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52章 避嫌

第852章 避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851章出了点问题,呵呵,你们懂的。然后经过稍微修改,有觉得对不上茬的,可以回头重新看看。对不起我的亲哥亲姐们了。

    在张禹走后,温琼躺在床上,半天都没睡着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,时不时地都会想起跟张禹嬉闹的一幕,以及后来按摩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最为要命的是,自己现在的身上还是火热的,叫人是那样的难耐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小裤裤早就脱下,她干脆直接进到卫生间,冲了个凉,顺手又将自己才穿的小裤裤给洗了。

    身子降了温,躺到被窝里之后,她什么也不敢想,开始数绵羊,也不知数到了哪一只,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睡的有点晚,好在次日是周六,倒也无妨。她九点钟起来的,下楼吃早饭。

    正吃着呢,小楼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很快有人进到餐厅。

    温琼扭头一瞧,正是女儿潘云,她马上柔声说道:“小云,还没吃饭吧,过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才现女儿的脸色不太好看。有一丝疲惫,但更多的应该是丧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应了一声,在餐桌旁边就坐,有保姆赶紧盛来稀饭。

    温琼打量着女儿,突然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付森博死了,如此大的案子,刑警队必然是加班加点,女儿可是工作狂,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回家。

    她当即给保姆做了个手势,等保姆退下,她才柔声说道:“小云,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开心呀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......”潘云丧气地说道:“昨晚本来在调查付森博的案子,可今天早上七点,市局的人就来了。这个案子已经交给市局接手,我们刑警队的人,都留下协助、配合,单单是我一个人,不需要经手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温琼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显然是上面认为付森博的死,温琼多少有些嫌疑,所以才不让女儿接触到这个案子。这算是避嫌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温琼有些担心。很明显,这个案子如果破不了,她温琼是洗不清嫌疑的。如果她温琼洗不清,哪怕是这次得到区长的位置,日后也没机会往上提拔了。

    但是,温琼还是先宽慰女儿,“小云,这案子不查就不查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一夜都没睡吧,吃了饭赶紧上楼补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点了点头,随即四下看了一眼,说道:“张禹呢?”

    乍听到张禹的名字,温琼不由得心头一颤,竟然有一股莫名的紧张。不过她还是随即说道:“回家了呗,难道还能留他在这过夜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潘云再次点头,跟着拿起筷子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潘云就上楼补觉,温琼坐在大客厅里,拿起当天的报纸看。

    看了没一会,兜里揣着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掏出来,看了眼来电显示,立刻接听,“喂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响起昨晚那个女人的声音,“区长,我们的人连夜就去了马四镇那边,刚刚查到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温琼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前几天,付森博将海门山的矿山承包给了福田集团。”女人说道。


泡泡大帝帖吧
   “把矿山承包给福田集团......”温琼一愣,跟着说道:“福田集团不是生产汽车的么,怎么还做矿产生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有些好奇,于是对海门山进行了深入了解。刚刚得到消息,海门山的矿山在这之前是被军方封锁的,想来是付森博通过关系,请军方解除了封锁,这才承包给了福田集团。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事......”温琼沉吟一声,她也确定这件事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昨晚张禹说过,刺杀付森博的人有可能是岛国人,但这也只是猜测。温琼当时认为,岛国人没有理由这么做,可是现在,她似乎嗅出些味道。

    温琼说道:“派人在那边盯着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另外,进一步打听一下,海门山矿山里到底有什么,当初军方为什么要给封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她从沙上站了起来,开始在大客厅内来回踱步。她已经意识到,付森博的死确实有可能跟岛国人有关,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原本这种事情,跟她没有什么关系。奈何付森博的死,绝对是影响她的前程。

    想一想,如果上面认为付森博的死和她温琼无关,那为什么会不让潘云插手这个案子。这个道理,傻子都明白。一样的道理,换过来若是她温琼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明不白的死了,所有人也都会认为是付森博干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温琼在竞争中处于上风,干掉付森博的理由实在牵强。反过来,付森博下杀手可能要比她还要充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在明面上说。温琼也无需跟任何人解释、澄清,因为这种事情,一向是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琢磨了好一会,温琼又下意识地想到了张禹。

    她认为自己有必要将这件事告诉张禹。于是,温琼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响了能有几声,电话才接通,里面响起张禹的声音,“喂,阿姨吗?”

    听声音,张禹明显是还没睡醒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昨天晚上从温琼这离开,他也是枪上膛的。若非二人足够理智,估计什么事都能干出来。回到家里,小丫头手上的伤也好了,自然不能放过他,人家还着急怀孕呢。

    二人算是一拍即合,难免要风雨一番。所以,早上自然不能起的很早。

    “是我,小禹呀,你现在有空吗?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指示?”张禹故意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来我这一趟,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温琼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张禹答应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张禹多少有点打怵,但他听得出来,温琼这是有正事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温琼告诉保姆,去大院门口等着张禹,张禹到来之后,让他到二楼的小会客室找自己。

    保姆没有二话,温琼到二楼等待,过了能有一个半小时,张禹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二人一见面,难免会想到昨晚的事情,多少有点尴尬。温琼更是脸上一红,飞霞扑面,端庄之中不经意地露出妩媚与羞涩。

    好在她大风大浪见得多,很快就调整好心情,寒暄两句就进入主题,将自己的收到的消息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张禹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