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06章 炫富

第906章 炫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操场上站着的学生们都懵了,前些天还是同学的张清风,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牛叉,实在叫人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台上坐着的道教协会众人,有的也懵了。像白眉宫、阳春观这些大道观倒还好说,这里的一些小道观根本就是蒙事的,一点道法也不会。眼瞧着张清风一个学生,现在都能使用火葫芦了,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袁真人扭头看了眼张禹,她隐隐已经猜出来张禹的意图,这是想让弟子来一个现身说法,进而拉拢这里的学生。

    她淡淡地说道:“师侄,你这可真是煞费苦心呀......这个火葫芦,威力虽然不大,但想要炼成,应该也不容易吧......所需的材料,只怕要比这葫芦本身还高吧......”

    袁真人的声音不大,但是另一侧的吕真人也听到了。吕真人早就觉得袁真人和张禹之间的关系有点问题,现在看来,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同样,袁真人说的话也是没错,这个火葫芦的威力不大,放出那小的火球,没什么杀伤力,根本比不上火符术。

    可想要炼制出这么一个永久性的火葫芦法器,所需要的材料,成本可不低。很显然,这个火葫芦是雷劈桃木加工的,炼制法器的火,起码得到明黄色的符纸,一张肯定不够。

    她猜的一点没错,正常来说,张禹炼这个法器都炼不起。但是,张禹家里有一棵香樟树,用这棵树的树枝炼器,能节约很多成本。

    袁真人当然不知道这个,可她随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,张禹如果用明黄色的符纸炼法器的话,那他这个明黄色的符纸是从哪来的呢?明黄色的符纸一般得通过白眉宫,然后三大仙山去换。张禹可是没有找过她的。而且袁真人也不会相信,张禹再未经过她的前提下,能有本事直接去天师府兑换符纸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问题,她是越来越迷糊,越来越吃惊。

    “师伯,这东西就是我炼着玩的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炼着玩......”袁真人听了这话,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要是都能炼着玩,你让天下修道之人情何以堪呀。

    我白眉宫好像也没几个人能够炼着玩就炼出这东西。你这可真够轻松的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台下已经有张禹的弟子提着沙包来到那火堆前。

    他们将手里的沙包直接倒在火堆上,火焰立刻被沙子湮灭,那几个弟子随即退下,紧跟着,由王春兰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春兰的手里,拿着一把扇子,就跟电视里的芭蕉扇有点像,不过号能小点。

    她一脸的喜气,朝同学们招手,“我也不自我介绍了,你们也都认识我,这回轮到我了!”

    “王春兰,你这扇子是怎么回事?”“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“你也要表演吗?”......一众学生们自然认得她,纷纷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着!”王春兰笑呵呵的,她现在距离那沙子堆的位置,能有五步远。

    只见她猛地举起扇子,朝沙子堆连扇三下。

    “呼!”“呼!”“呼!”

    旋即,就听“呼......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在王春兰的身后,突然狂风大作,一股大
极品小画郎帖吧
风吹来,立时将地上的沙子堆给掀了起来。一时间,漫天流沙,令人眼前都在花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台上、台下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!”“怎么回事?”“好大的风呀!”“不会是王春兰扇出来的吧。”“好像真的是!”“这是怎么搞的!”......

    学生们惊诧莫名,嘴巴张的老大。

    刚刚张清风表演的火葫芦,已经让不少人叹为观止,此刻王春兰所表演的扇子,更是叫人错愕。

    台上的人更是有点蒙呀,这里也不乏高手,他们看得出来,这扇子的威力其实不大,原理不过是呼风术。正常可以用符咒来进行表演,只是被制作成法器。但是扇子能够扇动的面积不大,不过对于初学者来说,已经足以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袁真人又看向张禹,这次更为吃惊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师伯,就是炼着玩的......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袁真人点了点头,心中暗说,这东西你都能炼着玩,那还有什么是你不能炼的呢?

    台上的不少人,也都将目光集中到张禹的身上。他们简直无法想象,这些东西会是张禹炼制的。也许,是以前就有的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毕竟,哪个道派没有点靠谱的法器。

    有的人当时就想质问张禹,可不等开口,台下又有人新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有小道士举着一个木头桩子来到台下,他们将木头桩子放好,当时就要走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后面,站的是李明月,见这二人想回来,赶紧喊道:“别走呀,在那帮我扶着,万一倒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拉倒吧,万一误伤我们呢。你凑合的表演吧。”一个弟子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和同伴已经快步跑到了后面,只把木头桩子和李明月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李明月撇了撇嘴,不满地说道:“也太不相信人了吧!”

    跟着,他就从背上抽出桃木剑来,一手举着剑,一手朝周边的同学们招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刚刚表演的都是小把戏,现在轮到我了,让你们看看,什么是真正的技术!”这家伙咧着大嘴,那叫一个意气风。

    “你表演什么?”“是呀,表演啥?”“李明月,你一向只会耍嘴皮,不会是忽悠吧!”“就是,把你真正的技术亮给我们瞧瞧!”......同学们明显当初和李明月的关系也不错,大家伙都说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!”李明月大喊一声,将手里的桃木剑举在面前,跟着咬破舌尖,一口血喷到剑上。

    他用剑尖指住前面的木桩,嘴里振振有词,也不知到底嘀咕些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就听他大喝一声,“中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桃木剑竟然直接脱手射出,稳稳当当地扎在木桩之上,木桩因为受到冲击,站立不稳,跟着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再看李明月,那偌大的身躯向后坐了个屁股蹲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场竟然没有一个人嘲笑他,而是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,张口结舌的,根本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如果说,刚刚张清风、王春兰他们表演的是法器,那李明月所表演的,已经不仅仅是法器了,而是真实的修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