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88章 掩耳盗铃

第888章 掩耳盗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张禹尴尬呀,事实证明,你只要说一句谎话,就要用更多的谎话来圆,否则的话就得露陷。

    可现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要是坦白,显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,现在进退维谷,看来只能硬着头皮治疗了。

    “治疗的时间,确实是有所耽误……那个,我再重新给你开穴……”张禹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潘云轻轻地应了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,有点无所谓,但是她的身子,明显有点颤抖。张禹看得出来,她还是有些紧张的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又何尝不是?

    别看张禹先后也和几个女人那个啥了,算得上是久经战阵,可这次似乎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奈何箭在弦上,不得不。

    张禹只能老着脸皮,将潘云睡衣上剩下的两个纽扣也都慢慢的解开。

    果然,潘云的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睁眼,不敢去看张禹,生怕自己羞臊的样子被张禹看到。其实这一切,都被张禹看在眼里,她不睁开眼睛,无外乎是掩耳盗铃。

    终于,她感觉到张禹的一双手触碰到自己的要害。刹那间,她的小心肝差一点就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矿穴之中,看到那些恐怖的东西时,她虽然紧张害怕,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贝齿死死地咬住双唇,硬是将到了嗓子眼的一声闷哼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,紧紧地抓住床单,就连双腿,也不自觉地伸的笔直,双足更是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然而,只过了半分钟,张禹的双手就险些将她融化。这种舒适的感觉,比之刚刚还要猛烈,顷刻之间,就能让人股皮筋软,浑身无力,却又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潘云感觉到,自己的身子骨都已经酥了。

    慢慢地,她有了魂飞九天的感觉。仿佛忘了一切,嘴里开始轻轻地喘息,双腿更是难耐地动着。

    突然间,自己的柔软被一团温暖包裹住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无意识地用双手抱住张禹的后脑,仿佛不愿再让这个男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内,响起美妙的和旋……

    过了能有十来分钟,潘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火烫,双腿更是不由自己的来回磨蹭,小腹之内更是辣的。

    “用力……用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潘云都不知道,自己在此刻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把话说完,她的小腹之内就是一阵热流翻滚,令她忍不住出那透骨的,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次已经不是双手抱住张禹的后脑,而是用双臂死死的按住。她的浑身都在剧烈的颤动,下巴高高扬起,进而出难以控制的喘息,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的那种快感,真的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。可以说,都有点让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感觉,真的是难以形容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突然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的胳膊轻点……都好把我憋死了……”就在潘云享受这种快感的时候,张禹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潘云才反应过来,张禹的脸正被她死死地压在那个什么上面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个……”潘云赶
三国之召唤猛将无弹窗
紧放手,很是心虚、害臊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……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张禹的脸慢慢地抬了起来,深吸了两口气,刚刚潘云太狠,差点没把他闷死在蓓蕾之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”此刻的潘云,娇羞无限,忙把头别到一边,不敢去看张禹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现在没事了吧……”张禹也有些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句话,已经暴露了自己刚刚的谎言。

    只是潘云也有点粗线条,加上现在羞臊难当,哪里听的出来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“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也迟疑了一下,接着问道:“我体内的瘴气都清除了…….”

    “都清楚了……”张禹老着脸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谢谢你了……”潘云的声音中还带着羞臊,同样也有着一份感激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……那个……”张禹现在也不知道该说点啥。

    他这一不出声,房间内跟着就没了动静。能够听到的,只有潘云不协调的喘息和心跳。

    潘云现在的状态,张禹再清楚不过,自己的女人经常这样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现在都有点不好意思,只是他多少也有点纳意外,潘云的战斗力也太差了,自己还没那个啥呢,怎么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难怪,潘云跟鲍佳音她们不同,虽然她们也挺快的,但也不知道这样就崩溃。原因主要是,小丫头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习惯,鲍佳音和夏月婵就更不用说了。至于说杨颖,那是张禹之前摸的时候,还没掌握这门技术。

    潘云是实打实的没被碰过,加上张禹的技术实在是太强悍了,着实让潘云吃不住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都有点尴尬,他都有心告辞,可现在天都没亮,自己就这么说走,实在也太不是人了。留在这里,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气氛仿佛僵住了,两个人似乎都觉得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潘云才怯怯地说道:“你刚刚给我开穴、吸毒的法子……好像……挺不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……”张禹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真的没事了……”潘云又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张禹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挺晚的……我觉得身上一点劲也没有……特别的困……想继续睡觉……你呢……”潘云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点困……继续睡觉吧……”张禹赶紧附和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潘云轻轻应了一声,接着又小声说道:“你别看着我……躺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张禹也知道她难为情,自己这么看着人家,确实不好。他马上躺到潘云的边上,多少也有些如卧针毡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刚刚……你给我……治病的事儿……别跟别人说……”潘云又是害羞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她现在说话的语气,哪还有半点女汉子的风采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看来她还真比不上鲍佳音。事实证明,鲍佳音比她还要汉子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禹当然知道了,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,简直是在欺骗傻甜白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我睡了……好累啊……好困……”潘云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第一次崩溃的感觉之后,潘云的身子仿佛是被抽空了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