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49章 麻烦

第949章 麻烦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施展神行马甲,匆匆赶回吉祥别墅区。一进院门口,就看到杨颖和彪嫂急的是团团转。

    二人见他回来,赶紧冲了过去,“小禹。”“兄弟,你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马上问道:“彪哥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电话打不通,现在根本不知道情况。”彪嫂焦急的说道:“他说要去谈判,我们根本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让朱大飞去查了,他说在明华北街根本没看到人。也不知道都去哪了。”杨颖也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看到人......那能去哪......”张禹纳闷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几辆车突然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看去,跟着就连一辆车从门口停下,彪哥从里面风风火火的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他没事,三人都松了口气。彪嫂急忙冲了过去,紧张地叫道:“你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!”彪哥一脸的丧气。

    说着,已经看到张禹,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彪哥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本来是要带人去明华北街找那帮小崽子算账,可没想到,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人突然来了,把我和我的人给带走了。不审也不问,电话也不让打,就请我喝茶,喝到现在,让我回来了。”彪哥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点意思哈。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事,可是......拆迁的活不好干呀......我已经打听出来了,镇东区道上的不少人都在那边,准备赚拆迁的钱......他玛的,以前拆迁的时候,虽然也有道上的人,可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时候。简直是摆明了要跟咱们做对!”彪哥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咱们做对?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跟我详细说说。”张禹上前拍了下彪哥的胳膊,二人一起朝别墅内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见没什么事,各自安心,知道张禹和彪哥是谈工作的事儿,干脆也没跟着,在院里坐着谈心。

    张禹和彪哥进到别墅的大客厅坐下,彪哥就急切地说道:“这帮人全都是漫天要价,而且房子不止一处,有那破房子,竟然还能从银行抵押贷款好几百万。有的干脆就是道上的人出面,张嘴闭嘴几套商品房,要不就是两千万!我恨不得带人把他们全都砍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一行我接触的少,以前你拆迁的时候,情况都是怎么样的?光明镇那边,拆迁的工作也是一点麻烦也没有,十分容易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就出现在这,以前顶多是一户两户,倒也容易对付。现在这帮人明摆着联合起来,就是跟咱们耍无赖做对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这种事,由警方出面能够解决吗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拆迁的事儿,警察从来都不参与,就怕给自己惹麻烦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照你这么说,今晚警察突然把你带走,里面存在不少问题呀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有问题......正常来说不应该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明天我去公安局打听一下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时候也不早了,跟嫂子先
龙之少女最新章节
回去休息,具体的拆迁工作,明天到公司谈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彪哥点头,站了起来,但他随即想到一件事,“对了兄弟,那个今天白天城建局的人来了,说是限期让咱们把安置房的地皮赶紧拆出来。经过商量,定为半个月,而且还让我签了个条子。”

    “签了个条子......那是什么意思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始还准备让我签协议呢......”彪哥当即把自己和城建局局长的对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面的事儿真不少。我知道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张禹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他起身送彪哥出门,彪哥、彪嫂回家,张禹和杨颖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张禹身上味,着实不怎么样,少不得换洗衣服,并且洗澡。

    靠坐在大浴缸内,张禹望着顶篷,感觉自己真的很累。又是道观,又是集团公司,大大小小的事情,自己似乎真的是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浴室的门从外面推开,只见光着上身,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裤裤缓缓地走了进来。洁白的皮肤在灯光的辉映下,是那样的诱人。

    张禹扭头瞧见,故意笑嘻嘻地说道: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穿那个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呸,谁跟你老夫老妻......”杨颖白了他一眼,缓缓地走进浴缸。

    坐下去之后,才将下面的防线褪掉。她的身子一歪,张禹顺势揽住,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杨颖的脸上也露出惆怅。张禹立刻现,柔声说道:“小阿姨,怎么了?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小禹......其实拆迁的事儿,你不能光怨彪哥......我们财务也有很大的责任......”杨颖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怨他,公司还多靠你们呢。对了,你说财务有责任,有什么责任呀?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财务账面上没钱了......动迁补偿款,现在还有部分拖欠......以至于,没走的一些坐地户,都开始观望......今天我看了拆迁区的街景图,能有一半没拆的......”杨颖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没钱了......那能不能去银行贷点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公司现在是负资产,一切都押在银行里......跟范世吉的官司虽然打赢了,也只是赔偿咱们公司五个亿,大头都是赔给银行的......”杨颖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张禹轻轻点头,跟着一笑,“没事,不就是钱么,我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事......”杨颖又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拖欠动迁补偿款的事儿,信fang局的人已经来找过我,希望我们尽快落实,不要给他们添麻烦。于是,我就去联系了金都地产和天子集团方面,他们也不都是股东么,寻思着拆借一些......结果......他们好像没有借的意思......蒋家的说法是,当初借给你的钱,也不往回要了......可是日后的生意,必须账面清楚,有什么事,由你跟他们谈......”杨颖又是低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