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40章 巫术的玄妙

第840章 巫术的玄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也是,我估计你跳了那么久也累了,那你躺下,我给你按按。”张禹赶紧顺杆爬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夏月婵轻轻应了一声,躺到了炕上,但她又扁着小嘴说道:“不过......你得吹曲子给我听,我喜欢听你的曲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答应,当即吹起了求雨曲。

    曲声响起,夏月婵幽幽地合上眼帘,她喜欢张禹吹的曲子,听起来是那样的舒服,那样的令人陶醉。或许正如孙昭奕所言,巫舞就是要心意相通,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    巫舞的搭配都是夫妻,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身心交流。即便不是夫妻,彼此也会互相情迷,莫名其妙的被对方吸引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对于夏月婵来说,她对张禹并非一见钟情,说实话,二人初次见面的时候,她对张禹更多的是讨厌。哪怕是张禹救了她,她也没有说喜欢,顶多是有些感激。

    让她喜欢上这个男人的原因,真的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吹奏的曲子。仿佛浑然天成,让她都难以把控,硬是闯入了她的心扉,令她难以自拔。在她的心中,两个人隐然就是天生一对,一唱一跳,那样的合拍,那样的自然,珠联璧合,天作之合。妙舞霓裳,只为伊人。

    此刻,她感觉到自己的鞋子被张禹脱下,脚上的白色袜子也被这个男人褪掉。那不重不轻的手劲,令人陶醉,配上那美妙的曲声,更是叫她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“你的裤子太紧了......要不要......我......”张禹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夏月婵毫不迟疑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那双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。这一刻,她仍然闭着眼睛,没有半点的羞臊,仍然陶醉,或许在她看来,这本来就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此刻她的脑海中,已然不是漆黑一片,又出现了那妙不可言的景色。

    碧水蓝天,鸟语花香,天上蒙蒙细雨,她独自一人坐在山间的河边。她的双腿置于水中,感受那水流的湍急,那么舒服,那么写意。

    这种舒适的感觉,让她忍不住出轻轻的呻吟,“嗯......嗯......”

    淅沥沥的雨水犹如断线的珍珠,洒在她的身上,令她的衣服变的透明。她感觉到一双无形的手,轻轻剥开她的衣襟,她很是顺从,很是配合。妙曼的,终于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身体正在被雨水肆意的撩拨,她感觉到一对小小的蓓蕾开始肿胀。

    终于,从水中出现了一个男人,正是那个让人朝思暮想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已然难以安奈自己的情怀,在雨水之中,自己的肌肤却在烫。她猛地抱住那个男人,天水之间,似乎只有他们两人,她忘情地吻住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激吻了多久,她的身子越来越烫,好像缺少点什么。蓦地里,她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“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她乖巧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面前的男人以前伏在她的身上,跟着她就感觉到有一头洪水猛兽涌入自己的体内。她的一双下意识地夹住男人的腰,她有心迎战,可惜对方的攻势实在太猛,先前已经溃败过一次的她,根本无力招架,急切地叫道:“你轻点、慢......啊.....
化神图录小说5200
.”

    不等她的话说完,她就再也控制不住,出那最为美妙的。紧接着,她的身子一软,双腿无力地垂下,小嘴里出急促的喘息,“呼呼......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眼帘终于幽幽地睁开,现张禹正趴在她的身上,那条洪水猛兽好像还停留在体内,张牙舞爪的。

    夏月婵一阵窘迫,难为情地说道:“你......刚刚不是说按摩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登时感觉到一阵委屈,说道:“刚刚是你主动亲我的......让我都控制不住了......我问你能不能进去,你说能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说让你轻点、慢点......你怎么不听呀......”夏月婵委屈地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要轻,你就......那个啥了......”张禹故意皱眉说道:“你也太快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夏月婵一阵羞臊,脸登时红的好似一块大红布,“人家也不知道......你......哎呦......嗯......你干什么......嗯......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就现在她身上不老实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完事呢......”张禹温柔地抱住她的脖子,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嘴里说完,下面的小伙伴仍然继续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抱着,夏月婵感觉到温暖、舒服,特别是那种从来没体验过的快感,让她都有些忘我。

    先前虽然已经在偏殿内做了一次,可那次真的是迷迷糊糊,如梦如幻。此时此刻,感觉是那样的真切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要比鲍佳音在一起的时候,好上千百倍。虽然和鲍佳音在一起,也会崩溃,但总觉得少点什么。跟张禹在一起,少的那点东西,正好被填补上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玉臂也抱住这个男人的后背,开始尽情地享受着,房间内充满了那迷离的声音。声音不大,却极具诱惑,伴随着外面的雨声,真可谓是巫山尽现,醉人。

    激情的碰撞,继续了良久,夏月婵的战斗力连鲍佳音都不如,这可能也是第一次初尝禁果的缘故。

    又经历了一次高亢,二人这才同赴巫山。

    享用很久,张禹才从她的身上下来,夏月婵很是自然地一扭身子,枕在张禹的胳膊上。她的一只手压在张禹的身上,喘息了几声之后,咬了咬嘴唇,才轻声说道:“咱们......不会一宿到天亮都做这个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得坚持久一点......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我恐怕不成了......”夏月婵撒娇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跳舞也成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连跟你那个都没劲......身子好像抽空了一样,你还让我跳舞......”夏月婵差点没哭了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抱住她,柔声说道:“实在不成,我一边吹曲子,一边给你按摩......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良心......”夏月婵紧贴着张禹,甜蜜地说道:“说来可真怪,跟你做这种事,来的好快......根本抵挡不住......你给我好好的按按,也许我缓过来点,到时候再配合配合你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