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86章 吸瘴治病

第886章 吸瘴治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个晚上,月亮很是漂亮,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,月光与星光辉映。

    如此夜景,少不得有那小情侣一边看月亮,一边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镇海市的夜生活是美妙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其实仅仅是夜生活的开始。

    可出乎人意料的是,有二十多辆运兵车在路上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有那看到运兵车的人,难免纳闷,好端端的,这是搞的哪一出儿。有那眼尖的,更是现,在运兵车内,装载着大量的官兵,如此多的运兵车,如果里面都是这样,估计得有上千人了吧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一辆军用飞机悄然起航,在星空中翱翔而去。看那行进的轨迹,显然是在北上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情,对于小民百姓来说,没有半毛钱关系,大家该干什么,还是继续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靠在张禹的怀中,虽然她穿着睡衣,可依旧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胸膛的火热。这份火热,仿佛能将人的心给融化。

    潘云又不是铁石心肠,不但如此,她对这个男人更是有说不出来的感觉,有着无比的好感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这个男人的手在她的蓓蕾之上肆无忌惮的时候,她除了克制着自己,尽量不让自己出声音之外,竟然都没有做出半点反抗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潘云的身手,就算打不过张禹,可在张禹不使用法术的前提下,想要三两下将她制服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说来也怪,张禹好像使用任何武术,手上也十分的温柔,这种动作,反而让潘云的身子软绵无力,身子骨都快酥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......是在做什么......好难过、好舒服......可是......”潘云明明知道张禹这是在赤果果的耍流mang,但就是不愿挣扎,心里不住地冒出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喜欢我......以他平常的为人......不应该这样的......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以上一曲千峰上,舞破中原始下来。

    在夏月婵的房间内,夏美人的舞步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有些疲倦,又一次转回身子,走到窗边,看向外面的星空。

    “轻舞霓赏,只为伊人......”夏月婵轻轻地唏嘘一声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不愿再给任何人跳舞,只为一个人。但是少了伴奏,让她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会再想起我......我等着你......”夏月婵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她停下舞步的同时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的张禹,脑海中突然漆黑一片,刚刚的旖旎美景,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不过,在他的掌中,却是那样的真实。

    他能够真切的感觉到,自己的手里抓着一团软绵绵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这东西是什么,他在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月婵......”张禹在心中直接给出定谓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有些迷糊,如果不是手里抓着那个,他会认为刚刚做了一场梦。可是现在,他并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的手又动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夏月婵的那里不大,潘云的能比她稍大一点,朦胧之中,确实有点让人难以分辨。如果换成鲍佳音的,
水浒求生路最新章节
或者是方彤这种比较明显的大小,张禹一下就能确定。

    梦中的手法和现在的手法差不多,不过更加有点一点。这一来,潘云哪里吃得消,上下贝齿紧咬住双唇,生怕自己叫的更大声。只是鼻子里出不自然的呼吸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感觉到被张禹轻轻地翻动。她下意识地顺着张禹的手转了过来,身子变为平躺着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她突然现,张禹的身子移动了。她想睁开眼睛,偷偷看一眼,然而都没等她睁眼,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尖顶被一团温湿给包裹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回可好,潘云想认都忍不住了,直接出了美妙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张禹正在那个啥呢。

    乍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意识到有点不对,这个声音,好像不是夏月婵的。

    房间内挡着窗帘,黑暗之中,张禹刚刚也没有注意边上的女人是谁,只是先入为主地认为是夏月婵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赶紧抬起头来,当瞧到这人的脸时,他不禁吓了一跳,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终于反应过来了,今晚睡在潘云的家里,身边的女人,自然是潘云。主要是刚刚的那个梦做的不好,如梦如幻,让人迷醉,就跟上次和夏月婵在梦中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听到张禹的声音,潘云忙睁开眼睛,二人四目相对,她看到张禹的眼中尽是惊慌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也是又羞又臊,你张禹要是一直就那样了,倒还好说,你现在突然停下来,来这么一嗓子,眼中还没有半点柔情蜜意,光是慌张了,换谁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潘云抬起手来,一个耳光直接抽在张禹的脸上,嘴里骂道:“你流mang!”

    张禹看到是潘云的时候都懵了,哪能躲过这一耳光。

    挨了这一下之后,倒是把他给打清醒了。

    张禹急忙捂着腮帮子,苦着脸说道:“误会啊......”

    刚刚他的嘴巴还在那个啥,少不得有不少唾液,此刻说话着急,吐沫星子都喷了出来。说来也巧,正好溅在潘云的白兔之上。

    潘云感觉到有点凉,忙将睡衣的领口抓紧,嘴里气愤地叫道:“误会!这也叫误会!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便宜都让你张禹给沾光了,然后回头跟人家说误会,哪个女人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按照老司机的经验,潘云都认头让你摸了那么久了,只要说点柔情蜜意的话,基本上当场就拿下了。

    奈何,张禹他不擅长这个。他现在心中就剩下着急了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,我刚刚认错人了,把你当成了别的女人,所以摸错了。

    你家人家床上躺着,结果来个认错人。

    这种话要是说出口,智商估计就是负数了。张禹就算是情商不高,但他的智商还是可以的。不至于到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张禹想出一个连他自己都很难认同的借口,“我......我刚刚是在给你吸毒......治病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口,他都恨不得把脑袋朝墙上磕两下。

    不过,该说不说,在关键时刻,张禹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,要不然能经常演戏,扮猪吃虎么。说这话的时候,竟然做到了脸不红心不跳,脸上除了一抹歉意,就剩下一本正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