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50章 你敢戏弄老娘

第850章 你敢戏弄老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噗......”张禹直接是笑喷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床上笑了一会,张禹才说道:“阿姨,真看不出来,你还会讲笑话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瞧不起谁呢,阿姨就是一般不讲......”温琼得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似乎很有兴致,也不觉得疲倦了,跟着又道:“阿姨再给你讲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兄弟三个人一起出去玩,我我我在看书,我我在唱歌,还有一个在吃屎,这个人是谁呀?”温琼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!”张禹连想都没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在吃屎呀......”温琼立刻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......你竟然捉弄人......”张禹没有想到,温琼还能干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温琼好似小女生一样,调皮地一笑,说道:“是你自己笨,还赖别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张禹看着温琼得意地样子,他的心中突然也想到了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随即说道:“阿姨,那我给你也讲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是想报仇吧。”温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不听吧。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听听,看你小子能讲出什么花样来。”温琼又是笑道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把大象放进冰箱需几步?”

    “三步,打开冰箱门,大象放进去,关上冰箱门。”温琼不屑地说道:“都老掉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接着说......把长颈鹿放进冰箱需要几步?”张禹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步。”温琼扬着脸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狮王过生日,只有一个动物没去,是哪个?”张禹还是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长颈鹿呗,在冰箱里呢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小孩掉进鳄鱼潭里,鳄鱼为什么不吃他?”张禹又一次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温琼听到这里,不由得一愣,因为以前在小品里看到的这个笑话,没有这么长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温琼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去给狮王过生日了呗,真笨。”张禹这次故意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啥呀,一点也不好笑。”温琼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讲完呢......”张禹一脸认真地说道:“有七只小乌龟跟着妈妈过山洞,为什么只过去六个,还有一个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去给狮王过生日了。”温琼快地作答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张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去哪了?”温琼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乌龟在听我讲故事。”张禹这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讲故事......”温琼嘀咕了一句,旋即反应过来,身子一侧,抬手一拳朝张禹的胸口打去,嘴里叫道:“反了你小子了,还敢戏弄老娘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......”张禹笑着挨了一下。

    温琼没有停手的意思,跟着又是一下子,嘴里叫道:“怎么没有!你刚刚那小乌龟算啥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开玩笑......”张禹还是嬉皮笑脸。


盛世谋凰笔趣阁
   “你现在胆儿肥了,敢拿老娘开玩笑......”温琼说着,在张禹的胸肌上拧了一把,不过没有拧动,就跟挠痒痒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是你先拿我开涮的......”张禹故作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拿你开涮行,你不许拿我开涮......”温琼见掐不动张禹,干脆一抬腿,跨到了张禹的身上,两只手一起拧张禹。

    “讲不讲理呀......”张禹又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理,你能讲得过我么......”温琼趾高气昂,双手抓向张禹肋部,那个位置的肉能软点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哎呦......这是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呀......”张禹双手招架,但是也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“老娘就是州官,就不许你点灯怎么了......”温琼说着,突然伸手去捏张禹的鼻子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一躲,将脑袋闪到一边,温琼也是收势不及,手抓了空不说,甚至还陈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呦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向前一倾,直接就趴到了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没事吧......”听到温琼的痛呼声,张禹赶紧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反了,还敢躲......”温琼嘴里说着,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这一抬头,她意识到自己趴在张禹的胸膛之上,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那样的近。她的脸和张禹的脸,相隔不过十几公分。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温琼的心头登时一颤,粉颊更是火烫。她心中不禁后悔,怎么就跟张禹在疯闹起来了,实在是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然而,刚刚的嬉闹,却让她觉得特别有趣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年轻的时候,是那样的无忧无虑。一瞬间,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看着她,说实话,温琼虽然徐娘半老,但真的看不出来真实的年纪,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。平日里跟潘云在一起,说是潘云的姐姐,也会有人相信,绝不会有人认为会是潘云的母亲。

    此刻的温琼,并非平日里盘着头,疯闹之际,一头的秀都有些凌乱。在人的眼中,显得是风韵妩媚。特别是身上就戴着黑色的文胸,更是诱惑多情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比较理智,人只是有点尴尬,但是下面的小伙伴似乎是受不得半点视觉上的冲击,加上温琼的大屁股还坐在他上面,哪里受得了,竟然直接昂挺胸。

    张禹感觉到了这一点,心中更是尴尬,忍不住暗骂,怎么不管什么时候,都经不起半点诱惑呢,该不该你的起来的时候,你都起来呀。

    坐在他大腿上的温琼,哪能感觉不到这个。两个人穿的都少,张禹就是大裤衩子,她就是黑色的小裤裤,还是蕾丝的,薄如蝉翼。

    一现有个的东西顶住自己的要害,温琼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差点没跳出来。她甚至都感觉到,身子都跟着火烫,还有些软,差一点就再次摔进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温琼忍不住重重地喘息两声。

    二人的脸如此之近,她的呼吸全都喷到了张禹的脸上。张禹的心跳一下子飞快,竟然也有些紧张,这也太不妥了。

    他有心让温琼下来吧,奈何这话有点不太好张嘴。毕竟人家的身份和年纪在那摆着,让自己怎么说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