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23章 太不要脸了

第923章 太不要脸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面对路易斯的质疑,米开罗只是轻轻摇手,说道:“咱们去忙咱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当先朝入口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路易斯见他这般,只能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独自离去,其实他很想知道,眼下这个地方,到底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很大,想要一下子走个遍,难度实在很大。张禹渐渐有了数,二百平米的石室,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个。

    华雨浓到底来没来,这一点实在把不得准,一切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张禹一口气走到最左侧的石室,然后顺着路往上走,他的耳朵注意倾听,但是听不到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仿佛偌大的城堡之内,除了自己之外,就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有点饿了,取出来一块压缩饼干,吃了起来。他一边慢慢的吃,一边往上走,他很快现了一个问题,自己考虑的挺多,就是没带水。也是因为一个下到这种地方,身上又是罗盘,又是法器,还带了饼干,实在没地方带水了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的话,只能管洋鬼子要了,要是不给,就只能抢了,谁怕谁呀?小命更重要,不想打也得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禹来到了最前面的石室。在这个石室中,依旧和其他的那些石室一样,中间有一尊开山祖师爷的雕像。

    张禹望着雕像,心中暗自嘀咕,祖师爷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这个无望冢,到底是谁建的,跟祖师爷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的蝌蚪文,张禹又是直咬牙。

    他转身朝右边走,在走过了两间石室的时候,突然闻到了一股臭味。

    没错,是尸臭味!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沉吟一声,心中再次纳闷,这里怎么还会有尸臭味。

    虽说前面有死人,可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臭了,这其中必有原因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加快脚步,朝前面的石室赶去。

    黄金海岸。

    套房之内的大床上,鲍佳音与夏月婵二女正坐着诡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俩的双腿叉在一起,彼此抓着对方的手,这般高难度动作,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二人的身上,已经是香汗淋漓,看来没少折腾。

    这时,夏月婵突然皱了皱眉,低声说道:“累死我了......一点也不好玩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......我也觉得有点怪......”鲍佳音见她这么说,也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这半天够用劲的了,状态比我好多了,怎么还觉得怪了......”夏月婵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咱俩,折腾一阵子......就能那个啥了......可是现在,折腾了半天......也没有那种感觉......总觉得,差点什么......”鲍佳音有点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......差他那个呀......”夏月婵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夏月婵的俏脸不由得一烫。

    好在她的双颊已然潮红,倒是看不出来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......好像就是差那个......以前没跟他那个的时候,还不觉得差......自从做过之后......真觉得少点了......”鲍佳音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这么回事......你别那个姿势了,累死我了......过来躺会......”夏月婵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累的够呛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把腿挪开,回到床头,夏月婵的身畔躺下,还顺手搂着夏月婵。

  
都市之剑宗传人txt下载
跟着,她又从床头拿起烟来,准备点上一支。

    不想,夏月婵直接说道:“要抽出去抽,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我不抽了......”鲍佳音把烟丢回去。

    “还挺不情愿的呢......”夏月婵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哪敢呀?”鲍佳音赶紧将夏月婵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佳音......你说这事可真怪了......以前咱俩就不喜欢男人,结果自从认识了他,还都给了他了......现在,咱俩连做那个都觉得没劲......总觉得差点那点东西......”夏月婵撅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么,跟他那个的时候,我也不觉得如何累,而且还特别的......舒服......以至于,咱俩做的时候,都没以前有味了......还有那家伙的手法也挺好的......”鲍佳音倒是不见外,什么都说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被那家伙按摩按的,以至于神魂颠倒......几天不按的话,都觉得不得劲......”夏月婵有点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按会。”鲍佳音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那手法呀,不是轻了,就是重了,差的远了......”夏月婵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我又不是没被他摸过......咱俩现在都便宜他了,那你说咱俩以后......”鲍佳音试探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?”夏月婵还是了解她的,马上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反正是怀上了,我这不是还没怀上么......”鲍佳音立刻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琢磨着你不怀好意......说了半天,还想跟他那个啥......”夏月婵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冤枉我了......”鲍佳音又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冤枉你呀?”夏月婵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下子就怀上了,我这不是没怀上么......你要是吃醋,大不了到时候也来呗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瞥眼看着夏月婵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那个,我去干什么呀?”夏月婵的声音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鲍佳音顺势抓住夏月婵的一只蓓蕾,低声说道:“一起呗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好不好意思呀......咱俩一起和他......”夏月婵直觉得脸热,小心肝更是砰砰砰地乱跳,差点都好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心跳这么快呀......咱俩一起长大的,我还不了解你......一到难为情的时候,心跳的就快......反正咱俩在一起的事儿,他也知道......有什么大不了的,估计他还偷着乐的......就咱俩这身材,咱俩这长相,还一起给他......他便宜大了......”鲍佳音撅起小嘴,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也太不要脸了,为了和他那啥,还把我拉下水......”夏月婵故作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带这么冤枉人的吧,你现在都怀上他的孩子了,还说我不要脸。我这跟谁说理去呀......要不然这样,我自己去找他,不带你了......”鲍佳音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呀?”夏月婵登时火了,抓起鲍佳音的大白兔,轻轻地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拧我,看我不收拾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怕谁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下次就单独找张禹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要脸的,你敢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好家伙,房间内瞬间成为二女嬉闹的乐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