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16章 我好像怀孕了

第916章 我好像怀孕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石门光滑如镜,除了那八个字之外,再没有其他,根本看不到任何机关。

    进来之后,想要后悔,肯定来不及。其实,张禹也清楚,在踏上天堂桥的时候,只怕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四下打量起周边的一切,前方、左侧、右侧,好像都有一个门户。

    张禹先行走到前方的那个门前,一眼就看出这门上是设有机关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机关,跟无望门上的那个机关一样,也是铜盘,也是铜球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这个门上,铜盘比较大,上面排列了二十八个小球,小球上面都有字,分别写着——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......

    当看清上面的字时,张禹不由得一笑,这不是二十八宿么。

    铜盘上还设有滑道,可以用来移动这些铜球,张禹渐渐看明白了,外面是以五行排列,然后将无望门打开。这里面,应该是用二十八宿来排列,进而将石门打开。

    这是比较简单的阵法知识,莫说是张禹了,就是他的那些徒弟,也知道二十八宿应该按照什么方位来排列,简直太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为了认证自己心中的猜测,张禹抬手在上面移动起来,上北下南,左西右东,四方二十八宿很快归位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面前的石门就左右分开。

    张禹仍是先退了几步,跟着朝里面看去,这仍然是一个宽敞的石室,大小跟自己所处的这个差不多。里面没有什么摆设,倒是能够看到几具骸骨。

    他有心进去瞧瞧,但随即一向,一旦进去,那就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左右还各有两个门,还是看看另外的两个门内都有什么再说吧。

    他没有进去,等了一会,面前的两扇石门慢慢地合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......”

    石门这一合上,上面原本摆放整齐的铜球,竟然自动顺着滑道打乱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设计的?”张禹不禁暗自咂舌,如此机关,简直是巧夺天工。

    他跟着朝左边走去,来到左侧的那扇石门之前。

    这扇石门上也和先前一样,也是铜盘,也有滑道,中间有凹槽。在铜球之上,写的是乾、坎、艮、震、中、巽、离、坤、兑,分明是九宫格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不禁一笑,这也太小儿科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明白,有可能因为这是第一关,所以没啥难度。

    他抬手将九宫格摆好,“咔”地一声,面前的石门分开,露出一个石室。石室内,跟对面那个差不多,不过里面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,就连骸骨也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仍然没进去,等了一会,石门自动关上,九宫格也重新打乱。

    张禹最后信步朝右侧走去,来到门前,上面也是铜盘,并摆放有七个铜球。铜球上依旧有字,写的是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瑶光。

    一看这个,张禹就能确定,这是北斗七星。他借助滑道,在轮盘上摆好北斗七星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石门又敞开了。同样是一间石室,里面没有人,也没有骨骸。

    这三个门内的情况,张禹已经都看到了,差的就是选择哪一条路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,张禹没有看到华雨浓的尸体,可见华雨浓绝对不会死在路上。现在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进来了,另外一种是,根本没过来。毕竟有五条路可以来到天
在仙侠世界成道祖小说5200
堂桥这边,华雨浓如果不想冒险,大可以先进到别的路口藏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现在主要需要考虑的是,自己应该走哪条路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的路,看起来应该比较容易。毕竟里面没有死人,中间的那条路,一眼就能看到骸骨。显然是有人曾经困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来到这种地方,不是说哪条路简单,就走哪条路,目的是找天一迷图,天晓得东西能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但有一样,藏天一迷图的地方,显然是最危险的。张禹已然能够意识到一点,在找到天一迷图之前,任何人也出不去这个地方。只有死路一条,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天一迷图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张禹最后决定还是往前走。他踏步来到二十八宿的门前,重新将二十八宿的方位摆好,待石门敞开之际,跨步而入。

    黄金海岸。

    一间宽敞的大套房中,在床上,鲍佳音和夏月婵靠在床上。

    鲍佳音的身上穿的很少,就是一件薄薄的背心,下面是小裤裤。

    而在夏月婵的身上,却裹着厚厚的睡衣。

    “小婵,是不是……那个来了……”这时,鲍佳音抓住夏月婵的手,关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夏月婵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回事……”鲍佳音有些不解地说道:“你往常这个季节,都是喜欢洗海澡的,今天怎么也不下水,多半时间都在屋里,连海风都不愿意吹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夏月婵的脸上露出迟疑和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看出她脸色不对,鲍佳音急忙又关切地问道:“不会是生病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鲍佳音伸手摸向夏月婵的额头,并没有现有什么不适。

    “佳音……我有一件事……一直想跟你说……但是又有点担心……怕你不高兴……”夏月婵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之间,有什么不能说的,我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……小婵,有什么事,你就尽管说,我不会不高兴的……”鲍佳音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,鲍佳音更是温柔地搂住夏月婵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就说了……”夏月婵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!”鲍佳音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保证你不生气?”夏月婵又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保证!”鲍佳音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那我真说了……”夏月婵迟疑了一下,仿佛拿定了什么决心。她跟着说道:“我这个月……没来例假……好像是……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闻听此言,鲍佳音大吃一惊,竟然忍不住叫了起来,“你怎么会怀孕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功夫,她又是一扭身子,紧盯住夏月婵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了……你不会生气的……”夏月婵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过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你怎么会怀孕呢……”鲍佳音的舌头都结巴了,好像都有点说话了,半天才想到正事,“你跟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张禹的……”夏月婵垂着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的?你们俩……怎么还会……”鲍佳音手无足措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要倒时差的,结果根本不给我倒的机会。

    脑子乱糟糟的,今天都没多少时间码字。当然,三更那是不可能的,咱向来是保底四更。老铁先做点饭,今天的第一顿饭,还没吃东西呢。吃完继续码字,再更两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