大的雨!”“争这两个钱可真难呀!”“简直是玩命啊!”......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们这一拨,其他的混混们也都出来了。挨家挨户的分头通知,把这里的坐地户们全都叫了出来,号召大会联合起来,对抗“强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