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38章 惹祸了

第838章 惹祸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哗啦哗啦......”“哗啦哗啦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雨水不大不小,似乎恰到好处。这个雨势,哪怕是在其中漫步,也会让人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雨可真舒服,淋在身上,感觉神清气爽的。”“可不是么,刚刚还有点困,一下子就精神了。”“你尝到没,这雨水挺甜的。”“还真别说,这雨真甜,口感真好,可要比农夫山泉强多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这一刻,守在指挥车外面的警察们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男警察,就连潘云也兴奋地说道:“确实好喝,要是有碗什么的盛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再次下雨,温琼的精神头一下子就来了,她忍不住说道:“又下来!唐区长,你听外面的人都说这雨好喝,坐了一天了,也挺累的,咱们不如下去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已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大家伙一直坐在车里,确实有点受不了。一听她的提议,全都赞成,纷纷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被这雨水一淋,温琼瞬间觉得神清气爽,这两天的困倦,登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妈,这雨水的味道真不错。”潘云淋着雨,来到了母亲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穿着笔挺的警服,没有戴帽子,秀半湿,昂着头满脸的惬意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尝尝。”温琼也昂起头来,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入口的雨水那样的甘甜,醉人心脾,让人的身子骨都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还真别说,从来没觉得淋雨舒服,今天淋这个雨,真是舒服。”“确实是舒服。”“雨水也好喝。”......就连那些领导干部们,也不禁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的脸上都露出微笑,付森博的微笑,却有些勉强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隐隐的能够感觉出来,这场雨下的不妥,搞不好明天真要出状况。

    他雨中敷衍了一会,就匆匆进到卫生间,掏出手机,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才一接通,付森博就急切地说道:“你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“付先生,不要担心,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。”小岛光武深沉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遭吗?这个雨怎么又下起来了?”付森博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雨是下起来了,但是没有问题。因为我们已经在道观的药里面下了药,明天那些病人不喝药还好,只要喝了药,马上就会死掉。呵呵......你说好不好玩呀......”小岛光武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付森博闻言,立时沉吟一声,有点兴奋地说道:“真的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放心好了,我既然答应了你,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小岛光武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就多谢你了!”付森博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挂上电话,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。如果真如小岛光武所言,那明天不仅仅是温琼要倒霉,张禹更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小岛光武,正带着两个手下朝荒僻的山岭走去。因为通往光明镇的道路都封锁了,他们的车根本进不来,只能步行了。

    小岛光武的带着恨意,这一次为了帮付森博,竟然损失了两个阴阳师。或许是早有预见,又或许是他做事一向谨慎,才趁机派人走了一趟,避免了彻底的功败垂成。要是那样的话,自己就真的没脸回去了。


终极高手笔趣阁


    他知道这边的法律,也知道付森博的人品。只要明天无当道观的药出了问题,那道观里的人就死定了。最起码,日月形和夜叉的仇可以报了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的后院。

    淅沥沥的雨点洒在地上,淋在香樟树的身上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注意到,这两天被折断的树枝,竟然随着雨水的灌溉而慢慢地生长出来。先前被一顿好打,上面的树皮都破损不少,可是现在,竟然也开始慢慢的复苏。

    “天降甘霖......好舒服啊......”香樟树都忍不住感慨起来。

    再看那偏殿,原本的烛光,也不知何时灭掉的。

    在殿内,有请问的呻吟与喘息声,仿佛正在进行一场肉搏战。

    因为雨声的覆盖,不会有人能够听到里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蓦地里,一声透骨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夏月婵躺在蒲团上,她那紧身的牛仔裤已经丢在一边,一双左右分开,她的下巴高高扬起,身子都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张禹趴在她的身上,双臂紧紧地抱着她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两个人都觉得有一股清凉之色涌入小腹,感觉是那样的舒服。特别是对张禹来说,这股清凉之气是那样的熟悉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朝清凉之气的来源看去,随即便是一愣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突然现不对。刚刚还是和夏月婵在那山清水秀的风景之中,怎么此刻却置身于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也就仗着他的视力好,勉强能够看清周边的大概。

    这不正是道观的偏殿么?

    张禹心头一颤,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,刚刚怎么就迷糊了,竟然在这里做出来这种事!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咱俩......”夏月婵此刻也反应过来,这里不是那绕无人烟的世外桃源,还是在道观的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出现了幻觉,让人情难自禁,竟然在这里做出了那种事。

    对于夏月婵来说,把自己给了张禹,早就是她梦寐以求的。可是,在这个地方给了张禹,哪怕是她一直有的心理准备,也难免难为情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一阵尴尬,心中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咱俩......确实是......那个......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跟夏月婵说出这种事,其实就够难为情的了。竟然一时情迷自乱,甚至还是在这里,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彼此抱着对方,都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就这样,俩人抱了能有三分钟,夏月婵才怯怯地说道:“咱俩......咱俩是不是......先离开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外面好像下雨了......我觉得我身上也不疼了,咱俩还是出去吧......”张禹也是恍然,赶紧从夏月婵的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找来夏月婵小裤裤和牛仔裤递给她,自己也是赶紧穿裤子。

    二人穿好,整理了一番,认为没有问题了,这才快地出了偏殿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水仍是淅沥沥的,夏月婵低声说道:“张禹......咱俩现在上哪呀?”

    张禹的心里也是紧张,正琢磨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不想孙昭奕那屋的窗户敞开了,“你们俩过来一下。”