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76章 抬头是岸

第876章 抬头是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来到这间矿室,张禹顾不得选择从哪条路离开,而是直接打出来三张聚火符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够感觉到潘云微弱的心跳,自己立刻救治,不然的话,潘云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火光一起,矿室内突然大亮,张禹一下子就能看清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原来,这间矿室之内,周边都是银灿灿的银矿,跟火光相得益彰,相互辉映。张禹更是能够看到,这个矿室两侧并没有石门,而在对面,好像有一个石像,离得太远,倒是看不出是个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也顾不得去看那是个什么,抢救潘云要紧。先前看不清潘云的脸,此刻却是看的清楚,潘云的双颊黑,有明显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跟着搭住潘云的脉门,脉搏微弱,坚持不了多久。他轻轻地掰开潘云的嘴巴,辟障符还含在里面,上面的符文还有一半,奈何吸入的瘴气太多,哪怕是辟障符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潘云的症状,不同于普通的毒物,张禹知道,必须得用药物治疗,针灸之术根本无法将体内的毒气给逼出来。可潘云的样子,怕是坚持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符纸,他咬破手指,在上面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量的真气灌入,终于画好了一张辟障符。虽然无法肯定能不能一下子治好潘云,但缓和一下她的状况,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辟障符化作一团纸灰,张禹将纸灰送入潘云的嘴巴里,用自己的舌头将辟障符送入潘云的喉咙,并开始不停地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渐渐,张禹感觉到潘云的心跳加强了。

    “唔......”又过了一会,潘云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她第一个感觉就是,有人将她稳住,两个人的嘴巴对在一起,一口口的氧气从对方的嘴里传送过来。她跟着感觉到,自己的娇躯在这人的怀抱中,让人觉得是那样的踏实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睁眼,但潘云知道现在是谁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软绵绵的,没有半点力气。她甚至不愿意睁眼,只想静静地享受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张禹嘴对嘴。两个人第一次接吻,是在卧底的时候,那时的她,只是为了执行任务。第二次的接吻,是在自己中了尸毒之后,张禹为她解毒。没想到,这第三次吻在一起,还是自己中了毒。

    潘云心中暗自嘀咕,为什么每次跟这个家伙总是在这种情况下接吻。想一想,似乎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不自觉间,她的脑子里冒出来一个问题,如果说在自己没事的时候,张禹要吻她,自己会接受么?

    “我会吗?”潘云扪心自问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......我......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......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给我这样的安全感......只有他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又开始了胡思乱想,自己的身上,慢慢开始,越来越有知觉,身上也慢慢地有了丁点力气,不像先前那样虚脱。伴随着的这些,自己的心跳竟然也开始跟着加快。

    张禹也能感觉到潘云的心跳不仅仅加强,心跳也变快了。


超武时代小说5200
   正常的昏迷,心跳是不可能加快的。

    张禹突然反应过来,潘云现在一定是醒了。他马上把嘴挪开,抓住潘云的手腕,脉搏也强了一些,再看潘云的气色,也好了一些,不再像先前那么黑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看到潘云的眼皮松动了一下,有可能是刚刚眯眯眼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......”张禹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刚醒......”潘云赶紧睁眼,她感觉到双颊有点烫。

    “你中了瘴气,现在虽然缓和了一些,但体内的毒素未清。你需要吃一些解毒的药,可惜我身上没有,等咱们回去之后,我再想办法为你解毒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温顺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慢慢地抱了起来,还跟先前一样。潘云的双臂很自然地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里十分的光亮,也不需要手电照明,以张禹的六识,完全能够确定,这里没有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看也能看出来,这里除了他俩,哪还有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了看左手中拿着的罗盘,“哗啦啦”指针一阵乱转,随即三根指针全都指向了前面——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石像上面。

    不管是福是祸,张禹知道,现在都要走过去,看了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他抱着潘云慢慢地走了过去,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张禹也渐渐看清了石像的面目。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道士的石像,这道士仙风道骨,背背长剑,一只手拿着拂尘,一只手指向上方,雕工是惟妙惟肖。在道士的身下,是一头狮子,这狮子有九个脑袋,可以说每一个脑袋都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九头狮子,张禹立刻猜了出来,这个道人应该就是传说中太乙真人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更近,张禹看的更加清楚,这太乙真人的脸上带着一股肃杀之色,在他头顶的石壁上,还刻着四个字,张禹一眼就认了出来,写的是——抬头是岸。

    镇海市海滨。

    在镇海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,海岸线的一带的风景,更是黄金宝地,不是出海,就是观光,如果打造成海景洋房,同样是能够卖出天价。

    然而眼下这个地方,风景虽美,却看不到几个游人。别墅小楼不少,可表面上看起来,却都是军绿色,低调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地方,各个路口都驻有部队把守,普通的人想要进去,简直是难入登天。

    温琼的车通过军管区,来到一处别墅大院。院子里有两栋楼,一栋三层,一栋两层。她的车在指定的停车场停下,司机就在这里等着,她一个匆匆地走向中间的那栋三层楼。

    楼内的保姆才三十来岁,长得漂亮不说,而且还很有气质。一见到温琼,马上打招呼,“温小姐,老爷子他们都在二楼大客厅。”

    估计能称呼温琼为温小姐的,也就这么一位了。对于这个称呼,温琼没有半点不适应,点头说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她快步走上二楼,果不其然,在二楼的大客厅内,此刻坐着七八个人。看起来年纪最小的,也有四十多岁。

    温琼一见到这些人,立刻礼貌地打招呼,“爷爷,二伯,爸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