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62章 崛川部队

第862章 崛川部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......当然是想活着......”波多野白衣用讨好的语气说道,脸上还挤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本来就白,此时此刻,显得更是苍白,不笑还好,这一笑不禁恶心人,还更为吓人,好似吊死鬼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痛快,两下子就老实了。于是,他故意问道:“你们岛国不是讲究什么武士道精神么,还不畏死,怎么从你什么没看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波多野白衣有点尴尬,但随即说道:“我们阴阳师哪能跟那些粗陋的武夫一样......你们国家不是有一句话,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张禹这次不由得大笑起来,他跟着说道:“既然这样,你不如拜入我的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波多野白衣一愣。

    莫说是他,潘云也是一愣,赶紧拽了一下张禹的衣袖,像是再说,你这是什么意思,还准备收小鬼子呀。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认真地说道:“我无当道观正值用人之际,像波多野白衣这样的人物,如果愿意拜入我的门下,我自然要收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故意笑眯眯地看着波多野白衣,说道:“你愿不愿意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迟疑了一下,但随即琢磨起来,眼下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这小子的法术如此强悍,要是说半个不字,还不是死定了。暂时虚与委蛇,或许能够保住一命,搞不好还能找机会出手干掉这小子。就算干不掉,让他给自己去掉手铐,伺机抓住旁边的女人也行。他拿定主意,马上笑道:“你们国家有一句话叫良禽择木而栖,既然您愿意收我,那我有什么不愿意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”张禹说着,从腰间掏出来掌教信物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乃无当道观方丈张禹,你既然愿意拜入我无当道观,那就要遵守我无当道观的戒律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一听说“无当道观张禹”几个字,波多野白衣的心头又是一颤。他是大阴阳师明步龙行的弟子,那天小岛光武和福田永胜去见明步龙行的时候,他也在场,而且当时师父还留下了日月形和夜叉二人,负责对付张禹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站在面前的这个小子,竟然就是张禹。

    想到张禹刚刚问起日月形和夜叉,波多野白衣旋即意识到,这两个人应该已经见过眼前这位了。既然动手,十有就要分出生死的。日月形和夜叉的实力,他是清楚的,跟自己差不多。而眼前这位,更加厉害,抬手就秒了一个,自己更是没有还手之力。由此可见,日月形和夜叉肯定是挂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、明白......”想到这一层,波多野白衣更加不敢怠慢,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。那你跟着我说......弟子波多野白衣诚心拜入无当道派,从此遵守本门戒律,一......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,将本门戒律一条条的读出来。

    “弟子波多野白衣诚心拜入无当道派......”波多野白衣为了保命,那是马上照办。至于说什么戒律,他压根也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心里还在琢磨,怎么找机会脱险。

    潘云在边上气的直皱眉,心中暗说,你张禹
仙武世界大反派txt下载
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岛国鬼子的话你也信。还什么戒律,他能遵守就出来鬼了,你是修道修糊涂了吧。

    张禹等波多野白衣跟着念完,这才说道:“好,那你从现在开始,就是我无当道派的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波多野白衣舔着脸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问你的问题,你该回答了吧。那两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张禹平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师父你能不能先把手铐给我打开......”波多野白衣一脸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呀,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的叫日月形,是我的师兄,那个女的叫夜叉,是我的师妹......”波多野白衣知道不能不认,只好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们还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了......那你们的师父是谁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大阴阳师明步大师......”波多野白衣倒是不敢直呼师父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他的本事很大吗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......但是跟师父您相比,那就相差不少......”波多野白衣昧着良心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没等出手就被张禹给制住了,可在他的眼中,明步龙行的实力还是要在张禹之上的。要不然,之前他也不敢在张禹面前嘴硬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,各有本事,就连刚刚那个家伙,还能放出四个灯笼来。你有什么本事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事......”波多野白衣晃了晃双手,委屈地说道:“我现在也都不了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会什么本事,有说让你表演吗?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......我会的是魔音术......”波多野白衣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意思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吹奏笛子,让人心生恐惧,出现幻觉......最终惊吓而死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这个,并不是实话。魔音术确实是有,不过他不会。他这么说,只是为了让张禹消除戒备,如果说了自己的招数,怕张禹就不可能给他打开手铐了。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那你们到这个地方来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都拜入我的门下了,是不是应该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呀......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没错......”波多野白衣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们是来找......那个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落在一边的一个档案袋。

    其实那个档案袋,张禹已经看到了。见他这么说,张禹问道:“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言罢,他弯腰将档案袋给拾了起来。这是牛皮纸的袋子,保存的很好,上面有两个黑色大字——崛川。在这两个字下面,有一个红色的圆圈,圆圈内写着一个“密”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崛川部队的实验报告......我们是奉命将这个报告给拿回去......”波多野白衣无奈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