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48章 不成文的规则

第848章 不成文的规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付森博被人给杀了......”张禹有些唏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被人给杀了......”温琼闻言一惊,托在手掌上的高脚杯差点没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随即惊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是我亲眼看到的!不可能有错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亲眼......”温琼也诧异地说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刚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忙将酒杯放下,两步抢到床边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跟我说清楚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种道术,只要见过这个人,就能看到这个人的一举一动。我刚刚亲眼看到他在一个浴室里,被人用针刺入了脖颈。如果不出意外,现在应该已经死了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被人给刺杀了......这怎么会......”温琼多少有些不敢相信,要知道,付森博和她都是副区长,看似明面上就带着一个司机,其实也就是去上班的时候才那样,私下里如果去什么地方,保镖绝对不止一两个。

    就说她温琼吧,上次张禹都见过,保镖有好几个。身手好不说,而且还配着枪,想要刺杀他们,哪有那么容易,说句实在话,想要近身都不是那么容易。住的地方就更不用说,看似就大门口站着几个保安,院里全都是监控,另外还有巡逻的武警,飞只苍蝇进来,估计都逃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错!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张禹说的这么自信,温琼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她的脸色变的凝重起来。竞争对手死了,但是温琼却没有半点喜悦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她性感、丰腴的身躯,凝重、深锁的眉头,不禁有些好奇,“阿姨,你刚刚不是还想让我收拾一下这个家伙么,现在他死了,你为什么一点也不高兴呢?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跟他明争暗斗,互相抓对方的把柄,想办法算计对方,但在官场之上,也是有规矩的,不管怎么斗,也不能要了对方的命。使用一些手段伤了对方,倒也没什么,可一旦真的痛下杀手,那事情就麻烦了......”温琼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官场争斗,从古至今都是有的,而且从来没有间断过。但正如温琼所言,不管你怎么玩,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必须要遵守,不能说你斗不过人家,就找到暗杀。要都这么玩,官场上就乱套了,上面也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文官争斗,严嵩、徐阶这些恨对方入骨的,也没有说刺杀对方的。饶是魏忠贤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,也得讲究规则,东厂那么牛叉,也没说刺杀谁,都是罗织罪名,光明正大的杀。

    “他也不是咱们杀的。”张禹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咱们干的,我还心安理得,不是咱们干的,才叫人难办。眼下谁都知道我跟付森博的矛盾,现在他突然被刺杀,任何人都会认为是我做的......”说到这里,温琼深吸了一口气,在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她也靠住床头,跟着看向张禹,说道:“你揣烟了么。”

    张禹从兜里掏出烟来,递给温琼一支,帮她点上,自己也点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做的呢......”温琼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
走进修仙笔趣阁
连她都不清楚,张禹更加不清楚了,张禹只是说道:“会不会是他在外面结了什么仇家?”

    “仇家肯定会有......可是......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......”温琼深吸了一口烟,扬着脸,思量了半天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一个副区长突然被刺杀,整个镇海市都会震惊,哪怕是京城,同样也会出动静。

    “估计这几天镇海市警方不会清闲了,如果能尽快找到凶手,揪出主谋,或许还好说。一旦找不到人,怕是我跳进黄河也很难洗清了。”温琼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苦笑一声,又吸了两口烟,将烟头在烟灰缸内掐灭。

    “凶手......会是谁呢......”张禹也琢磨起来,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,说道:“你说有没有可能是那些岛国人?”

    “岛国人杀他做什么?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呀......”温琼一边说,一边思考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......担心投毒的事情泄露出去,所以杀他灭口......”张禹假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......”温琼轻轻摇头,“且不说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付森博做的,就算是他做的,他也不可能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其中......只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......现在看来,咱们还是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好......”温琼有些疲倦地说道。

    最近这些天,她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白天黑夜的在光明镇外进行指挥,等张禹解决了疫情之后,温琼还得进行善后工作,一直都没闲着。不说是日以继夜,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刚刚张禹给她按摩,倒是让她缓和了一些疲倦,可眼下倒好,竟然又整出这么一出儿,实在是叫人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张禹看出温琼的疲惫,柔声说道:“阿姨,别想那些了,看你也累了,要不然我给你按按头,让你好好的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,跟着又是敲门的声音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温琼心头一凛,要知道自己身上穿的是啥呀,而且还有个男人在屋里呢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温琼连忙跳下床,去抓睡衣,嘴里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妈,刑警队刚刚接到通知,付森博遇刺身亡。我现在要去局里,跟你打个招呼,这就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外面响起了潘云急切的声音,她这话说完,一是抬腿就走,丝毫没有进门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一个副区长遇刺身亡,何等大事。估计现在是刑警队全员集合,马上就要去展开调查。今晚要是破不了案子,估计明天市公安的人马就得介入。

    见女儿走了,温琼松了一口气,已经抓入手中的睡衣,又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向张禹,张禹也从床上起来了,看来也是担心自己躺在这里的样子被潘云现。

    温琼温柔一笑,说道:“她走了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则是尴尬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