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97章 习惯

第897章 习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贴在张禹的怀里,感受那男人火热的胸膛,被这个男人的手按在小腹,先前的疼痛仿佛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踏实、安全、温暖的感觉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潘云还有了一种更未享受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家!家的感觉!

    父亲早逝,潘云一直跟在母亲身边,而那时的母亲,脑子里只有工作,一年下来,也陪不了她几天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潘云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性格也变的叛逆、强硬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家的感觉是什么样子,不管是上学,还是工作,她的脑海里,似乎并没有家的概念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中,家可能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她终于感受到了她的温暖。这种感觉,正是自己一直所向往,而又不敢去想的。

    渐渐,她的身心无比的放松,房间内没有什么声音,她一点也不害怕,这种宁静代表着安祥、舒适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潘云闭上了眼睛,开始静静地享受,不知不觉地,她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的心事很重,又是天一迷图,又是招募道士的事儿,现在又多了一个潘云,让他的脑袋都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家里有一个杨颖,有一个方彤,这俩倒是相处的很不错。但不要忘了,还有一个萧洁洁呢。这种打赌,张禹都没见过,竟然赌生孩子。

    这次方彤来大姨妈了,很显然是没怀上。估计接下来的日子,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。

    除了她们三个,还有鲍佳音和夏月婵。这两位倒是挺叫人省心的。

    可身边的这个潘警官该怎么解释呢?

    “唉......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......”

    人在没有办法的时候,都会想到这句话,张禹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干脆赶紧睡觉吧,别去想那些没用的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不知不觉地,天亮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,黎明的时候,竟然下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雨水淅沥沥的,令阳光暗淡,房间内因为当着窗帘,都开不出来现在是几点。

    潘云幽幽地睁开眼帘,昨天晚上,她睡的很舒服。她的大姨妈平日里并不严重,只是昨晚的紧张、害怕,才会让她特别的疼痛。

    经过一晚的休息,小腹的疼痛大减,跟往常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睁眼,她很快感觉到有点不对劲。自己枕在张禹的胳膊上,记忆中,张禹的另外一只手是压在她的小腹上。可是现在,那只手并没有放在小腹上,而是抓住了自己的一枚果实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轻轻扭头,看向张禹。张禹正闭眼熟睡,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......这么自觉......”潘云暗骂一声,登时嫩面绯红。

    有心将张禹的手给拿开,但还是没有动。横竖,也被这个家伙把便宜沾光了,而且被这个男人摸那里,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看着张禹,也不知过了多久,张禹也慢慢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二人四目一对,张禹马上说道: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轻轻应了一声,仿佛不敢去看张禹,赶紧把脸扭到另一侧。

    但听她的声音,好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些了吗?还疼不疼了......”张禹温柔地问道。


盖世魔头txt下载
   不说这话还好,这话一出口,张禹瞬间现不对。

    自己的手本来是按在潘云的小腹上,现在放在哪呀。

    他赶紧把手缩了回来,露出一脸的尴尬,好在潘云的脸转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张禹不禁在心中暗骂,这手是什么时候上去的,也太自觉了吧?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他养成的习惯动作,现在不管是跟杨颖,还是方彤、鲍佳音在一起睡,都是这个动作。睡梦中,要是不抓点啥,好像少点东西。

    现张禹飞快的把手缩回去,潘云的脸又是一烫,低声说道:“不疼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疼就好......”张禹赶紧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房间内,跟着又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彼此间,能够清楚地听到对方飞快的心跳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,张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赶紧出了被窝,下地去拿手机,一看来电显示,是张清风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喂,清风么?”张禹立刻接听。

    “师父,听李明月说,您要给我们制作法器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,您什么时候过来验收......”张清风的声音,显然是十分急切。

    他在资格上,属于张禹的大弟子,估计也是众师弟们一个劲的催促,所以才由他打电话,询问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等会就过去,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,不必着急,谁也少不了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。”张清风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又叮嘱了两句,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看向床上躺着的潘云,柔声说道:“潘云......我道观还有事......看来得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说张禹要走,潘云的脸上写满了失落。她的小嘴,不禁扁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你......你就这么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还有什么指示?”张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晚上......还做恶梦......”潘云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随即想出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马上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护身符递给潘云,“你把这张符贴身放好,夜里肯定不会再做恶梦......另外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镇宅符。

    这张镇宅符是张禹最初用明黄色符纸画的那一张,一直没用。要知道,明黄色的镇宅符,一般的人谁舍得用这个画镇宅符呀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眼房间内的布置,墙上有一个石英钟,张禹将石英钟取了下来,将镇宅符放到其中,重新挂上。

    “加上这张镇宅符,你就放心好了,绝对不会再做恶梦。”

    潘云的手里拿着张禹给护身符,在心中埋怨了一句,“大笨蛋......”

    其实她的心意,张禹哪能不知道,只是张禹不敢呀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......对了......”说到此,潘云想到了一件事,“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再去海门山了!”这一次,潘云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好!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潘云是关心自己,也是看出来,自己一定要去。张禹不想让她担心,便嘴上答应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