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71章 互殴

第871章 互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红衣女人被金钱剑戳中,明显吃痛,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张禹的身上扑去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嗅到终于的尸臭味,脑子都有点迷糊,百忙之中祭出的金钱剑。现在女人的身子砸过来,让张禹有点始料不及,被一下子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摔,倒是把张禹给摔清醒了,他猛地一用力,硬是翻到了红衣女人的身上,跟着就是一拳,朝红衣女人的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一拳震得张禹的手都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下去!”红衣女人也被张禹这一拳给打清醒了,伸手去抓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占据有利的位置,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,真是凉如寒玉。张禹知道,她肯定不是人,只管死死地抓住她的双腕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不然我杀了你!”红衣女人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她奋力挣扎,说实话,以她的力气,就说是男人也比她不上。可是现在的张禹,功力大增,真气都集中在双手上,哪能让她轻易挣脱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“我就不放!”“你放开我!”“我就不放!”......

    女人扭动着身子,她身上的劲也不小,一时间竟然跟张禹在地上翻滚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潘云看的是直迷糊呀,张禹出手都是要命的,现在跟街上都流氓斗殴差不多了,哪里有半点高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能怪张禹,连掌心雷都打不死对方,让他怎么办?

    而且现在还是近身,就算有神打符护体,也不能让对方在身上再穿几下子吧。特别是张禹能够感觉到,自己的神打符在挨了那一爪之后,法力明显消耗了一半,顶多还能再挨一下子。

    身上的表皮都被这女人给划破了,力道之强,让人都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你要是不放,我就咬你了!”这时,地上的红衣女人明显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她的话,让张禹心头一紧,跟着就见红衣女人张开了嘴巴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对方绝对是尸修无疑,要不然的话,不可能这么厉害。原本以为她嘴巴一张,一定会露出一口锋利的獠牙,结果露出的竟然是两排洁白的贝齿。这让张禹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女人还是说咬就咬,抬起脑袋就朝张禹的手腕咬去,就算不是獠牙,张禹也忌惮三分。

    他忙催动金钱剑朝女人的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好家伙,金钱剑打在女人的脸上,就像是扇了女人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女人痛呼一声,眼睛突然红,被张禹抓住的双手,手心之上瞬间喷出两股臭味。

    一闻到这个味道,张禹又是一阵眩晕。其实也就是张禹吧,换做一般的人,当场不死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腾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女人抬起膝盖,重重地盯在张禹的肚子上,张禹的仰天摔倒在地,女人也不喘息,身子就势一扑,反压到张禹的身上,双手去掐张禹的脖子。

    张禹忙抬起双手再次抵挡,这一次,二人十指相扣,互相卯足了劲想要把对方的手指头给掰断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“你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潘云又一次看的是直迷糊,只见张禹和红衣女人都在地上打起了滚。
我在末世有套房sodu
一个个是咬牙切齿,像是使了老大的力气一般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的力气真就比不上红衣女人,好在有金钱剑在侧帮忙,一次又一次的怼在女人的身上,能帮张禹缓和一些压力。若是光凭力气大,张禹的手指头估计已经被掰折了。

    “有种你别用那个东西......”这一次,再次翻到张禹的身上,背后挨了两剑,气鼓鼓地骂道。

    金钱剑虽然打不死她,但也着实能让她疼一下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,不用这个,我就让你给打死了......”张禹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暗叫侥幸,好在有金钱剑帮忙,要不然真死了。他不禁后悔,刚刚就不该打开这个门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也现了问题所在,这个女人不怕雷,也不怕火,修为绝对极高。

    但尸修就是尸修,金钱剑上带着火符,打在女人的身上,也够她受的。

    这只是普通的火符,如果贴上一张明黄色的火符,效果恐怕就不一样了。倘若再来一张镇尸符,极有可能重创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也只能是想一想了,因为他根本倒不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东瀛人可真是卑鄙,刚刚骗我进去,将我关在里面,现在又用这种卑鄙的招数来和我动手,我绝不会饶了你们!”红衣女人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......谁是东瀛人......我是国人......你别胡说八道......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心中不禁有点纳闷,这女人怎么冒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国人,那也是汉奸,跟东瀛人勾结......”红衣女人愤愤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谁跟他们勾结了,那小子都被我给打残废了......不带这么冤枉人的......你到底是那一伙的......”张禹又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刚刚穿白衣服那家伙不是一伙的?”红衣女人质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嘴上说话,手上却是一直也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一伙的了,要是一伙的,我还能把门打开,放你出来!”张禹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你们认为我还被关在那个铁栅栏后面呢......”女人卯着劲说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就你这力气......除了那石门能困住你之外,什么铁栅栏能关住你呀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......那你是干什么的?”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道士。”张禹答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门派的?”女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无当道派。”张禹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。”女人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用得着你听说......你现在什么意思,是拼个你死我活,还是想怎么样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折腾了半天,谁也干不掉谁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起来势均力敌,张禹时不时的还能用金钱剑戳这女人几下。可张禹明白,金钱剑打不死她,自己的力气可不是无穷无尽,要是一直这么耗着,最后谁死谁活都没准呢。

    自己想要干掉对方,必须得能腾出手来取明黄色的火符,或许还要配合镇尸符。

    而这个女人应该不会给他这种机会的。自己要是再被她抓两下,估计小命就不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