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41章 平地惊雷

第841章 平地惊雷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哗啦哗啦......”“哗啦哗啦”......

    这一夜,细雨绵绵,不眠不歇。

    在药方之内,总有那美妙的乐声时不时的响起,好在都被雨声给掩盖。

    天亮了,下雨的时候,天亮的总是要比平常晚一些。房间内的炕上,夏月婵紧贴在张禹的怀中,任由张禹将她温柔地抱住。

    她的双颊红润,尽是满足,眸子中带着诱人的迷离。这一宿,她都不知道自己崩溃了多少次,每一次崩溃都是有气无力,全身的虚脱,由张禹为她按摩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听着张禹的曲子,享受那美妙的按摩,到最后都是她情不自禁地抱住张禹,索求那最后的。

    令张禹委屈的是,明明每次都是夏月婵主动要求的,回过头来还得埋怨他。当然,这也是女儿家的矜持。

    夏月婵真的很美,她的身材跟鲍佳音有些不同,鲍佳音是胸大屁股小,夏月婵则是胸小屁股大。因为她是面对着张禹,张禹的手不自觉地滑在她的屁股上,感触着那充满活力的丰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总喜欢摸我这呀......”夏月婵现了这个问题,两个抱在一起的时候,张禹的手总是会摸到那里。不过,这种感觉倒是蛮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肉多么,手感好......”张禹故意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呸!”见他这般,夏月婵轻啐一声,“还是方丈呢,油嘴滑舌的......从实招来,是不是我上面的比她小,所以你不喜欢摸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她是谁呀?”张禹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但他马上反应过来,肯定是谁鲍佳音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?找你借种那个......”夏月婵说完这话,忍不住“噗哧”一笑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喜欢摸......主要是你面冲着我,摸起来不得劲......”张禹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正经的东西......不搭理你了......”夏月婵说着,横了张禹一眼,跟着扭过身子,假装不理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则是顺势往前一探,跟着轻轻握住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俏脸一烫,故意没好气地说道:“谁让你摸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却没有半点让张禹拿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的大屁股对着张禹的后面,旋即就感觉到自己被顶住了。她微微皱眉,说道:“你怎么又......”

    二人都已经啪啪一宿了,张禹也能豁上脸皮了,他故意说道:“这不是为了求雨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禹的回答,让夏月婵是哭笑不得,跟着委屈地说道:“我受不了了......这一宿,我身子骨都让你给折腾散架了......你知不知道,这还是第一次有......东西进来呢......先前还好,现在都疼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光按摩吧......”张禹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安了......每次都说光按摩......结果按着按着......就把持不住了......”夏月婵这次倒是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正在被窝里打情骂俏呢,突然间,天上响起一声炸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听到雷声,张禹不由得一愣,自己只是求雨,没用引雷术呀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就是一道惊雷落下,也不知是击中了什么,外面响起了一声巨响。

  
最强武神全文阅读
“尼玛波,吓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还纳闷呢,一个带着哭腔的喊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听得清楚,这是香樟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又是惊雷响起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又不知道击中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父!救命啊......吓死我了......吓死我了......”香樟树又哭着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也现也雷声不对,夏月婵听到如此雷声,多少有点害怕,紧紧地向后靠住张禹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“轰隆隆!”“轰隆隆!”......

    一连串的惊雷劈下,“啪嚓啪嚓”的声音是不停地响起。张禹现在已经能听清楚了,惊雷是劈在前院。前院摆着不少大铁锅用来接雨,也不知道是不是大铁锅被劈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小会,雷声终于停歇。

    张禹在夏月婵耳边柔声说道:“月婵,我得出去看一下,你在房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月婵也知道出了事,轻轻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坐了起来,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说来是真怪,经过这一宿的奋战,先前受的伤竟然全好了,就连真气也都恢复了。

    张禹一边穿衣服,一边说道:“月婵,真是怪了,和你在一起那个......我身上的伤不知不觉的全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夏月婵心中一喜,直接坐了起来,确定张禹真的没事,随手抬起粉拳给张禹来了一下子,“废话,你昨晚那么有劲,一点也不像是受伤......我、我都怀疑你的装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呀......”张禹赶紧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哧......”夏月婵一笑,说道:“我就是这么一说,昨天反正是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鲍佳音真是一对,她也这么说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美的,我们俩都给你了......”夏月婵顺口一说,但随即脸色变的凝重起来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月婵,你怎么了?”张禹现不对,立刻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......”夏月婵露出微笑,说道:“你先出去忙你的。我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吗?”张禹又是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。”夏月婵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着急出去瞧瞧,到底生了什么,他快穿好衣服,就跑出了药方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夏月婵,又一次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在她的脑海之中,不自觉地浮现出鲍佳音的身影,“佳音......我、我也给他了......那咱俩以后......该怎么办呢......我现,我真的喜欢上他了,我好像离不开他......可我......也不愿意伤害你,也不愿意舍弃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......我要不要告诉你......我该怎么说......”

    一个是自己青梅竹马的伴侣,一个是自己深恋上的男人。刹那间,让她陷入两难,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又该如何面对鲍佳音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的鲍佳音正坐在家里的马桶上,仿佛有着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她的手中,拿着一根验孕棒。

    “没怀上……这小子可真笨……难道又要便宜他……”鲍佳音的脸上,露出一丝埋怨,也有一丝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