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903章 忠告

第903章 忠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见到上官宁,一上来少不得客气几句,桌上已经摆了饭菜,七八个都是素菜。毕竟在饭店见面,总不能什么也不点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饿了,先吃了几口,上官宁应该是一直在等着他,也没吃饭,干脆二人一起吃。张禹吃得快,上官宁吃的很慢,就跟她走路的姿态一样,哪怕是吃饭,都是那样的幽美。

    吃了两碗饭,张禹差不多饱了,再看上官宁,才吃了半碗。张禹虽然着急,也得等人家把饭吃完,他干脆喝起了茶水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上官宁终于吃完,她轻轻地放下筷子,脸上露出淡淡地微笑,“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是我让你久等了才对......”张禹也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约我来,不知道有什么事?”上官宁幽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王杰的妹妹,所以我也不瞒你,今天道教协会的人开了个会,内容是......”

    当下,张禹就把自己想要将本届毕业生都给承包的事儿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张禹苦笑一声,耸了耸肩膀,“真不明白,就是一件小事,怎么这么多人反对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反对了,这是传承的大事。你想想,今年有你张禹将学生都给承包了,明年就有可能出来李禹,后年就有可能赵禹。有了你的先例,那答不答应其他道观呢?现在好多道观里都没有三百人呢,有的才十几二十个,传承都成了问题。若是他们都学你,那就得乱套。而常年分不到学生的道观,就有可能断了传承。国家把出家的门槛提的很高,所以不要小瞧这三百个学生,这对于任何道观来说,都是一笔大的财富。”上官宁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你的出现,其实已经分了一块大蛋糕,因为你是副会长,他们才会容许你吃上这么一块。可你想把整个蛋糕都给拿走,自然不会有人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么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“照你的说法,我的动作是太大了......要不然,等过些天去镇海大学招收弟子的时候,我随便招点,就别跟他们抢了,等明年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着明年呢?”上官宁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笑的时候,好似出水芙蓉,可能是因为戴着鸭舌帽的缘故,竟然平添了两分俏皮。

    “不等明年还怎么办呢?这帮人横竖也不可能让我拿这么多。实在不行,我先招点临时工,打扫个卫生什么的。”张禹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年是你唯一的机会了,等到明年,你这个副会长就要搬家了。”上官宁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闻听此言,张禹不由得一惊,连忙问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这个副会长,你能干一年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答应了方丈,拜入白眉宫,别说是副会长,当会长都可以。可是,你没有答应方丈,凭你的资历,凭什么让你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?特别是这一次,你已经无声无息的得罪了很多人。你若是想让无当道观壮大,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趁着现在你还是副会长,赶紧多抢些徒弟回来吧。等到明年道教协会选举的时候,你的副会长就会被选掉,到时候你还有什么呀?”上官宁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袁真人不会这么小气吧......”张禹诧异啊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帮了白眉宫不少忙,袁真人不至于这么快就过河拆桥
雪中悍刀行sodu
吧。

    “大度和小气,都是因势利导的......到了袁真人这个位置上,她不会去考虑任何义气,甚至都不会考虑自己的得失,她要考虑的只是白眉宫的兴衰与利益。每一代的白眉宫方丈都希望让白眉宫更加的扬光大,袁真人也不例外......如果你的存在能令白眉宫扬光大,她自然会把你捧在手心里,一直庇护......反之的话,她会第一个灭了你......”上官宁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把这个都告诉我了?”张禹颇为意外,毕竟他知道,上官宁现在已经成为了袁真人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回事,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说这些......至于说你怎么做,那就不该我的事情了。你现在要记住一点,以袁真人的身份,主动提出收你为徒,并且将白眉宫的传承相送,可见对你的看重。而你的拒绝,难免让人觉得你别有用心......如果说,你的无当道观不是在镇海,而是在别的城市,你的成就越高,她会越高兴。但在镇海的话,那就不一定了......所以,你最好是好自为之......还有,尽量不要单独约我,一旦被看到了,那就不好了。有事情的话,让我哥打电话吧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上官宁站了起来,直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路的姿态,实在太美,但现在的张禹,真的是无心欣赏。

    当上官宁走到包房门口的时候,她突然停下了脚步,转头说道:“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,经营一家道观不是那么容易的,不是说你道法高强就行。你是野路子出身,可能不知道,我们这些学生当初得到度牒不是那么容易的。一要有学历,二要会背最少十本经,三要参加正规的考试,才能得到度牒。你一个人通过其他途径,获得度牒,那没有问题,但是出家道士想要全部都通过特殊途径获得度牒那是不可能的。一旦你的道观中有大量的无证从业道士,很容易被有心人钻了空子,到时候道教协会以此为由将无当道观取缔,你都无可奈何!”

    落音落地,包房的门打开,上官宁这就要走。

    张禹站了起来,刚要去送一下,不想上官宁又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想起来一个事……其实道派之中,也是讲究优胜劣汰,适者生存的。就好像以前的无当道观,不也因为没钱而关门了么。在镇海市,像这种道观还是有的,那些在道教协会注册的道观,如果你有能力的话,大可以将他们收为子孙庙。这样的话,能够提高你在道教协会中的地位,实力越强,话语权才越大。”

    这次把话说完,上官宁才开门离去。

    张禹等她离去,随即开始回味她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,官场、商场,哪怕是教派之后,同样如此。即便到了道家内部,也会有所争夺。

    道教之中,师父倒是不会介意徒弟的成就盖过自己,就好像贾真人。可问题在于,张禹道派是在镇海市,他的崛起,势必要跟白眉宫争夺香火,争夺信善,争夺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没听说仙山都凑合在一块的,各个仙山道场,不管是佛家道家,都离得挺远。距离的太近,老百姓来上香的话,去谁家呀?供的都一样,无外乎是三清什么的,还能两家都花钱磕一遍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