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41章 人在矮檐下

第941章 人在矮檐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法院内坐着的人着实不少,包括两大团体。一方面是无当集团的人,蒋家、萧家都来了,杨颖、大彪哥等人也都在场。

    在听了宣判之后,蒋雨霖、萧铭山、杨颖等人的脸上,全都露出兴奋之色。特别是萧洁洁,都叫出声来了,“耶!”

    另一方面,并不是范世吉的人,而是到场的各家记者。在听了宣判之后,这些人马上开始拍照,有的更是已经做好了采访准备。

    在律师席位那里,无当集团的律师自然是鲍佳音。鲍大律师的双拳紧紧攥住,虽然这个结果也在意料之中,可这么大的案子,先后两堂都被她给打赢了,也确实值得让人激动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朝后面走去,无当集团的人,不管是谁,都要跟她握手,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董事长呢?这么大的案子,怎么都没来。”鲍佳音都找张禹好几圈了,也都没看到张禹。

    众人彼此瞧瞧,全都不知道去哪了,这都两天了,电话根本打不通。好在大伙也知道,张禹长干这样的事儿,神出鬼没的。

    杨颖虽然担心,但表面却笑着说道:“我们董事长有点事,今天就没过来。鲍律师,今天真谢谢你了,等下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鲍佳音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这种大案子,获胜的一方自然要大摆宴席。

    相较于他们的喜庆,范世吉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。其实他也知道,这个官司打不赢,之所以要上诉,全是因为他拿不出来那么多钱,靠上诉先拖着。能少赔点就少赔点。

    58亿加5亿,范世吉的手里哪还有那么多钱,吉祥集团都没了,以他的私人名义上哪弄钱去?

    手里金都地产的股份,已经归还无当集团,倒是还有2o无当集团的股份,但是现在股价,他根本卖不上价,没人接盘,股价天天跌,他要是敢把股份卖出去,就等于砸盘了。

    再者说,现在也不是他说的算,2o的股份已经被冻结了,以防止他转移资产。别说股份了,家里的房子都被控制了,银行账户也是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,要是掏不出来这总共63亿,所有的东西都得拍卖,拍卖还不够的话,就得蹲监狱了。

    范世吉灰头土脸的出去,身边只有晋翱翔一个人。媒体少不得也要对他进行采访,以他现在的心情,回答个屁问题呀,都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方钻进去得了。

    当初决战的时候,范世吉没想到输了之后会这么惨,确切的说,他压根就没认为自己会输。

    输了之后,他当时还以为自己能够东山再起,可被起诉之后,鲍佳音提出来的赔偿,简直太大了。按照鲍佳音最初上交的起诉文件,范世吉除了归还金都地产的股份之外,还涉及到银行贷款与赔偿金额共达8o亿之多。

    只是法院经过权衡,认为银行贷款不能全让范世吉担下来,这样的话,范世吉赔不起,银行的债务都是死债了。所以最后找了些茬口,让无当集团自己背了一些贷款,将贷款折到58亿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无当集团方面勉强能够接受,但是银行挺不甘心的。这次上诉,银行其实下了功夫,希望范世吉少承担点,最起码给无当集团再分
极品丹帝之纵横修真界最新章节
担十亿。不然损失太大。奈何温琼水涨船高,从中起了一定的作用,才维持原判。

    范世吉和晋翱翔好不容易从记者队伍中挤了出去,在停车场取了车,是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上了马路,晋翱翔才算松了口气,说道:“老板,现在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去龙湖山庄!”范世吉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龙湖山庄是在镇南区郊外的一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。整个山庄是一个大别墅区,而整个别墅区只属于一个业主,那就是戚家。

    “戚桐升这个人,做事谨小慎微,咱们先前两次找他,看得出来,他就是在敷衍咱们。现在已经宣判,他能帮咱们么?”晋翱翔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戚桐升若是不帮忙,我也另有帮忙的人选。快点开车。”范世吉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午后两点多钟,车子来到龙湖山庄。这里风景如画,拿来跟一些度假村相比,都相差无几。只是用来自家居住,多少显得有点浪费。但是有钱人么,要的就是这种享受。

    范世吉无心欣赏风景,也是轻车熟路,电话联系了一下,通过门卫之后,很快来到一个露天游泳池外。

    他让晋翱翔在外面等人,自己一个人进到露天游泳池。

    在游泳池的周边,可这种休闲的躺椅,瓜果梨桃,各种酒水,那是一应俱全。因为先前经过联系,范世吉被一个兔女郎请到边上的一个桌子旁就坐。

    此刻的游泳池内,可谓莺歌燕舞,一个中年人正跟十多个环肥燕瘦,衣着各式泳衣的女人们戏水。这些女人们年纪也不同,大一些的三十多岁,年轻的看起来就十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这位戚桐升先生经常更换口味。

    范世吉就在边上等着,看着正在嬉闹的戚桐升,等了能有半个多小时,戚桐升可能是有点累了,这才从水中出来。

    上来之后,他朝范世吉这边走来,范世吉赶紧迎了过去,笑呵呵地说道:“戚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老范,你这是什么时候来的呀,怎么也不招呼我一声呢,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戚桐升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看不出来有半点内疚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久、不久,我就是刚来。”范世吉又是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坐坐......”戚桐升做了个请的手势,请范世吉一起来到边上的躺椅那里休息。

    有懂得他口味的兔女郎,马上过来伺候,又是开酒,又是水果,忙活了能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范世吉是真有耐性,哪怕是再着急,也没说半句废话。

    等兔女郎下去,戚桐升端起红酒,朝范世吉举杯,“老范,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范世吉也举起酒杯,二人喝了一口之后。戚桐升也不询问他的来意,就是闲聊。

    又聊了能有十多分钟,范世吉这次真有等不及了,笑着说道:“戚先生,今天我的官司在法院开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还把这个茬给忘了,结果怎么样呀?”戚桐升故意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范世吉心中暗骂,这么大的事儿,你会忘了?想必是已经知道结果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