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77章 利益交换

第877章 利益交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小琼,你来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见到温琼到来,也都对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客厅内座位,并不是胡乱坐的,在大沙中间,坐着的是一位耄耋老人,老人的脸上满是风霜,眸子之中,却带着一股杀伐之色,看起来青年时,绝对是一个彪悍人物。此人便是温琼的爷爷,温家老太爷。在老人的背后,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,同样漂亮,很有气质。既然没有坐着的资格,那很显然,也就是个保姆。

    在左边,坐着一个能有七十岁的长者,他穿着一身老式的中山装,戴着一副眼镜,脸上除了布满沧桑之外,还有一股书卷气。他就是温琼的二伯温肇升,在他的下手,坐着两男一女,其中一个,正是温琼的堂兄温扬。

    在右边,也坐着一个能有七十岁的长者,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显得十分严肃。这人便是温琼的父亲温肇纶了,在他的下手,坐着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,这是温琼的弟弟温秀。

    “小琼,过来坐。”老爷子抬起手来,面带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温琼很是规矩,走到父亲的下手坐下,又是礼貌地说道:“爷爷,您来镇海的时候,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,我好去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来的有点突兀,属于临时决定的,就没有提前通知你们。到了之后,实在是没什么意思,就又把你们都给叫过来了。”老爷子慈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来镇海,打算上哪玩,我陪您去。”温琼又道。

    “老了,都有些走不动了,现在就算是吹吹海风,都觉得凉,完全比不上当年了……”老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的身体硬实着呢。”“爷爷,我看您的身子骨,就算骑马都没问题。”……家里的人都赶紧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大客厅内,充满了喜悦的声音,唠着家常,显得是无比融洽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话,老爷子又看向温琼,说道:“小琼啊,你在镇海这边表现的很好,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夸奖。”见爷爷这么说,温琼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家里的人可不少,能得到老爷子的夸奖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老爷子突然伸了个拦腰,从沙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后面站着的保姆,赶紧过去,扶住老爷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老爷子点了点头,又道:“年纪大了,说不了那么多话了,总觉得有点倦。你们在下面聊,我先上去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扶您。”“爷爷,我扶您。”…….众人忙都站起来,想要搀扶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……你们聊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老爷子由保姆搀扶上楼,众人只是目送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温琼等人才重新落座。

    这时候,温肇纶看向女儿,突然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小琼,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什么事?”见父亲这般说话,温琼不禁升起一股莫名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在镇海市这么多年,离家也远,咱们父女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。你的母亲,也很想你。潘家也已经过去了,所以我认为你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镇海了,不如安北省老家那边做一个副市长,这样离家还近,你觉得怎么样?”温肇纶平和地说道。

  
万界生死劫帖吧
  温琼登时大惊,刚刚父亲的那句话,就让她觉得不对劲,现在可好,竟然提出这样的事情。安北省距离京城虽然近,可并不富庶,跟镇海市相比,更是没法比了。

    她是镇东区副区长,跟普通的地级市副市长平级,眼瞧着就要升区长了,现在突然平调,那不是开玩笑么。

    温琼急切地说道:“父亲,我在镇海市好好的,为什么要走?而且,我这次已经占据上风,区长的位置,已经是早晚的事儿。我不走!”

    “小琼,难道什么事情,都得让我说的那么明白吗?”温肇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能有什么事情?”温琼反问。

    “付森博死了。”温肇纶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?又不是我让他死的,天晓得是谁做的!”温琼执拗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付森博的死,令付家震动。虽然你说不是你做的,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你做的,可你们两个人的明争暗斗却是谁都清楚。京城内的大佬们,对于各地方的派系争斗,已经有些不满。认为其中不乏有一些手段,实在是太过份了。这一次付森博的死,已经触动了京城内大佬们的底线,所以决定利用这件事杀一儆百。日后但凡在争斗中出现人命的,一律雪藏。”温肇纶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可那不是我做的……我在镇东区付出了那么多,总不能付森博死了,就抹掉我付出的一切努力吧!我现在胜券在握,有什么理由杀他,这简直是开玩笑。我不服,我要去见爷爷!”温琼说着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,除了张禹的帮忙,还有自己的不懈努力,好不容易大功告成,却要因为付森博莫名其妙的死掉而付出代价,那不是欺负人么。换谁能够甘心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已经尽力了,但是上面的态度很坚决。不过你放心,你的努力不会白费的。”温肇纶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温琼不解。

    “上面已经承诺,你去安北省的韩潭市做副市长,你弟弟温秀在镇东区小唐退休之后,空投去镇东区当区长。你是做姐姐的,就算这次为弟弟铺路了吧。”温肇纶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,这次真是谢谢你,我是不会忘记你的。”温琼下手坐着的温秀马上诚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话虽然诚恳,但听到温琼的耳朵里,是那样的扎心呀。

    自己忙活的一顿,没坐在这个位置,结果让自己的亲弟弟捡了个现成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在官场博弈之中,也很正常。毕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温琼干的,而且温琼在竞争中也处于上风,直接就把温琼给雪藏了,温家也不能答应。所以,这就需要一个利益交换。

    以温秀的水平,想要坐上镇东区区长的位置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就算有背景,也得拿出点表现。现在可好,直接就给你强行拔上去顶温琼,这样一来,温家都说不出什么。毕竟温琼是女的,温秀的是男人,是亲孙子、亲儿子,在家族之中,永远都是重男轻女,这是改不了的。在权衡之下,温老爷子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温琼在婚姻失败之后,基本上已经被定义为温家的弃子了。能够有如此表现,给温秀换个大区长,在家族来看,都算是常挥,有啥不满意的。再者说,就算雪藏温琼,不还是平调副市长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