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92章 什么最重要

第892章 什么最重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太师叔,你笑什么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,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?”孙昭奕反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海门山内藏有天一迷图的事情,想来知道的人,也不止一个半个,这么多年来,却没有能将其拿走,难道不是一个问题么。”孙昭奕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......”张禹立刻恍然,“就是说即便有人知道这个地方,一来不一定能找到,二来就算是找到了,也未必有实力将东西带走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孙昭奕郑重地点头,“银尸的实力,应该跟你差不多,不过你如果准备充分,不仅可以一战,甚至可以还有可能干掉她。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......这种宝物,想要得到的话,三分凭本事,七分靠机缘。任何宝物,都是有缘者得之,无缘者只能失之交臂,甚至为此搭上性命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宗主,其实我更想跟你说的是......”孙昭奕的声音突然变的慈和起来,“您的命,要比他们更加精贵,不管是天一迷图,还是其他的什么宝贝,能得到固然是好......若是无缘,千万不要搭上性命......咱们无当宗能有今天,着实不易,在任何时候,宗主都要以性命为重!”

    “是,太师叔......”张禹没想到,孙昭奕竟然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这慈和的声音,是那样的动听,让人心中一暖。其实也是,什么东西能比自己命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虽然好奇,很想下到洞穴之内,看看下面到底有什么,天堂桥后的所谓神鬼,又是个什么面目。

    但孙昭奕的话,让他彻底冷静下来。不过是做什么,都要知己知彼,这样才能有百分百的把握。

    在矿穴之中,现在有岛国的阴阳师,好像还有个大阴阳师,波多野白衣虽然说实力在张禹之下,可张禹明白,他的话是没准的。这些阴阳师的手段诡异,就好像那天晚上碰到的夜叉和日月形,若不是香樟树在侧,突然交手的情况下,张禹还就被打的有些措手不及,一时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同样是修炼者,法力的修为是一方面,另外也得看对方的法术。一旦中招,后果是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另外,那个绝美女人的防御力太高,也着实讨厌。在张禹看来,自己不必着急马上去,最好是让这两边打个两败俱伤,自己能去捡一个现成便宜。除了这两家之外,还有一个一刀干掉蟒蛇的家伙,这个人也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孙昭奕没有出声,似乎是感觉到张禹在盘算什么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孙昭奕才说道:“宗主,我现在有个小小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请讲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王杰说,光明山上的道观用不了多久就要竣工了。这实在太过出人意料,同样也说明,你的努力没有白费。一旦搬家,新道观人手肯定不够,所以我认为宗主应该考虑一下那边的事情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情况,我现在也知道了。只是道观也不能随便招收弟子,学校那边,也不可能把学
神级英雄无弹窗
生都给我。唯一的办法,也就是先招一些临时工什么的,帮忙打扫卫生,做个知客之类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也只能这样。但是......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,我看你不如找一个人商量商量,或许这个人能有更好的办法......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张禹不禁好奇,还有什么人能商量呢。

    “潘重海!”孙昭奕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”一说到潘重海,张禹还有点纳闷,这老家伙上次帮完忙之后,也不来道观看儿子了,什么意思呀?

    张禹现在真打算这老家伙,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孙昭奕点了点头,平和地说道:“虽然我看不见,也不知他长什么样子,但可以肯定,此人并非等闲之辈,拥有着很高的智商和极为长远的目光。他的每一句话,有的时候都是真知灼见。所以,你不妨跟他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说真的,我现在还真想见见他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件事,我觉得你的徒弟也该包装包装了。”孙昭奕又道。

    “包装?”张禹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算是机缘巧合,在你得到道祖授予的信仰之力时,他们也得到了提升。这是他们的福气,同样也是咱们无当道观的福气。很多事情,你也不能亲历亲为,还是需要他们的。他们入门晚,想要一下子达到你当初的境界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所以,最好的法子就是给他们一些法宝,你顺便也能锻炼一下自己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炼制法宝......”一听这话,张禹不禁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能够炼制符纸,若是再能炼制出一些法宝,对于自己的修为,也是一种升华。

    家里还有不少雷劈木,放在那里也是放着,还真不如好好的利用一番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说得对,我这两天就着手炼制点法器,顺便也恢复一下功力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前往矿穴,消耗也是很大的。用掉的符纸需要补充,另外还得画一些蓝色的符纸和明黄色的符纸,以免用来御敌。

    这些都需要时间准备,如果时,东西让人拿走了,只能说自己没缘份。准备不充分,丢掉性命,那就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又跟孙昭奕聊了几句,张禹便行告辞。

    走出了后院,来到前面,弟子们都在修炼。学医的看医书,学阵法的摆风水,有的在画符纸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如此勤奋,张禹的心中也高兴,师父教了他一个,用了这么多年,自己这下可好,一下子收了三十多个,若是都能成材,也算是自己一份成就。

    众弟子们现在也都看到了他,纷纷打招呼,“师父。”“师父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跟着说道:“今天跟你们说一个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!”“什么好消息?”“师父,有什么好事?”......众人一听说有好消息,更加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看在你们这么勤奋的份上,我打算送给你们每一个人一件小法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